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四十三章 青铜殿之天蠱傀儡(下)
    上回说到沈一凡在护城河的下方发现了一个青铜殿,猜测是古代北斗城的居民膜拜一种巨大蝙蝠的神殿,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一个全身漆白的长发古代女子给拦住了被女子的头发攻击,正处于危险的一瞬间。

    古代女子的头发组成的网再次朝他扑来的时候,沈一凡已经避无可避了,心中暗暗叫苦:“今日要归位在此。”下意识的就将拿着着夷王刀的手挡在了面前,殊不知刚刚一番搏斗之中沈一凡口吐的鲜血正好染在了夷王刀上。此时的夷王刀上已经生出了滕王兽的触角将刀柄和沈一凡的手连在了一起,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夷王刀上突然伸出无数滕王兽的触角同样也汇成一张网,居然所有的触角和扑将过来的头发一段纠缠在了一起。

    滕王兽的触角和女子的头发一时间相互角力不分伯仲之间,于此同时沈一凡觉得体内一股怪力生出将手中的长刀一旋,那刀锋已经整齐的将那头发一切为二。无数的肉球纷纷落地化为浓水,但是很快就有很多肉球带着头发又汇成了大网朝沈一凡扑来,就这样一来一去滕王兽的触角和那些诡异的头发在一起相互牵扯着,没有一会双方就成为了一团乱麻,而沈一凡因为手也被滕王兽给缠着一时无法脱身,只能用力拉扯那股怪力也是厉害,沈一凡大喝着拖带着滕王兽居然将对面的长发古代女子拖出几米远,就是这样一拖看到那女子身后隐藏在入口处的头发也被一起带了出来,一个巨大长满头发的圆球也缓缓的被带了出来,那圆球上全是头发就像一个硕大无比的没有五官的头颅一般,而在那些头发中居然慢慢走出十个和先前一样的全是漆白的古代女子,同样身材曼妙没有眼珠,那些女子的头发也一个个汇成十张头发组成的大网朝着沈一凡扑来,因为沈一凡手中的夷王刀和第一个古代女子的头发纠缠在一起,加上自己的手又和刀上的滕王兽纠缠在一起根本没有办法抽身躲闪。

    一个这个样的古代女子已经没法对付何况是十个这样的古代女子,看着铺天盖地的头发大网朝着沈一凡扑来,沈一凡心中也只有等死的份了,不过人到最后还是会为自己的生存而拼搏一下,沈一凡这种人自然也是不会束手就擒的。见的那些头发即将扑过来的同时,他大叫了一身手里设法挣脱的那把夷王刀,说来也是奇怪就在一刹那间握刀的手感觉一松有了些可移动的空间,也就乘着现在连忙抽开自己的手,整个身体已经飞快的后退数米躲过了那些头发的攻击。

    夷王刀则一下子落在地上在几秒钟内回复了原本模样,被一团浓密的头发给包裹的无影无踪,沈一凡身法灵活整个人已经跃起几丈之高从青铜殿的横梁上取下了一盏油灯,朝着些浓密的头发就甩了过去。

    沈一凡可以断定一开始自己就是被这些东西给缠住拉进了这个青铜殿,既然能靠着油灯的火苗烧断这些头发,那说明这些头发是害怕火的。果然这个方法出了奇效,一盏油灯甩过去的同时,那十一个漆白古代女子的头发居然汇成了一张更大的头发网,就看见每个头发的前端都带着那种只有眼睛和尖牙嘴巴的肉球,这张巨大的头发网比之前的更加大几乎是可以将整个青铜殿的平面空间铺盖住,朝着梁上的沈一凡而去,就在扑将往沈一凡的同时,一盏油灯朝着头发大网中飞去,那头发大网顿时升腾起一段浓烈的火焰而且这火势越来越大,很快就能听到头发中无数的肉球那声嘶力竭的悲鸣,那些古代女子也是随着大火悲鸣着,虽然嘴巴没有动但是能听到肚子里有声音,如同女子肚子里还有活物一般,就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那团火焰已经将十一个诡异的古代女子给包裹住了,那些女子并有挣扎只是静静的站着让大火烧成了灰烬。

    火势很快就蔓延到了那只硕大无比的头发大圆球哪里,没想那只大圆球居然朝着那青铜殿的出入口退去,消失的无影无踪。沈一凡哪里愿意就这样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整个人翻身上了横梁用猴子捞月的身姿倒挂在横梁上随手将最底下一层的一排油灯全都取下朝着出入口就掷了过去,那些油灯都是青铜打造里面看着油膏也不是很多但是一旦引燃居然可以升腾出一大片火焰而且燃之不尽,就看见那青铜殿的出入口被十几盏这样的油灯烧的汇成了一堵巨大的火墙,沈一凡能听到出入口处那让他心脏加速的悲鸣声络绎不绝。

