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三十五章 峡谷(下)
    上回说到沈一凡在老榕树的飞机残骸上遇到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一只已经将要化成人形的白毛老狸子将他迷惑,差点就丢了性命。好在一声‘吒’字将他迷失的心智又重新拉了回来,将那老狸子踢得个骨断筋折,一刀了解了那老狸子性命。

    沈一凡也是吓的出了一身的虚汗,晃晃悠悠的下了树,此时那电波声果然是没有了,树林中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待到沈一凡和金镶玉回到营地的时候,大家也早就醒来,出了慕容婉儿有些昏昏沉沉的。

    阿冰连忙问金镶玉去了什么地方,金镶玉就将在榕树林里的事情和大家说了一遍,加上沈一凡补充了一些,飞机残骸中的事情,也是听得众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

    话说这白毛老狸子也是有些年头和道行了,居然可以使用圆光之术迷惑沈一凡的心智,让他产生幻觉,但是沈一凡一直没有弄明白怎么就出现了电波这等奇怪的幻觉,心中也是一百疑问无法解答。狸子这种动物也是一种邪物,他和狐狸;黄鼠狼等一样也是极其通的人性,狸子的尿是能产生幻觉的,一旦被狸子用尿迷惑就只能受它摆布。而动物活的年数久了毛发就会发白,传闻有些动物十年才出一根白色的毛发,可想那全身雪白的狸子要多少年才能将全身全都长满了白毛,而且那只狸子已经开始有了人的五官初步,也就是说这狸子已经接近成精了。

    民间常有动物成精出来报恩或者为祸苍生的故事,比如白素贞报恩许仙,狐狸精魅惑农夫等,这些故事可以说是层出不穷。沈一凡认为这只白毛老狸子也是如此。

    以前听闻过一些老人说起乡间传说,说狸子常常会在乱葬岗上用自己的尿圈地,借助乱葬岗上的阴晦之气来迷惑进入它底盘的动物,然后吃其心肺肠子什么的故事,当时听得觉得就是坊间奇谈,没想沈一凡真是遇到这等的事情。

    沈一凡脱险也是离奇,那一声‘吒’字让他迷失的心神才收了回来,其实这‘吒’字是很有讲究的。

    传说天地混沌盘古开天之时,以双目成日月,手脚成山脉,身躯成平原,血液成河流,当时有妖魔鬼怪出来作祟,盘古无法动弹情急之下发出了一个‘吒’字,这‘吒’字就是我们世间第一个字,也就是这‘吒’字是世间最正气凌然的一个字,故此‘吒’字一出可扫除一切邪魅鬼怪。

    这时候方子和三牛发现沈一凡带回来的那四把M1A1半自动步枪,不由的竖着大拇指说沈一凡厉害,现在缺衣少粮的大家还能克服,但是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确实心里也是没有什么底子。

    沈一凡将四把枪分给了阿冰;方子;三牛和古杰,然后吩咐了几句,自己也就躺在草垛子上呼呼大睡了,沈一凡这次还真是累了一觉睡醒的时候,就看见古杰在哪里守夜,一问才知道自己居然睡了一天,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沈一凡埋怨这金镶玉为何不将他叫醒,但是回头一想觉得还是要和那黑影人碰面才行,便让古杰去休息,反正自己已经睡足了今日就有他来守夜。

    正当沈一凡在火堆边是百般无聊的抽着烟的时候,就觉得前面一道疾风袭来,他也来不及躲就看见一个黑色的布包落在他的面前,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些压缩饼干之类的食物,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榕树林见面。”

    沈一凡一看就知道是那个神秘的黑影人,他此次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看到黑影人真面目,搞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故此将纸条扔进火堆中,看了下众人独自离开了。

    沈一凡来到榕树林边上就看到那黑影人正站在一块石头上,沈一凡走过去说道:“多谢你的食物。”

    那黑影人一摆手说道:“小事。是我疏忽了差点让你丢了性命。”

    沈一凡学着黑影人说道:“小事。”

    黑影人说道:“你们还要继续朝里面走吗?”

