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四十五章 鬼医
    上回说到沈一凡离开了青铜殿迷宫回到了潜龙坪,也算是将整个过程讲述完成。但是沈一凡认为那只巨型蝙蝠总是个威胁,所以建议休息足够了就离开这里进入下一站,接着另一个问题就摆在他们眼前了,就是下一站究竟怎么走?

    黑影人告诉他们下一站其实就是巨门山,而前往巨门山有个问题就是走哪座山?因为破军山和武曲山都能进入了巨门山,但是两条路都有很高的危险。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黑影人,而黑影人则还在沉思什么?

    其实沈一凡一看到黑影人就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他,但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如何前往巨门山,而他最疑惑的是金镶玉等人是怎么认可黑影人让其和他们一起同行的。

    潜龙坪的傍晚,一轮落日的余晖在西面的山后射出最后一道金光之后,将整个北斗山的光亮全都撕扯的带着,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轮皎洁的月光洒将在潜龙坪上,夜色还未来得及笼罩大地,大地就开始了它那诗一般的朗诵,月光还没来得及抹白夜空,夜空就迫不及待的展现出它那冷峻的星空,光带着星的闪烁让大家面前的篝火来的格外的温和,因为光的冷,所以人类才需要火的热。

    大家早早都睡了,而沈一凡则还无法入眠,可能是睡多了,也有可能是他的心事太多了。他一人独自坐在篝火边拨动着火堆,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的大山,他认为那座大山就是巨门山。

    “那座是贪狼山,再过去就是廉贞和文曲两山,也就是我们在北斗的最终目的地。”黑影人来到他的身边说道。

    沈一凡说道:“既然我们现在开始正式合作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了吧!”

    黑影人冷冷一笑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关于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你会相信吗?”

    沈一凡有些疑惑,但是很快他就说道:“你一开始说你是叫我点灯的人。那次在拍卖会上,我很清楚的听到只要我点灯就告诉我关于我过去一切。”

    黑影人看了下熟睡的金镶玉等人低声的说道:“你听说过十三太保中的鬼医吗?”

    “你……”沈一凡有些激动,黑影人做了噤声的手势又说道:“我就是鬼医。我这次来是受先生的所托来协助你完成北斗山之事。”

    沈一凡问道:“先生?你?你们都是鬼谷八门里的人,那我?”

    黑影人说道:“你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先生告诉我要你相信我必须说我是让你点灯的人,其实我也不知道让你点灯的人是谁?可能是先生那里的人。”

    沈一凡掏出鬼谷铜钱问道:“你给我这个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之前说的话很像是知道我过去事情的人。”

    黑影人冷笑了一句说道:“其实也是先生的意思。我想先生应该知道你的过去。先生既然叫我把鬼谷铜钱交给你,我想你和鬼谷七子应该有关系。”

    “鬼谷七子?”沈一凡自言了一句。

    黑影人说道:“鬼谷七子你应该也听说过吧?他们的身份都很神秘所以谁也不知道鬼谷七子究竟是谁,不过先生和董家兄弟关系很好,他应该知道鬼谷七子是谁,所以我认为你要知道过去的事情,不妨等这里事情办完之后去找先生问个清楚。”

    沈一凡有说道:“那说说你自己。”

    黑影人又是一记冷笑说道:“我?我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久病成医的怪物。”说着解开了面纱,一张可怖的脸就呈现在沈一凡的面前。

    鬼医是真真医生,他的祖上的确是唐朝李世民丧军的一名校尉,到了他这一代一直是做着盗墓的买卖,但是在一次盗墓过程中不小心打破了九龙玉火宝盏烧毁了自己的容貌之后四处求医无果,便自己学医自己治病,学的一手好医学故此江湖上给他一个名号为‘鬼医’。鬼医既不是靠着组织的势力或者家族的名号进入十三太保已经能看出他的本事的厉害之处,就单凭他一条独步天下的功夫就已经让江湖上很多人折服。

