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四十二章 青铜殿之天蠱傀儡(上)
    上回说到大家在隘口关城之中被逼的走投无路,此时黑影人出现帮他们解了危机,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沈一凡坠入了隘口的护城河中再也没有出来,大家在潜龙坪上都沉默不语,倒是黑影人非常相信沈一凡能安全脱险。

    此时大家才意识到这个黑影人的存在,全都将武器对准了整个黑影人。黑影人不以为然的冷笑,待他笑声结束之后解开了自己的面纱,就看见一张非常可怕的脸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这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为什么没有任何表情因为他的脸上没有皮肤,一块块都是烫伤结疤的痂,所以看着没有任何表情,从他右眼下方到鼻子左边有一条很深的疤痕,泛着血红的疤印,当他发出冷笑的时候,脸上每一块结疤都在抖动,那深深的长疤更是抖动的厉害。

    大家看见这张脸全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连慕容婉儿从刚才的冲动被这张可怖的脸给吓的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看着那张脸似乎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应该不是人。

    黑影人说道:“如果我想加害你们的话,我在你们进入绝马沟之前就不会帮你们。”

    金镶玉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黑影人冷冷说道:“我建议你们还是坐下慢慢听我说。”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坐了下来但是手中的武器还是全都对着黑影人。黑影人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从如何告诉沈一凡提起过‘0’形树林到现在所有参与帮组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听的大家都是有些不敢相信。

    黑影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说完之后冷冷的说道:“所以我现在不会加害你们,以后更加不会加害你们。”

    金镶玉问道:“你帮我们有什么目的?”

    黑影人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们要搞清楚一件事情。我过来不是帮你们而是帮沈一凡,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金镶玉立即问道:“谁的托?谁的事?”

    黑影人突然变的非常冷漠的说了一句:“这个你们就不用知道了。”这句话说着非常简单但是语气里充满了寒意冷的让人觉得如坠冰窟一般,一下子全都被震慑住了。

    就在这时候方子看到卧龙坪下方远处又个移动的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立即用98K上的瞄准器一看嘴里兴奋的说道:“是沈一凡。”

    大家一听似乎都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抬着自己的脖子朝下面看去,黑点慢慢变大借着微弱的黎明白光可以看见,沈一凡带着非常疲惫的身体朝这里走来。

    黑影人立即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准备点吃的。我去接应沈一凡。”

    说着整个人一下子就跳下了潜龙坪,几乎是不带停顿的一跳二跳,黑影人就已经下了卧龙坪了。

    专家看着傻了眼说道:“我靠!这轻功牛啊!”

    没过多时黑影人背着沈一凡用如同梯云纵的身法来到了卧龙坪上,此时沈一凡整个人已经是虚脱了,大家七手八脚的帮喂了点水给沈一凡,接着沈一凡就昏沉沉的睡着了。

    等到沈一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潜龙坪上散发着烤肉的香味,沈一凡好像是被烤肉的香味给饿醒的,坐起来看着那堆篝火呆滞了几分钟后挠了下头说道:“看着好香啊!”

    大家看到沈一凡醒来那一脸的懵样都哈哈大笑起来,黑影人在一旁没有笑只是抓住一块肉安静的吃着。

    慕容婉儿递给沈一凡一块肉说道:“这是方子和三牛在山里打的野兔。”

    沈一凡呵呵一笑接过兔肉就一顿猛吃,那狼吞虎咽的姿态让慕容婉儿看的又好笑又怜悯,问道:“金姐说你掉到了护城河里,为什么没有出来?”

    沈一凡看了慕容婉儿一眼又看了大家一眼,整个人的神情似乎回到了掉进护城河的那一刹那间。

    沈一凡掉进护城河的时候,是从高处直接掉下去的所以一猛子下去入水非常深,当他想往上游的时候,突然脚脖子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往下一看吓的沈一凡在水中突出一长串的水泡,原来他的脚脖子居然被一团浓密的头发给缠住了,而那头发居然是在护城河床上的一个直径两米宽的洞中出来的。