    “那是自然了。”沈一凡说道。

    黑影人说道:“那你们要做好准备。首阳山虽然没有天玑山来的如此诡异但是是七山之中机关最多的一座山。对于北斗城来说,首阳山才是真正的关隘。”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这个我也猜到了。北斗城一开始是不存在天玑山的,所以才会将代表军队的首阳山放在第一个,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首阳山边上就摇光山。”

    黑影人点点头。

    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武曲开阳又称为首阳,这不是本人在文中的失误,而是古人一般都会将开阳论为首阳,在下面我会用一个更为通俗易懂的名字‘武曲’来代表,而破军为摇光山,我会用‘破军’来代表。

    沈一凡说道:“武曲山和破军山既然是抵御外敌的隘口自然少不了,机关暗括之类的。如果说天玑山为诡异的话,那武曲和破军两山就固若金汤了。”

    此时黑影人蹲下身子手里拿了几块石头仔细的说道:“这是天玑山。这是武曲山和破军山。”说着他将两块石头并排放在了代表天玑山那块石头后面,然后用手指指了下三块石头的中间说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在这里,过去就是武曲和破军两山。”黑影人又说道:“这两山前面没有上山的道路而是在侧面,但是要过侧面必须过两山之间的一座关隘。”说着将一片叶子放在两块石头的中间,说道:“这关隘是必经之路。”

    沈一凡说道:“能不能攀岩上山?”

    黑影人呵呵一笑说道:“可以。但是这两座山最矮的武曲山直线距离也要八百多米,而去这一边都是光滑的悬崖,根本就没有下手攀岩的可能。”

    沈一凡指着叶子说道:“这关隘有什么名堂?”

    黑影人摇摇头说道:“不太清楚。”

    “不清楚?”沈一凡问道:“你不是进去过吗?”

    黑影人站起来说道:“当时关隘的前有一条地道,我是从地道进去的。但是回来的时候这条地道垮塌了。”

    沈一凡说道:“古人的关隘无非就是城池,有人把守。现在北斗城内没有任何人了,这关隘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黑影人说道:“我觉得你还是要注意。”他说了句:“我会在你们附近随时策应你们。”说着还是一如既往的闪身离开了。

    这次沈一凡已经有所准备,当黑影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就见他一出手右手成爪一把扣住了黑影人的手腕,这一招也是有讲究的叫作:“擒龙术”这一扣其实是扣住了对方的命门,只要对方稍有反抗,只要一运力就能散去他的力道。

    黑影人一看还是呵呵一笑说道:“什么意思?”

    沈一凡说道:“今天你必须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黑影人哈哈一笑突然发力,沈一凡还未来得及用力,就看见那黑影人被扣住的手已经如同一条泥鳅一般缩了回来,动作之快沈一凡根本反应不过来。

    黑影人缩回手倒也不走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铜钱说道:“希望你下次不要再丢了。”说着大拇指一弹,那铜钱在空中翻了几翻之后,被沈一凡一手接住。

    沈一凡接过铜钱本想问个清楚一看那黑影人早就如鬼魅般的消失了。他低头看了下铜钱,说道:“鬼谷钱?”

    沈一凡手里的这枚铜钱有点像是清朝时候用的铜钱,不过正反面刻的字不同。一面上方刻着八门,下方刻着无忌。还有一面的上方刻着鬼谷,下方刻着辟邪。而每一面的两侧都有一个非常小的符咒,四个符咒各有不同。

    沈一凡知道这鬼谷铜钱是鬼谷八门掌门董家兄弟七名弟子的信物,董家兄弟的七名弟子在盗墓界非常神秘,几乎没有几人识的但是这七人在鬼谷八门中的地位很高,每人几乎都能调动鬼谷八门中的任何力量,所以鬼谷八门中的人一般都只认识鬼谷铜钱。

    传闻鬼谷铜钱世上只有七枚,每一枚上的刻字一样但是符咒不同,据说其中有个符咒是可以代表此人是董家兄弟的第几个弟子。

    沈一凡将鬼谷钱在手里翻了几下,还是有些不明白黑影人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希望下次不要再丢了”。沈一凡将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反复念了一遍,心里暗想:“什么叫不要再丢了?难道这鬼谷钱本来是我的?”一边想一边走,不由回到了营地,看着大家还在休息又回到了篝火边,将鬼谷钱收好。

    这一晚上,沈一凡一直在想他为什么会有鬼谷钱?为什么会有魔符玉璧?他的过去究竟是谁?他为什么懂得很多关于盗墓的事情?还有就是那些堪舆玄学?