    十三太保中只有神算;先生;鬼医和铁三炮四人代表的是个人,其他的都代表这家族或者组织,南冷代表什冷家,北慕容代表的是慕容家,金木水火土代表的五行世家这些都是代表家族,而如戏子的称号是世袭罔替的第一代的戏子是梅缨华第二代则就是他的弟子白玉梅,老朝奉则代表一个组织 ,可想而知鬼医的本事有多厉害。

    我在前章《十三太保》之中没有详细说神算;先生和鬼医,原因就是这三个人在这个故事里占据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故此要非常详细的说明,按照他们的三人出场次序依次介绍。

    鬼医真名为余梦城在燕京开着一家整容医院,说是整容其实是易容,他的手艺足可以让一个人改头换面故此门庭若市,来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当然他能称为鬼医自然不光光是为别人易容改面,还有在华夏多地都开设了医院而他个人则陶醉在华夏中医之中,在医学界可能很多人听到余梦城这三个字就要竖起大拇指的人物,谁又会想到他居然是盗墓界鼎鼎有名的盗墓高手‘鬼医’。

    在我看来鬼医是医学界的奇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医学造诣远胜他的盗墓造诣然而他却沉迷于盗墓界,鬼医因破相而接触医学,自学成才短短几年建立了自己的医学王国。而在他的内心却有着一种无法言明的痛苦,一方面他要带着假面具在人前作为一名出名的余医生,但是他自己知道其实他的脸是一张什么样的脸,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他更加喜欢作为盗墓界的‘鬼医’,因为经常在这个两者身份中转换,他的脾气和性格也是格外的古怪,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有些精神分裂。”他觉得自己体内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名医余梦城。

    沈一凡看着那张满是结痂的脸,能感觉到眼前的鬼医内心中的痛苦,他说道:“其实您就是您,不要在乎您究竟是余梦城还是鬼医,两个人可以完美的融合。鬼医能用余梦城的资源来帮助同行的人,余梦城能用鬼医财力帮助更多穷苦的人。”

    鬼医看着远方若有所思的想着沈一凡的一凡话,他想了很久整个人呆呆的看着远方的大山,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就像一块石头就这样坐着。

    沈一凡不想打扰他,一个人便无声无息的离开,去看古杰的伤势。古杰此时的伤势已经非常严重,整个人发着高烧一直昏迷着,阿冰告诉沈一凡古杰自从来到潜龙坪之后米水没有粘牙。看着古杰那死灰般的脸色,此时已经感觉他出气远比进气多,再任其发展下去他的小命定是丢在了这里。

    此时鬼医走到他们的面前,拉着古杰的手静静的为他把脉,他还是一身黑衣黑纱将自己那全是结疤的脸包裹的严严实实,等他把完脉冷冷的说道:“他的脾脏和肝脏都有不同程度的内伤,脾脏最为厉害。好在心脏没有受伤还算是有的救,不过他不能继续走下去了,必须立即返回你们的营地,我现在只能帮他续命二十四个小时。”说着从他的一个布包里取出了一套中医银针又说道:“我现在用银针封住他的四处穴道,太冲穴,三泰穴,足内穴和小三充穴,这样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可以帮他止血,但是如果过了二十四小时还不能做手术,那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金镶玉一听到这里就焦急了:“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和营地联系,就算现在返回营地时间上也来不及,如果是这样古杰岂不是就没命了?”

    鬼医看了下古杰说道:“你们有没有卫星电话这样的通讯工具?”

    这时候马达说道:“很多通讯工具在刚进入北斗城时候就都丢在了河里,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蝙蝠当时留下的那部卫星手表。如果能将北斗手表和北斗卫星在一个垂直线上的话,我可以用平板连接卫星设法给营地发送消息。”

    专家看了下手表说道:“这里已经快接近北斗城的中心,磁场非常强。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北斗手表对北斗卫星的发射和接受?”