    那洞口全都是头发就像是水草一般随着水流左右摇摆,沈一凡的脚脖子就是被这些头发给缠住了,不光缠住而去还能感觉被拖带着朝洞的方向而去,速度极快力道非常的大。会游泳的人都知道人在水中一旦有外力拖拽很难发力挣脱。

    沈一凡拼命的像挣脱那些头发,但是事与愿违越是想挣脱那些头发越是将沈一凡的脚脖子给缠着紧,当沈一凡拖拽到护城河最底下的时候就看见他的周围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飘着的尸体,一个个随着水流摇摇摆摆额有些尸体已经成为了骷髅但是那些头发还是牢牢的将这些骷髅给缠住。

    沈一凡拼命的用手中的夷王刀想割断那些头发,但是那些头发就是割不动而且越割那些头发拖拽的速度越快,沈一凡的水性也是很好此时他开始冷静下来看着河床上的洞,心里一横居然直接朝那洞而去,手中的夷王刀朝着满是头发的水洞就砍了过去。

    当手中的刀碰到水洞口那些头发的时候,就感觉如同碰到一团海绵一般而去还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沈一凡不敌这些吸力一下子整个人就被那些头发给吸了进去,整个人失去了重心随着一团乱麻般的头发和水流颠颠倒倒的朝河底水洞的深处而去。

    等到沈一凡自己能控制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包粽子一般被无数的头发给裹缠的密不透风,就感觉整个人是被悬挂在空中一般的。

    沈一凡形容当时的自己就像是被悬挂在空中一具黑色木乃伊一般,虽然脚朝下头朝上但是整个人都是被头发给包裹住的,就连眼睛也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眼前的任何场景,不过能感觉自己已经不在水中了。

    这时候他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整个人在空中晃来晃去如同钟摆,不时还有东西撞他几下,一时间也是无法摆脱。不过沈一凡的感知能力非常强,他每次在晃动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左手边有一股热量。

    沈一凡虽然手脚不能动但是还是能用要不发力,接着左右摇摆的力道从右边摆往左边的同时腰部发力让整个人摆动的幅度更大一些,每次幅度的增加能感觉到热量也在增加一直到能感到自己身体一个部分有灼热感的时候,沈一凡断定那热量是有火产生的,随着幅度的不断加大被火灼伤的感觉也加大,慢慢的全身能感觉到开始有些松动了,很快右手已经挣脱出来,接着整个失去重心的朝下面坠了下去,整个人啪的一下摔在一堆软绵绵的泥土上。

    沈一凡看到自己正身处一个人工打造的宫殿里,周围的一切都是有青铜打造而出,就连宫殿的横梁也是用青铜打造出来,就如同是一个巨大青铜大罐子里一般。这个宫殿四四方方方的左手边有一个入口没有门,三面的青铜墙上全是雕刻的壁画,横梁上用一层层往上都是用青铜横梁一路往上看不到顶,但是一团浓密的头发还是悬挂在他的上方,最底部的青铜梁上有一排青铜灯盏,里面都点着灯。

    沈一凡估计就是靠着灯盏中的火苗引燃了裹缠的头发才可以脱身,不过那些头发是什么物质就不得而知了。他抬起酸麻的手臂发现手上沾满了粘稠的液体和一些不知名的泥土,闻了下有些腥臭,判断应该是某种动物的粪便,四处看了一下确实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摸了下四周好在夷王刀没有遗落,就在沈一凡的身边,带上夷王刀站起来朝一面青铜墙而去。

    青铜墙上的壁画雕刻非常生动,看着壁画的内容似乎是在描述一种古代北斗城子民膜拜的动物,看那动物的样貌有些如同一只巨大的蝙蝠。

    当沈一凡看完三面青铜墙的壁画之后才知道,他身处的地方其实是古代北斗城为他们膜拜的动物建筑的供养宫殿,而这种动物曾经为北斗城预警了一场巨大的灾难使得北斗城所有人提前准备躲过了这场巨大灾难,看壁画的内容好像北斗城发生过一次巨大的地震,这个青铜宫殿应该原先是那动物的巢穴,地震之后被陷落到了地下上面出现一条河流。北斗城的人民认为这个动物是他们神兽故此将它的巢穴改造成宫殿,用来供养和祭祀所用。