    沈一凡有点想不通,他本以为自己就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私家侦探,他想探索自己的过去,只是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家人,父母或者妻儿等,但是他没有想到当他踏进玉满堂开始似乎身不由己的卷入了一个无形的旋涡之中,看着走到今日都是他主动而为其实细细品来觉得所有的事情似乎他都可以无关,但是却又偏偏找上了自己。一块魔符玉璧已经让他疑惑重重,现在又多出来一枚鬼谷铜钱,按照黑影人的述说他应该很了解沈一凡的过去,但是他为何不直接告诉沈一凡,沈一凡过去是什么样的?

    沈一凡回想起往事,似乎很多事情都很巧合。巧合的朋友,巧合债务,巧合的玉满堂,巧合金镶玉,其实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但是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沈一凡怎么也想不通,他什么时候会和古玩打交道,回想起来貌似是他来到梁溪市的第一个月。此事说来也是蹊跷,也就是那时候他认识了方勇也就会南园的古墨轩的方子,这是后话我们按章不论。

    如果说之前的事情是生活所迫,逼于无奈的话。那又如何解释当他要离开玉满堂的时候,金镶玉似乎又巧合的出现了,金镶玉成为了他和玉满堂的纽带,当他即将从迷之雪公司接近夏缨真相的时候,盲拍的慕容婉儿出现了进入了北斗城。

    沈一凡内心在盘算这他这些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每个人,包括那个神秘的黑影人和行踪飘忽不定的夏缨,他忽然感觉芒刺在背,他回头看了下躺在一旁的所有人,感觉每个人都有问题,而最大问题的人应该就是自己。最没有问题可能就是金镶玉身边的阿冰和古杰了。

    阿冰和古杰和金镶玉只是宾主关系,对金镶玉忠诚言听计从。而金镶玉是玉满堂金万里的女儿,这个金万里是最有问题一个人,所以金镶玉的出现是带着一定目的性的。

    接着就是慕容婉儿,她的出现也是非常蹊跷,但是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一点沈一凡没看透,如果说要找沈一凡进北斗山,根本不需要如同以身相许的方式,慕容家虽然家道中落但是拿出个百八十万的来找沈一凡帮忙,我觉得沈一凡还是很乐意的。而慕容婉儿则用了一个更让沈一凡无法拒绝的方法,让沈一凡身不由己的进入了北斗城。

    还有就是他们那些合伙人,马达是个黑客高手以他的能力应该不难搞到钱,但是他却愿意来冒这样险,这是为何?专家更不用说了,以他的本事搞点钱还不是难事,就凭他那张脸做个小白脸,总比在这里餐风饮露来的强。如果说方子不受约束而开古墨轩的还是能理解,但是他来到梁溪市机缘巧合的就认识了方子这样的朋友,似乎太巧合了,如果他真的是为了钱那他完全可以在古董界赚个盆满钵满的,何必和他们一起来北斗城。三牛也是,以他的身手做个保镖什么的都比现在轻松。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似乎一直沿着别人给他的路线再走,而可怕的是他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究竟是什么样的无形大网一直罩着他。

    一阵胡思乱想下来,沈一凡又依依否定了他的疑惑,因为他觉得他们这些人和他出生入死没有必要利用沈一凡,他知道自己除了会些拳脚功夫之外还有就是那些不靠谱的堪舆玄学,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可被他们利用的,如果大家都出自不同目的来到这里,其实他自己也何尝不是的呢?他也是利用大家在找回自己的过去。

    此时沈一凡又想到了黑影人,这个人似乎对沈一凡来说非常关键,他究竟是谁?沈一凡现在觉得他是鬼谷八门中人几率大一点,但是他为何要帮沈一凡。还有就是拍卖会上谁帮他支付了那么庞大的费用?鬼谷八门吗?那就是为了什么?

    想着又想起了夏缨这个女子看着一开始,似乎非常畏惧沈一凡而去在她的话语中和表情中似乎也是认识沈一凡的,但是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夏缨究竟是什么人?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乱麻般的思绪搅得沈一凡有些心神不宁,他掏出了香烟点上深吸了一口,脑子想道:“娘的。管他什么跟什么?反正现在也没法回头了,不如就两眼一抹黑走到底。既然要一步步才能找回自己的过去,那不如就和金镶玉等人一起继续走下去。”

    沈一凡突然明白自己面临的并非是北斗山这些凶险,而最大的凶险自己还无法预测,古墓机关好解决,而人心则是最难琢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