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三十三章 峡谷(上)
    上回说到沈一凡等人发现北斗城内一个古老的档案室,在档案室内找到了一些关于北斗城的线索,但是沈一凡也为此对慕容家进入北斗城的目的有了疑惑,慕容家究竟是受谁人所托进入北斗城?进入北斗城又是为了找什么东西?

    沈一凡猜测慕容家是为了寻找长生不老药的配方而来,但是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不老药吗?这一点沈一凡非常疑惑,他和我一样当听到长生不老药的时候同样是嗤之以鼻的,但是当沈一凡猜测到武则天可能拿到了长生不老药的时候,也开始从内心动摇了,沈一凡和我不同,他的见识更为广泛,看见光怪陆离的事情更多,所以他对世界一切皆有可能来的更加相信。

    话说那古老的档案室中存放着将近有几万张青铜片要在一时间看完这些内容也是不可能的,当他们寻找到了关于齐淳罡陵寝的线索之后,也来到了峡谷之中和众人汇合。此时方子等人在峡谷内寻找救慕容婉儿性命的草药还未回来,沈一凡有些不放心就带着一把98K去找方子等人。

    小北斗,三清观。

    老道在院子中打着拳,断崖在一旁站着手里拿着一件道袍长褂。

    那老道就是天道盟的盟主,郑道成。

    签章提过,当今盗墓界的十三个人中戏子白玉梅是天道盟的人,这个人行踪一直是飘忽不定,很难让人找到,而这个人其实是此次事件中最为核心的关键人物之一,他几乎贯通了十五年来对于鬼谷和鬼符玉璧的所有事件,而这个郑道成那更是一个神秘人物,江湖上很少有人看见过郑道成此人,就连天道盟内的很多骨干都没有见过,而他出于一种不为人知的目的一直委身于小北斗的三清观中。

    郑道成这个人在我的眼里也算是一个奇人,他其实是真真的道人,三岁就入龙虎山的道观,据说这人也是个通晓天文地理,有着精湛武艺之人,而且此人精于算计在很多事情上能看出此人的前瞻力和魄力。

    故事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天道盟究竟是什么组织,文中提到过很多次天道盟,但它究竟是干什么的?

    在故事第一回中提过一个有鬼谷八门分裂出来的一个组织叫“天地盟”,这个组织是在抗日战争的时候,鬼谷八门中汉奸分裂出来的一个组织,后来被鬼谷八门铲除的差不多,剩下的余孽又成立了现在的“天道盟”,他们基本也是以盗墓为营生,但是奇怪的是他们的目的好像不是全都为了钱,而是还在完成一件事情,貌似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鬼谷八门和天道盟依然还是死敌。

    郑道成这个人精于算计很多事情都有非常领先别人的前瞻性,所以在他十九岁那年进入天道盟之后,一路青云直上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了三十出头已经是天道盟的盟主了,但是这个人虽然才能出众但是心眼是坏到了根了,基本上所有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过,而且没有什么江湖义气,他为了扩大天道盟的势力居然纠集了一批败类为他卖命,同时以盗墓倒卖文物到国外转了很多的钱,而且和世界上几大犯罪组织都有生意往来。

    天道盟生意涉猎的很广,不光是盗墓和走私文物,基本犯法的事情都做,最大的生意就是毒品,而且已经遍布亚洲很多国家。所以郑道成自然而来也就成了很多国家被通缉的对象,而这个老谋深算的老贼,居然找了很多和他相貌相仿的人加以整容来做他的替身,故此至今也是没事。那谁会知道一个犯罪组织的老大居然是一个破道观里的老道人。

    郑道成打完拳,从断崖手里拿来一块毛巾擦了下脸说道:“你说诡影已经死了?”

    断崖点点头说道:“现在沈一凡等人在北斗山已经失去了踪迹,我们的人随着诡影给的暗号进去,结果全都折在了天玑山中,这天玑山的那些僵尸极其厉害。”

    郑道成说道:“那个不是僵尸,是五行尸。是非常厉害的军队也是我们道家一种药人。如果能得到这批五行尸的控制权,那将是无往而不利。”

    断崖接着说道:“沈一凡等人在天玑山就失去了踪迹,盟主我们下去该怎么办?”

    郑道成说道:“什么事情都不要做,等着看沈一凡是否能活着出北斗山。”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老朝奉那里有没有什么动作?”

    断崖说道:“红堂的正在监视,不过好像他们也没有什么动作。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

    郑道成问道:“什么事情?”

    断崖说:“老朝奉近期好像接到一批大买卖,正在赶工。”

    郑道成想了下脸上露出一股藐视的笑容说道:“看来老朝奉对沈一凡很有信心。”说着就朝道观中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安排青堂,黑堂和白堂的人在北斗山外围堵截沈一凡等人。我要他们手里的东西。”

    “明白!”断崖点了下头便离去了。

    “记住。”郑道成又说道:“我要沈一凡活着。”

    断崖点点头。

    郑道成进入道观之中将门关上,绕道了太上老君像后面的墙壁轻轻一碰墙上的一个烛台,那墙开出一条容纳一人进去的缝隙,郑道成理了辖道袍毕恭毕敬的朝里面走去。

    这是一个向下的地道,郑道成走到最下面的时候就能听到潺潺流水之声,接着眼前一片花园就在他眼前呈现,花园里有一个白发白衣老态龙钟的老人,躺在一张玉制的大床上,边上还有几个少女在服侍他。

    郑道成恭敬的对着老人说道:“沈一凡等人跟丢了。”

    那老人一摆手,那些少女立即离开了,老人本是闭目养神的,突然一双血红的眼睛睁了开来,见他口中一阵吐纳,那郑道成居然被吸了过去。

    老人说道:“郑道成,你是我这么多年来最为看重的代理人,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郑道成已经吓的面如死灰一般连话也不会说了,连忙点点头。

    老人又开始闭目养神了,他慢吞吞的说道:“我要你在明年的正月十五将我要的东西给我,不然你知道后果。”

    郑道成唯唯诺诺的说道:“小子明白。”

    灵台山中,金镶玉的探险队大本营。

    此时罗宾已经是忙的不可开交和金镶玉失联之后,他的手下几乎每分每秒都在用各种联系方式和金镶玉等人联系,但是没有任何进展。

    罗宾在帐篷中走来走去,显得六神无主。

    而边上的金河水也是一脸焦急,他责怪罗宾说道:“我说你在玉满堂也待了快十个年头了吧?你怎么能让小姐进北斗山?”

