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四十一章 破武雄关(下)
    上回说到金镶玉等人误入了隘口瓮城之中被箭雨困死在里面危在旦夕,沈一凡从隘口后方进入之后发现机关城内一套极其复杂的机关机器,他决定找到为这些机器提供能源的地方,将其破坏这样可以使整个隘口的机关失效,但是如此大机器究竟是靠什么来提供取之不尽的能源的呢?

    沈一凡第一个想到的是蒸气,这样巨大的齿轮铁链的组合起来的机器除了蒸气之外他确实想不到还有那些能源可以启动如此巨大的机器,可是如果是用蒸气的话在这个密闭的空间温度就会上升,可是这里温度看着不是很热所以很快他又排除了蒸气动力的想法,那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驱动这些机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究竟是怎么触动了隘口机关的启动?

    沈一凡借着那些机器的齿轮和铁链纵身上了几层,看着这些精密的机器零件也是被古人的智慧所折服,那些大小齿轮大的有磨盘一样大小,小的只有一个一分钱硬币一样,每个齿轮各司其职在不停的转动带动这铁链和运载羽箭的履带,就在这时候沈一凡已经上去了二十来米此时一股巨大的气流在他的头顶划过,抬头一看一切皆已经明白,这些巨大极其是用风力驱动的。

    原来在机关城内接近三十米的地方墙体上开着几排半米长宽的正方形空洞,一股股巨大的风力就是从这些孔洞中吹进,而孔洞的对应的机器就是我们常见的风车,那些飓风将风车吹的如同螺旋桨一般不停旋转,带动下面的所有齿轮和铁链,风车的上方则是一排排整齐的履带能听得羽箭一支支运送的声音,但是很快又一道难题摆在了沈一凡的面前他头顶的那些风车居然都是用非常薄的青铜片制作而成,加上巨大的风力那些风车的速度几乎是无法用肉眼能看出来的,这样的力量除非是粗大的铁棍同时卡死所有的风车,不然就是徒劳。而且风车这等速度足能将沈一凡搅拌成肉泥随着飓风挫骨扬灰。

    就在沈一凡还在迟疑的时候,他听到一记巨大的滚木声音随着声音而望,一根粗大的圆木正在慢慢的被履带带动而上进入沈一凡下方的一个入口,接着络绎不绝的圆木从下面送上接着从不同的入口进入。

    沈一凡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立即跟随那些圆木来到了圆木入口处朝里面一看这里居然是一个圆形的隧道,当然这个隧道不是让人走的而是为了运送圆木的隧道,宽度和高度倒是可以容纳一人匍匐的爬进去。

    沈一凡都没有思索直接就爬进了隧道,随着那圆形的隧道一路而去就看见两边都是履带挂钩是为了将圆木固定运送的配件,随着隧道一路而去很快就能看到一个直上直下的圆形隧道,沈一凡还在犹豫是上是下的时候,就感觉身后一股劲风而来,接着一股巨大力道将他直接带到了直上直下的隧道中,直接朝下坠去。

    沈一凡心中叫苦:“不好!这次要歇菜。”脑子里还没有想完,整个人就重重的掉在了一排履带上,朝前方飞一般的而去。

    沈一凡就觉得此时的他如同屠宰场上一直上了流水线的猪一般在流水线上等待着屠宰,很快他就被履带带到一台机器前方,看着前面那圆木被放入机器之后听得一声巨响如同炮弹一般射出,他就明白这是守城武器滚木的一种。他可不想被眼前这台机器弹射出去,眼疾手快待到自己即将要入弹射机器的时候,一个翻身整个人已经跳下了履带如同一只蝙蝠一般贴着隧道的岩壁慢慢朝宽阔的地方而去。

    等得沈一凡来到空阔的地方再细细看去原来那弹射机器的原理倒是非常简单,就是如同一个巨大的弹弓一般等圆木装入后就直接弹射出去,接着又一次返回上弦等待下一根圆木装入。

    机器的前面有个一米多宽的空隙,能从里面看到瓮城中所有的情况,沈一凡接着空隙看去此时瓮城的校场上已经插满了羽箭,而同时一根根滚木正弹射而去,好在金镶玉等人躲的地方是一个死角,暂时圆木还无法打到。但是随着圆木越射越远早晚金镶玉等人的背包盾牌会被这些圆木击垮。

