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三十四章 峡谷(中)
    上回说到沈一凡等人在天玑山和首阳山的中间一个四季如春的峡谷安营扎寨下来,但是他和三牛在峡谷中听到了摩斯密码SOS的波段,到了夜间沈一凡更是听到一连串数字的摩斯密码的波段,这让沈一凡感觉这个峡谷中似乎有些诡异的事情。

    沈一凡被这一连串的波段给搞得有些心神不宁,他貌似懂得摩斯密码的内容,听得就是一连串的数字,321167589 110021221 411690001,然后是连续的重复着三组数字。这数字是什么意思,沈一凡是绝对没有弄懂,但是按照摩斯密码的规律好像这密码有点像是二战时期美军所用的密码。

    在这里我要为大家普及一下这摩斯密码。摩斯密码是我们通常使用的常规密码,密码一般为长短段波组成,很多轮船和飞机上都会使用这种公开的密码。战争时期摩斯密码的使用也是常见的,在紧急情况中也会使用摩斯密码。二战时期,美军用摩斯密码再加密在紧急事件中发送,一般加密的密码就是用数字来代替。

    要知道这些数字密码的内容,首先就是要知道相关这些数字的秘钥,美军在二战的时候有一本通用的数字秘钥,而这种摩斯密码数字一般是在美军遇到危险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像沈一凡听到这种三段每段有九个数字组成的密码是有涵盖二十七个字的内容,在紧急情况下还要发送加密的二十七字密码,这内容应该非常重要但是究竟是什么内容呢?

    沈一凡不由被这个波段给吸引了,他拿着98K慢慢随着波段声音朝前走去,闻声寻找电报的声音,不由的又来到了早上三牛和方子去过的那片树林。

    这片树林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能是这峡谷独特的气候条件这片树林长的格外的茂盛,树林大都是以榕树为主,很多榕树盘根错节的缠绕在一起看着一颗颗巨大的树冠,也无法探究里面的全貌,沈一凡随着电波一路而去便听到了哗哗的流水,随着流水声看去他看到一颗榕树。

    说是一颗榕树不如说是几颗榕树纠缠在一起,日久天长成为了一颗巨大的榕树,它的树冠非常茂密树干非常的粗大,远远看去在夜色中如同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而奇怪的是这棵榕树的树洞中正在不断朝外面冒出清澈的水来,水流还非常湍急。

    沈一凡站在这颗榕树前听着树冠上滴滴答答的电报声,将电筒朝树冠上方照去,这一照果然将他吓了半死,就见一具骷髅正悬挂在榕树上,看着破旧的衣服和悬挂的绳子很像是二战时候的美军,应该是跳伞时候被挂在这里无法脱身活活困死在树上的,看这骷髅很像是一名飞行员,腰间还有一个枪套,枪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一凡突然听到身后有细细索索的声音,心里也是一个咯噔。手中98K抬起反身瞄准,定睛一看原来是金镶玉跟在后面。

    金镶玉看着沈一凡抬枪也是一惊说道:“是我!”

    沈一凡一看是金镶玉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怎么来了?”

    金镶玉说道:“看你朝这边来,怕你有危险就跟过来了。你到这里来干嘛?”

    沈一凡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轻声说道:“你听到了什么?”

    金镶玉说:“我早听到了,是密电码的声音。”

    沈一凡指了下那颗巨大的老榕树说道:“声音好像是从那树里传出来的。”

    金镶玉同意的点点头,她看了下头顶那具悬挂着的骷髅说道:“是不是里面有二战时期美军遗漏的东西。”

    沈一凡也是点点头说道:“是的。但是这密电码的声音怎么到现在还会发出来。”

    就在此时那电码的波段又改变了就听到‘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发了出来,沈一凡侧着耳朵细细听着一边听一边说着:“圣经;出去;东南;求救。”

    “圣经?出去?东南?求救?”金镶玉重复着这四个词语说道:“这四个词语没有任何的联系性啊!”