    当沈一凡看完所有壁画的内容之后他意识到那只所谓的神兽应该是一只巨大的蝙蝠之类的东西,但是究竟是什么动物就不得而知了。就在沈一凡想从那出口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是一个女子的冷笑声但是四处看去宫殿中没有任何东西。那冷冷的笑声就在空荡荡的宫殿上空回荡。

    沈一凡不想在这种地方纠缠,第一他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拖拽到这里,第二看着满地的粘液和不知名的粪便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存在,第三他被裹缠在头发里的时候时常被一样东西撞来撞去,他能确定这里一定有什么活物,那究竟是什么活物没人知道。所以沈一凡不想在这种地方停留,那冷冷的女子笑声更加要让他自己离开这里。想着沈一凡的脚下加快了步伐,但是刚到出口地方的时候一团白色影子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白色影子居然是一个古代的女子,全身光光的所有女性特征全部具备,看着还非常好看但是那白色让人看得可怕,白的如同是用白漆涂抹在身上一样,更加可怕的是那女子的头发。女子的头发非常的长,长的看不见末端。

    沈一凡立即明白他是被什么东西给拖拽到这里的,就是这个女子的头发。女子就这样站在沈一凡的面前,没有表情没有动作但是从肚子里发出了令人发寒的冷笑。再细细看去那古代女子眼睛没有眼珠就只有黑洞洞的两个眼窟窿,其他的五官都很正常。

    那古代女子肚子里不断发出冷笑,就站在沈一凡的面前也不攻击沈一凡,而沈一凡则已经将夷王刀抽出一半横在了自己的胸口,做出了防御姿态。也就是在同时那女子的头发突然像活了一半,一团团的头发如同有生命的蛇一般在慢慢的扬起,从头发中能清楚的看到一张只有拳头大小的脸。

    这是一张红彤彤的肉色小脸说是脸不如说是一个畸形的面孔,没有鼻子没有耳朵只有一张全是尖齿的嘴和一双全是眼黑的眼睛,就像是一对眼珠子直接贴在一个肉球上一样,拿奇怪的肉球慢慢的从女子浓密的头发中探出,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沈一凡突然就朝着他张开尖齿的嘴发出一阵极其尖锐的叫声。

    这种叫声分贝很高很尖叫的沈一凡心脏一阵狂跳一阵莫名的烦躁油然而生,长刀出鞘银光一闪就见那拳头大小的古怪肉球在空中滚了几下落在地上,几秒钟就化成一滩其丑无比的血水。但是很快沈一凡就发现在那古代女子头发里密密麻麻藏着很多这样的肉球,砍掉一个又出来两个三个,一会女子头发中每一处蠕动的头发里全都是这样的肉球,而每一个肉球都在发出让人接近疯癫的叫声。

    沈一凡大叫一声手中夷王刀直接朝那女子劈去,结果就看见那女子身后的头发突然间朝沈一凡攻击过来,一团头发直接击在沈一凡的胸口,沈一凡胸口一闷,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被弹出几米开外一下子撞在了青铜墙上。没想到那女子的头发攻击力如此厉害,一下子没有防备将沈一凡打的是叫苦连连。还未等沈一凡缓过神来,就见那女子的头发如同一只八角鱼的触须一般,张开无数的触角朝沈一凡扑将而来。

    沈一凡嘴里骂了一句“靠”身子一个打滚飞快的闪到了一边,就见如同大网一样的头发铺天盖地而来,一下子扑了空可是没想那些头发一击不中有来一击,扑空之后直接转弯所有的头发又朝着沈一凡而去。

    沈一凡刚才使用的是懒驴打滚的方式,一般这种方法不是万不得已沈一凡是不会用的,倒不是‘懒驴打滚’有多厉害,而是这种身法确实难看沈一凡一般不会用这种身法,可是头发第二次攻击沈一凡已经被逼到了死角避无可避了,见得那些头发快速的有汇成一张旋转的网朝着沈一凡就扑了过来。

    此时沈一凡危在旦夕,可是已经没有再躲避的地方,这样一来头发汇成的旋转大网正在朝着沈一凡哪里扑了过去。

    沈一凡是暗中叫苦:“看来今日是要在这里归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