    沈一凡是心急如焚一般可是就是没有办法能让这台巨大的机器停下来,就在此时从空隙中看到,隘口上方似乎有一朵巨大的乌云飞来,速度快的惊人在细细一看居然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些血蚱蜢,那些蚱蜢朝着隘口扑来气势汹汹很快就能看到很多蚱蜢朝着所有空隙涌入,沈一凡侧身避开整个人缩在角落边用背包挡在前面,听得蚱蜢铛铛的撞击那些机器,很快机器如同失效一般停了下来,只能听到无数上弦的声音不知隘口内部什么情况。

    这个过程大概维持了有十五分钟之后沈一凡能听到一记巨大弓弦弹射的声音,接着就看见无数羽箭同时从隘口上方朝正前方射出,追着那些蚱蜢而去。这次羽箭的发生非常整齐划一,是同时朝四个方向而去。

    沈一凡这才明白他一开始遇到的羽箭攻击并非是冲着他来的而是朝着那些蚱蜢而去,为何有这等事情沈一凡一时之间也无法解释,但是就这样给沈一凡有了机会,沈一凡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用手中夷王刀将眼前一台发射圆木的弹射机器给劈了稀烂,接着用力将一根圆木堵住了那隧道的入口。

    此时那些血蚱蜢随着城墙的空隙一拥而入,很快就消失在沈一凡的视线里用,接着就能听到一阵整齐的弓弦上弦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四面八方嗖嗖的羽箭射出的声音。当时沈一凡并不知道这些羽箭为何发射,但是后来他明白可能那些血蚱蜢飞来触动某个机关导致所有羽箭无差别的四面射击,这个机关可能是一种群体防御功能的机关。

    待到羽箭声稀少下来之后,又能听到齿轮铁链运作的声音,这次沈一凡面前那运送圆木的隧道声音开始异常,可以听到里面履带卡着欲前不前的声音,很快就听到里面机械声大作很多零件碎落一地,接着沈一凡身边所有的齿轮履带都停止工作,从空隙处能看到主城上的那些弩箭机关也全部停止了攻击。很有可能机关城的机关机器出现问题之后,主城的机关也出现了问题,导致整个隘口的机关都停止了运作。

    这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沈一凡立即继续朝机关城的顶部攀爬而上从一个发射圆木的空隙中,爬出接着自己的轻功身法一跳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怪鸟一般在空中展开双臂,朝主城滑翔而过,将夷王刀直接插入主城的城墙上一路朝主城墙头而去。上了主城的城墙上就看见一排排的人偶士兵手持弓箭对准瓮城,羽箭上弦但是没有发射,因为机关城的机关被大圆木给卡死了,所以眼前的所有机关都停止了运作。

    沈一凡从墙头上能看到眼前的瓮城中金镶玉等人,连忙用对讲机叫道:“金镶玉快朝主城这面过来。”说着解开腰间的飞虎爪朝朝城墙下抛去,金镶玉等人朝着抛下的飞虎爪绳索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来。

    就在金镶玉等人要接近绳索的时候,从瓮城的城墙上出现了一排方形孔洞,接着一排羽箭射了出来,这次射出的不是普通的羽箭是带着火的羽箭,这些羽箭直接射在瓮城的校场上,校场上轰然升起一堵一米多高的火墙,火势排山倒海似得朝金镶玉方向而来。

    沈一凡扯着嗓子叫道:“快!快爬上来。”

    如此复杂的机关隘口自然不会被几根圆木卡死了齿轮而停止运转,待机关城内的机关暗扣停止运转之后,瓮城中的备用机关也就启动了而备用机关是升级版的羽箭都带着火,而校场中的泥土中掺着很多动物的油膏脂肪遇火即燃,顿时一堵火墙就沿着校场蔓延过来。

    好在金镶玉等人的动作也是迅速,最后有马达带着古杰一同上了主城上,再往下望去就看见瓮城中已经是一片火海,看着火势还在沿着主城的城墙朝上蔓延的势头。

    方子一摸城墙叫道:“我去——城墙上全是油膏。”

    沈一凡叫道:“快——去城楼里。”

    古代的城墙上都有一座城楼,是作为大将指挥城市防御战的指挥中心,这隘口城池上也有这样的城楼,大家进入城楼之后心中也是凉了一截。那城楼里整整齐齐都这很多瓦缸,打开瓦缸之后一股浓烈的酒香四溢。

    专家打趣的说道:“这些是古代的庆功酒吗?”