    沈一凡一直认为他是从上面下来的所以借着这个空档攀爬着青铜横梁一路而上,没想刚上了几层横梁就被一个巨大的东西拍了一下,整个人直接摔了下去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将他拍下来的,也就在同时一个大如卡车轮毂的脑袋悬挂下来,细细一看是一个蝙蝠的脑袋,吓的沈一凡一个机灵站起连忙朝着那满是烈火的出入口而去,一路跑去随手将掉落在地上的夷王刀捡了起来,但是身子却没有停留健步跳进了火焰之中,身后一个如同小型飞机的蝙蝠则追了上来,想用自己的血盆大口去咬沈一凡被火焰烧的连忙缩回横梁之上。

    沈一凡则没有任何停留借着着飞快的身法已经穿过了那熊熊烈火,他穿过烈火又一次来到了和之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青铜殿,只是壁画内容则是不同,这个青铜殿四门都是青铜墙没有出入口,采光也要比前面的青铜来的好。

    沈一凡抬头一看那青铜横梁还是一层层的朝上而去,但是这个青铜殿的横梁四周都放满了油灯,所以亮度远比前面的大殿来的明亮,地上也是青铜铺地没有任何粘液和动物粪便,自然气味也要比刚刚的大殿来的好很多。

    沈一凡四处一看也没有任何危险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可是这样的感觉他就维持了一分钟。很快他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他在大厅的中间转了一个身,突然意识到这个大厅四面是青铜墙,那他又是如何到这里来的呢?既然之前那个大殿的出入口有着熊熊烈火,那这里怎么就感觉不到一点热量。沈一凡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跑很长的路,几乎就是在一堆大火中跳跃了几步就来到现在这个大殿之中。

    他看着四面青铜墙壁,壁画上的内容非常繁琐,每一堵青铜墙上有若干的壁画,就如同我们看的连环画一般在讲述内容,当沈一凡看完四面青铜墙壁上的壁画内容之后,他也明白他看到的古代女子和那巨大无比的满是头发的圆球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沈一凡看到的古代女子和那全是头发的大圆球是北斗城原居民齐姓部落的一种非常歹毒的蠱术——天蠱傀儡。大家听到蠱术一定会第一时间联想到苗疆蠱术,我也是一样。其实天蠱和苗疆蠱术完全就是两个概念,苗疆蠱术简单点说就是以虫炼蠱数以千计的虫子到最后存活下来的一条虫子为蠱。而这里的天蠱则完全不是这个概念,之所以称为蠱则是这种方法所用的也是虫子但是这种虫子所炼制的容器并非和苗疆蠱术一样放在普通器皿中,而是用人体来做容器远比苗疆蠱术歹毒千万倍。

    天蠱傀儡是天蠱术中的一种,原理说起来也是非常简单就是将虫子放入女子体内经过很长时间的炼化成为沈一凡看见东西。说的感觉很简单但是这种天蠱傀儡的炼制方法是有一个非常漫长的时间,一开始炼蠱的人会选择一群女婴来作为蠱虫的容器,这些女婴从小就不食米饭而是吃一种蛆虫,待到那些女婴到了七八岁还能活下来的话说明她们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合格的蠱虫容器,接着就会加大对喂食蛆虫的量,等到成为十七八岁的少女之后那些女子体内就会生成一种蠱虫,天蠱傀儡的蠱虫就是沈一凡看到那种只有眼睛和尖牙的肉球,这时候将这些女子强行关闭在一个密闭暗无天日的空间中长达数年之久,其实在这期间那些女子已经没有了生命,身体的操控完全就是靠那些蠱虫,在将这些女子关闭在黑暗空间之前炼蠱者会挖去那些女子的眼睛,他们认为人的灵魂是透过眼睛产生的如果没有了眼睛自然就没有灵魂。数年后所有女子在一个空间中产生的巨大蠱虫将会将她们融为一体,成为真真的傀儡操纵主体,也就是沈一凡看到满是头发的巨大圆球。从炼蠱第一天开始那些少女就不剪发随着年数的延长,头发还是会生长几百年几千年不停的生长头发,当那些蠱虫从女子体内出来之后将寄居在那些傀儡的头发中,拥有思想和指挥能力的主体就会操控那些傀儡女尸,平日里那些傀儡女尸都会用常常的头发包裹着相互融合汇成一个巨大圆球,一旦需要出来攻击才会从头发中出来。当然那些女子已经是尸体了她们的行为则就是蠱虫的提线木偶而已。

    壁画上还描述到天蠱傀儡是天蠱术中能力较为弱的一种,它的缺点就是怕火因为它攻击主体是头发所以遇火及燃,北斗城的统治阶级就将天蠱傀儡放置在较为重要的地方作为防御武器使用。天蠱术其实非常歹毒很早就被齐姓部落的首领给禁止了,但是到了齐淳罡一代又大肆使用天蠱术,这也是因为天玑山的道人使用五行尸来恐吓他们,没有办法才使用天蠱术,最后齐淳罡将歹毒的天蠱术用于拱卫自己陵墓的一种机关。