    沈一凡看了下那颗老榕树说道:“现在要找到真相只有上树看一下,既然电波是从树里发出来的,上去看看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

    说着将98K递给了金镶玉,自己提着夷王刀一个纵身上了老榕树,就看见沈一凡如同一只敏捷的猴子翻上翻下,不一会金镶玉已经看不到他的人影了,他用对讲机叫了几声就听到里面只有次啦啦的杂音,其他都听不到。

    话说沈一凡在树上翻来翻去的一会就到了老榕树的中心地带,这才看清楚原来这颗老榕树果然是有几棵榕树合抱在一起长成了一颗,每棵榕树也都已经生的日久全都是枝繁叶茂,树冠都是遮天蔽日的,有几棵榕树下面已经有小一些的榕树生长出来,整个老榕树看着就如同一座城堡一般,关键稀奇的是这些榕树合抱的中心居然有一眼泉水正在滋滋朝外冒着清澈的泉水,泉水从树干的缝隙中涌出。

    沈一凡猜测应该是原本这树旁就有一眼泉水日久天长之后这周围的榕树长出合抱就将这眼泉水也围在了榕树里面,沈一凡在树上的时候那电波声音更是清楚的很,感觉就在他的头顶一般,但是抬头看去,夜间一片漆黑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楚。他用强光电筒朝头顶照去,发现上面确实是一个巨大的黑影,感觉是有什么东西被树冠给挡住了一样。

    沈一凡不假思索的就朝上爬去,没多久就看见就来到了树冠的中间穿过繁茂的树叶之后,赫然看到一个二战时期的B形轰炸机的残骸就牢牢的挂在树冠上。这让沈一凡吃惊不小,沈一凡小心翼翼的朝那架飞机的方向爬去,说是一架飞机不如说是半架飞机,沈一凡借着强光电筒的光亮看见那家B型轰炸机的机头一截挂在树上,摇摇晃晃的看着就像要马上掉下来一样。

    沈一凡也是非常小心,他明白这半架飞机能在这棵老榕树上不掉下来,其实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作用起了关系,一旦平衡关系被打破很有可能整个残骸就会直落下树。沈一凡在离飞机还有一米多远的地方已经可以看到机舱里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上的两具骷髅,但是一件事情让沈一凡背后出了一层白毛汗,那电波声居然在沈一凡即将接近飞机的时候戛然而止了,整棵树上静悄悄的除了风声带动树叶的抖动声,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

    沈一凡顿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不过看着飞机上确实没有什么动静,自己稍微安静了一下,又慢慢朝飞机爬去。沈一凡的动作非常轻,加上他身手本来灵活,来到飞机上去世也没有什么困难,当来到飞机边上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架飞机不是美军的飞机而是以前国民政府的飞机,机身上有一个非常显著的青天白日徽章,在我们国家从抗日战争到内战结束这期间,美坚国支援国民政府数量庞大的武器装备,从钢盔军服到飞机大炮无一不在其中,这架美军经典的B型轰炸机也在支援清单之中,而沈一凡眼前这架生锈破败的已经不堪的半截飞机残骸怎么就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呢?还有那电波声怎么就戛然而止了呢?

    如果说沈一凡一个人听到电波声可以说他劳累过度出现了幻听,但是金镶玉也听到了电波声,那就是不是幻听了。而电波声随着沈一凡接近这架飞机残骸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那更是不可能出现幻听了,问题是这段真真切切的电波,有声音有内容的电波居然在沈一凡接近飞机残骸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这让沈一凡也是吃惊不小。

    当沈一凡进入飞机残骸的时候,就看见飞机里躺着两具骷髅,全都是美军的军服,但是看那被一层厚厚灰尘盖住的公文包上看去,应该是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徽章,沈一凡用电筒照了一下,发现这残骸中除了些一个公文包好两具骷髅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了,还有半截残骸不知道去了哪里,又看了看身边有个木箱子打开一看居然是几把把还未拆封的M1A1半自动步枪和几个弹夹和一大排用油纸包好的子弹,这无疑对沈一凡来说是雪中送炭的东西,心中也算庆幸,将子弹全数装入自己的背包中,取了四把步枪,这才发现这箱子下面还有一个暗阁上面就用了四把M1A1步枪遮挡了一下,打开暗阁一看里面居然还有一个牛皮纸袋子。沈一凡有些好奇,拿过袋子一看上面居然还封了火漆上面还盖了个A+1绝密的字样。

    沈一凡有些不解但是现在也没有闲工夫来看纸袋是什么东西,赶忙揣进怀背着四把步枪,非常吃力的朝下而去。他的动作非常滑稽,背上背着四把步枪,怀里揣着绝密文件,嘴里咬着那个公文包,自己的背包则放在胸口,然后又慢慢的蹑手蹑脚的爬下来树。

    当沈一凡一个头从老榕树的树冠里冒出来的时候,确实把金镶玉给吓了一跳,接着就看见沈一凡将步枪和自己背包,公文包还有那绝密文件抛了下来的时候,金镶玉才算是松了口气,接着就看见沈一凡又一次朝那飞机残骸而去。

    金镶玉轻声的叫道:“喂——你还回去干吗?”