    沈一凡往里一看说道:“已经是酒膏了。这些酒膏遇火就燃。这么多的酒膏就是一颗巨型炸弹。”沈一凡接着又说道:“这些酒古代是不是庆功酒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绝对是我们的断头酒。”

    沈一凡说道:“快找出去的路。”话语还没有全部说完三牛和马达已经从城楼外跑了进来说道:“火已经烧上来了。”沈一凡朝外面一看心里也是一惊,就见那火势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朝他们的城楼烧过来,估计没有十几分钟就要烧着城楼了。

    三牛和专家此时也跑过来说道:“这里是死路,根本没有出路。”

    沈一凡顿时心里已经凉了一半了,此时他的大脑里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在此时金镶玉大叫:“那里有个人!”

    沈一凡随着金镶玉手指的方向而去,就看见一个黑衣人正用一种几乎接近飞的姿态朝着机关城方向而上,背上横挎着一团缆绳,他的姿势几乎是贴着墙壁朝上直接飞上去一样,细细看去就见他的手脚只是在墙上一点一跳,就能越上好几米。

    沈一凡看到这里心里也是一亮,叫道:“快去前面的墙角。”话语一落就看见黑影人已经上了墙头,用西部牛仔套马的姿势将那捆缆绳的一头用力的甩了过来,稳稳的落在主城墙上城垛上,收紧套圈将缆绳拉紧。

    “快-快-快。”沈一凡连说三个快字催着大家沿着缆绳爬去。

    从沈一凡等人爬上缆绳的主城上一角到机关城上大概只有四五米的距离,但是大家在缆绳上爬行的时间似乎过的特别的慢,这段经历让大家非常难熬。缆绳的下面就是熊熊烈火,晃晃悠悠绳子,感觉随时都要往下掉。

    沈一凡是最后一个上缆绳的,此时大火已经蔓延到了主城楼中,已经能闻到一股酒香被烈火烤酌的味道,一股更加浓烈的酒香充斥着整个主城墙上,当沈一凡爬上缆绳的一瞬间城楼里已经轰然响起了爆炸声,见的瓦缸碎片;石头;瓦片夹带着粘稠的酒膏朝四面八方就飞了起来,一时间感觉整个空气中都充满了爆炸所产生的碎物。

    沈一凡攀爬的缆绳也随着大爆炸也成了两段,沈一凡就像人猿泰山一般抓着缆绳的一端,脚底几乎是贴着火焰荡到机关城边的,因为是突发事件沈一凡身子没有调节好姿势结果当身体撞在城墙上的时候,双手没有抓稳整个人一下子摔了下去。

    沈一凡跌下去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是主城和机关城中间一条护城河,整个人没有半点停留的就直接扎进了河中,金镶玉等人看着护城河上绽开的水花后就没看见沈一凡出来,望了很久也是没有再看到他出来。

    金镶玉等人不愿离开,还是在机关城墙上看着护城河上面,但是等到河水平静下来还是没有沈一凡的影子,这是金镶玉开始有点心慌了,她现在开始觉的沈一凡可能遭遇不测了。

    黑影人冷冰冰的说道:“你们如果想死在这里,就一直待在这里。如果想活就跟我走。”

    大家看着金镶玉又看了看黑影人,当然他不认识黑影人自然就不会听黑影人的话,过一会金镶玉咬牙说道:“我们走。”

    大家不解的看着金镶玉,金镶玉铁青着一张脸说道:“我说我们走。”

    阿冰自然是听金镶玉的加上古杰的伤势已经非常严重,经不起在这里折腾了,二话没说就扶着古杰随着黑影人离开,接着就是金镶玉。马达;三牛等人驻足了几分钟看着眼前摇摇晃晃的主城墙,知道这里很快就要在大火中轰然倒塌,也只能咬咬牙离开。

    黑影人将大家带到了慕容婉儿休息的潜龙坪,大家才算是卸下了气,一个个都没有说话,只是坐在火堆边上,一个个呆呆的望着火堆。

    此时慕容婉儿已经醒了,看见唯独没有沈一凡,心里顿时非常的紧张,问了几声大家都没有作答。

    慕容婉儿用非常害怕的眼神看着金镶玉他们,嘴里说道:“他是不是回不来了?”

    大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好选择沉默。

    不过黑影人倒是说了句非常提气的话:“如果他就这样死了,那他就不是他了。”

    黑影人这句话虽然振奋了大家的内心,但是也让大家突然想起有这样一位不速之客,顿时大家如同触电一般都从原地跳了起来,举起了各自手里的武器对准了黑影人。

    黑影人呵呵冷笑不止,待他的笑声结束之后,他正在慢慢的拿下自己的面纱,一张让众人吃惊的脸呈现在大家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