    罗宾说道:“金管家。小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要做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拦的住?再说了杰克一队人马也陪同小姐进去的,我想应该没什么事情。”

    金河水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不行。立即安排人员进绝马沟找小姐。”

    “河水——”一句极其严厉的斥喝从帐篷外传来,接着金万里走进了帐篷。

    “老爷!”金河水和罗宾异口同声的说道。

    金万里说道:“罗宾的人马一向负责是后勤工作,让他们进去不是让他们送死吗?”

    金河水说道:“可是小姐……”

    金万里微微一笑道:“我们金家的人没有这么容易死的。”说着便坐了下来一摆手说道:“你们忙你们的,继续和玉儿他们联系。”

    金河水说道:“老爷,这北斗山很是邪门。当年慕容家这么多好手都死在里面,我怕……”

    还未等金河水把话说完,金万里又一摆手说道:“河水!你来我们玉满堂也有二十年了吧?”

    金河水点点头说道:“二十三年。”

    金万里想了下说道:“对二十三年。你来玉满堂的时候,我还没有成亲。”想着呵呵一笑说道:“那年你小子欠了一屁股的赌债,被人追杀。路上被我给救了,你小子就死乞白赖的要帮我做事。”

    金河水点点头说道:“老爷对我有再造之恩啊!”

    金万里又是呵呵一笑说道:“你小子也不赖。自从你来到我们玉满堂,帮我把金家照料的妥妥当当的,让我省去很多心思。”

    金河水谦卑的说道:“这些都是河水的分内之事。”

    金万里说道:“所以你也是了解我们金家人的个性。我们金家没有退缩两个字。”

    金河水点点头说道:“老爷我明白了。”

    笔锋回转,沈一凡带着一把98K去寻找方子等人,在一处小树林中找了正在寻找草药的方子和三牛。这个过程其实有不是很难,因为这峡谷不是很大,四季如春看着景色怡人,沈一凡很快就找到了方子和三牛。

    这时候方子和三牛已经找到了和壁画一模一样的草药正准备回营地,沈一凡就找来了。三人有说有笑的准备回营地,在离开树林边缘的时候,沈一凡和方子同时听到一个非常奇怪的声音,两人立即停止了脚步。

    三牛此时也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也停了下来说道:“好像是密电码声音。”

    沈一凡点点头,他努力的听着这声音说道:“好像是SOS。是国际上通用的摩斯密码。”

    方子说道:“我靠!这哪来的摩斯密码?”

    大家一直努力的寻找电报声的来源,但是这声音非常奇怪明明能听到但是就觉的这声音充满了周围根本找不到来源,沈一凡看着下这片树林说道:“我们先回去。”

    三人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回到了营地,一阵忙乎之后将草药外敷在慕容婉儿的伤口上,还有些将其熬药让婉儿内服喝下,没过半个小时慕容婉儿的脸色开始好转,大家看到了才松了口气。

    这一忙三人居然将树林里那摩斯密码的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的,大家一商量这几日也是累的不行,加上损兵折将的,大家真的需要多休息,看着这个峡谷也是安全就决定在这里多休息两天。

    一来是看看慕容婉儿的伤势。二来沈一凡答应在这里等黑影人出现。三来大家也不知道下去还有没有这种世外桃源来给他们休息。所以大家就在这里将营地重新加固了一下。

    他们在营地的四周生了四堆篝火,将营地设立在篝火的中间,这样一来可以保证夜间营地的温暖,二来可以确保不被野生动物袭击。中间也生着一堆篝火,两边用多功能雨衣做了两个棚子,作为休息所用,上面还铺着厚厚的树叶稻草可以让大家睡的好一点。

    晚上方子和三牛在外面带着野味回来,在火堆上一烤别提有多香了,大家早早的吃完了晚餐,安排了守夜也就早早睡下了,沈一凡这一觉睡的那是踏实的很可能是这连续的奔波确实累了,一躺下没几秒就呼呼大睡起来。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此时专家正在守夜一个人坐在火堆边有点开始犯困了,沈一凡觉得自己全身的劲道又回来了,就让专家去睡自己来守夜。

    专家也是困的不行,一听到沈一凡的提议如遇大赦一般赶忙来到一个草床上去睡了,这几个用叶子铺设的床下面原本是生火的地方,所以非常暖和专家没一会就呼呼大睡起来。沈一凡则独自一人坐在火堆边守夜。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这样的感觉,当你一个人无所事事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容易犯困的,沈一凡看着静静入睡的慕容婉儿和金镶玉,不知不觉一个人有开始犯困了,这一犯困又做起了那时常做到的噩梦,猛地就惊醒了。

    沈一凡看着空荡荡的四周,突然又听到摩斯密码的声音,这次似乎不是SOS了,而是一连串的数字,沈一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摩斯密码声音也是吓出了一阵冷汗。

    这些摩斯密码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而这片峡谷中究竟会有什么东西存在?一切的一切让沈一凡对这四季如春的峡谷越发感觉不是那么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