    金镶玉其实也已经知道电波声停止了,但是以为是沈一凡自己弄停的却不知这电波声是自己消失的,而沈一凡自然要去搞明白电波声为什么会戛然而止。

    第二次去飞机残骸自然也就驾轻就熟了,他很快又回到了飞机残骸上,用电筒细细看着四周,总觉得那两具骷髅不是很舒服,决定将这两具骷髅和挂在树上的骷髅全部取了一并火化了,就地找个风水好的地方把他们埋了。

    当他在搬运骷髅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副驾驶位上的身上还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而包里好像是一本书的样子,摸出来一看居然是一本圣经。接着就发现包里有一台便携式小型发报机。

    沈一凡一看心里暗想:“原来是这玩意在搞鬼,但是怎么就自己发报了呢?”沈一凡如何想也是想不通。

    看着飞机残骸中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将两具骷髅也用飞机残骸中的油布包裹着,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候就沈一凡的耳边突然就传来了,电波的声音。此次电波的声音非常凌乱,根本没有内容,沈一凡也是心中一紧,想快步离开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迈不开了,而巧不巧就在这时候自己胸前的强光电筒也突然就熄灭了,眼前顿时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沈一凡还算是镇静,手中夷王刀已经出了鞘,没想到的是夷王刀拔出一半居然再也拔不出来了,全身开始僵硬起来,同时感觉这飞机残骸如同是进入了三九寒冬一般,都能感觉自己哈出的热气有一层白白雾气。

    南福的天气本就闷热,虽然现在不是酷暑难当的时候但是也不至于出现三九寒冬一般的寒冷,沈一凡可以用肉眼看见整个飞机残骸中很快的蒙上一层薄薄的霜花,他知道这不是好事但是身子就是无法动弹,只能僵硬的站立在那里。

    沈一凡此时一个昏沉沉的好像看见了,三个身穿美式军服的飞行员正在朝他们走来,其中有一个手里还拿着便携式发报机在不停的发报,SOS;一连串数字;和没有任何关系的词语,沈一凡极力想摆脱这种无法动弹的情况,可是就是没法动。

    眼前看着那三名飞行员朝他慢慢接近,脸部在开什慢慢腐烂,就能见到这三个飞行员满脸爬满蛆虫,恶心至极。

    沈一凡此时心中已经觉得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沈一凡就听到离他三米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吒”字,接着沈一凡就感觉浑身开始恢复知觉了,同时一把夷王刀拔了出来,眼前一亮就看到一只全身白毛的东西正在龇牙咧嘴的朝他走来。

    沈一凡心中一吓手中的刀没有停歇,直接就是一劈,看到那白毛怪物一躲,那怪物虽然灵活但是也不及沈一凡的身手快,加上沈一凡刚从魔障中摆脱本就一肚子的邪火没地方释放,看着那只怪物要跑直接就是一脚。

    这一脚可是有些名堂,叫做“竖蹬紫金冠”是道家一种极其正气的脚法,这是专门克制邪物鬼怪的脚法,可说是用足了力道,就听到那怪物全身发出一阵骨断筋折的声音之后,便如同一只烂泥瘫倒在地上了。

    沈一凡上去一看心中暗说:“好险!”

    原来那只白毛怪物不死别的居然是一只已经有些人形的白毛狸子,看着白毛狸子全身白毛没有一丝杂毛,已经会直立行走加上脸部开始呈现人的模样,看来这东西也是有些年头了。

    沈一凡看着那只白毛狸子已经瘫软在地,嘴边渗出鲜血不停抽搐。

    沈一凡自言道:“你这孽畜险些要了我的性命,今日就不能留你在世上。”说着起刀一扎,听得白毛狸子一阵哀嚎之后便也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