    天蠱术有很多种其实到了齐淳罡这一代已经有很多都已经失传了,壁画上记载了一共是五种天蠱术。除了沈一凡看到过的天蠱傀儡之外还有就是天蠱鬼甲;天蠱飞剑;天蠱魔蛆和天蠱血蝗。天蠱血蝗其实就是沈一凡等人在隘口看到的那种血蚱蜢,这是一个失败的炼蠱案例,本来齐淳罡想炼制这种天蠱来对付唐朝集权制的可是失败了导致北斗山中拥有一种无法控制的血蚱蜢随着血蚱蜢的数量加大导致成为一种灾难,同样沈一凡等人看到如同麻雀一样大小的蚊子其实也是天蠱术的失败品,为了抵挡这些巨大的蚊子只能在绝马沟使用断虫道来阻隔那些蚊子,其他的天蠱术我们按章不论。

    沈一凡看完所有壁画之后心中依然明白他看到那些漆白的女子是什么东西了,她们也是古代统治阶级的可怜牺牲品,从小就过着非人的生活,活生生的成为了天蠱术的容器当她们炼制出天蠱之后就成为天蠱的一部分。

    就在沈一凡看的聚精会神的时候,他不知道背后几团头发正在悄然无声的朝他而来,当那几团头发即将靠近沈一凡的背部的时候,一记嘶鸣划破了这座大殿宁静,那只如同小型飞机的蝙蝠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大殿的顶部飞一般下来,但是却不是攻击沈一凡而是一个俯冲直接在朝着大殿最底部的横梁而去,听得一记闷响那只全是头发的圆球从最底部的横梁上给撞了下来。

    两只庞然大物一下子在青铜殿中对峙起来,沈一凡连忙闪身到了一边敏捷的翻身上了横梁,他的心思自然不是在那巨型蝙蝠和那鬼圆球上面而是想找到脱身的出口,他想既然巨型蝙蝠和圆球都在上面,而四周都是青铜墙自然出入口应该在大殿的上面。想着连忙跃上几层朝下一看,那只巨型蝙蝠真的是大,说像一架小型飞机那已经非常客气了,但是这蝙蝠又和其他的蝙蝠不一样,这只巨型蝙蝠居然能用翅膀和后退在地上行走。那只圆球也像是炸了毛一般,所有的头发跟通了电一般一根根的竖起,慢慢的圆球分离开来,几百个漆白傀儡女子出现在他的眼前,人那些女子的背后居然是一个如同婴儿一般大小的人形怪物,那怪物没有手但是全身插满了如同脐带一般的肉管和那几百具傀儡女尸连在一起,这应该就是天蠱傀儡的主体了。

    看的那些天蠱傀儡慢慢的将那只巨大蝙蝠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同时肚子里全都发出低吟嘶吼的声音,那只巨型蝙蝠也不示弱嘶吼这对着前面的傀儡女尸,当傀儡女尸的头发同时汇成巨网朝着蝙蝠扑去将蝙蝠包裹住的时候,那只蝙蝠居然还能挥动翅膀将整个天蠱傀儡全都带到空中,一路而上朝着大殿的顶部而去。

    天蠱傀儡最怕的就是火当巨型蝙蝠带着天蠱傀儡而上撞翻了无数横梁上的青铜灯盏,那些头发立即就燃烧起来,就像是一颗带着火焰向上而飞的陨石,速度快的惊人很快沈一凡就能看到无数小肉球如同下雨一般噼噼啪啪的朝下落去,化为一滩滩的粘稠的浓水发出奇臭无比的味道。

    这段场景也就维持了几分钟,一个巨大天蠱傀儡就这样被烧成了灰烬。后来沈一凡才知道,那天蠱傀儡之所以会被小小青铜灯盏中的火焰燃烧成灰,其实不是它的头发引燃而至。原来青铜殿横梁上的青铜灯盏中油膏是一种传说中的黑蛟油膏,这种油膏能让微弱的灯火千年不灭,一旦油膏打翻遇火则立即火焰旺盛起来。被巨型蝙蝠打翻的青铜灯盏油膏全都在天蠱傀儡的头发上,故此遇火则燃而且是越烧越旺。

    沈一凡还在庆幸那只天蠱傀儡的怪物被消灭的时候,就见到那只巨型蝙蝠则用非常贪婪的目光看着沈一凡,它倒挂在青铜横梁上距离沈一凡就半米的距离那双眼睛几乎是很沈一凡的眼睛是一条线的直视着。

    沈一凡心里咯噔一下,明白了蝙蝠为何要至天蠱死地,其实天蠱傀儡和巨型蝙蝠并非天敌,而是天蠱傀儡夺取了食物暴怒。

    沈一凡一下子愣住了,他看着那只巨型蝙蝠手中慢慢拔出了夷王刀,那只蝙蝠则低吼着朝着沈一凡张开了血盆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