    鬼医说道:“古代人对这里的磁场影响也是颇为烦恼,因为无法使用司南导致军队一直出现方向错误。武曲山顶有一座观星台,据传闻那里是古代使用司南和点鼓来指挥军队行军的地方,所以那里应该不受磁场的干扰。”

    沈一凡听到这里立即决定带着马达一同到山顶大殿,利用北斗手表发射信号。

    三牛说道:“如果要去你们要快点了,北斗卫星和这里的垂直线到达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

    马达看着眼前的这座高山有些郁闷,要他在半个小时跑上山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鬼医说道:“我和沈一凡去。我们两都有一定的轻功身法可以从山壁直接上去,半个小时应该可以了。”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我同意。马达你教我们怎么弄这些东西。”

    马达就立即如何让北斗手表发射信号让北斗卫星接收,如何操作平板电脑联系营地,详细的说了一遍,有叫所有的频率调试好。马达说道:“只要卫星接收到我们信号我所编的内容就会立即发送出去。”

    三牛又说道:“卫星到达这里的时间停留只有十五分钟,所以你们有在十五分钟之内将消息发送出去,并且接收到营地的回馈消息。”

    专家说道:“方子和三牛会事先带着古杰折回到隘口附近的平坦地,等待营地的救援。”

    金镶玉也说道:“营地有一部直升机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如果直升机能进入这里那古杰还是有救的,我们也能相应的得到一定的补给。”

    鬼医说道:“还有一个方案。在隘口后面的东南角又一条盗洞,是十几年前慕容家打的。这条盗洞可以直接穿越到绝马沟上方,那里有一条当年留下的竹梯可以下绝马沟。如果速度快点可以在二十个小时到达‘0’形树林,这样古杰还有希望。但是这条路相隔的时间太长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沈一凡思付了片刻说道:“我们做两手准备。我和鬼医去山顶发送信号,三牛和方子带着古杰先去隘口,以信号弹为准。红色的就是联系到营地,绿色的就是没有联系到营地。如果没有联系到营地,那……”沈一凡沉默了一下说道:“那只能看古杰的造化了。”

    言语不多,沈一凡和鬼医带着设备便从潜龙坪的悬崖上而去,此时也是天宫不做美,居然雷电交加,不一会一场倾盆大雨就随之而来。

    鬼医和沈一凡两人利用壁虎挂墙的轻功身法一路而上,虽然大雨滂沱但是他们的速度没有任何减少,大家仰头看着沈一凡和鬼医的身影越来越小至到最后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专家看的是目瞪口呆说道:“以后谁再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轻功,我就撕烂他的嘴。”

    沈一凡和鬼医身法了得可在这瓢泼大雨中攀岩也是十分艰难的,他们两人相互帮助一路而上借着凹凸不平的崖壁缝隙速度不减,越到山顶的距离那崖壁越是难爬,到了离山顶只有几米的距离时候,整个崖壁是光滑如镜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两人原地迟疑了很久。

    鬼医迎着大雨叫道:“没时间了。我送你上去。”

    鬼医此时的位置在沈一凡的下面,双手牢牢的抓着崖壁上缝隙根本没法用手来推送沈一凡,只能用头顶着沈一凡的脚底发力,沈一凡借着这股力道朝上腾起一个梯云纵,看他就在空中飞起几米多高,于此同时鬼医双手和双脚发力整个人也跳了起来,身子朝上跃去右手一把抓住了沈一凡的脚脖,轻轻一提就看见他整个人也是飞了起来,几乎和沈一凡同时落地,这两个人如同两只大鹏一般在雨空中一记惊鸿而起,都稳稳的站在了山顶的悬崖边上。

    乌云将大地笼罩着漆黑一片,划破长空的闪电是山顶唯一能让沈一凡和鬼医看清周围环境的亮光,随着闪电的亮光眼前看到的东西让他们也是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平稳了心神。

    原来两人借着闪电的光亮看到山顶上有几排人影,一开始以为是五行尸但是再仔细一看,那人影站着一动不动,而在那几排人影的身后就能看到一座高大的观星台。奇怪的是任凭天空闪电交加那高耸入云的观星台居然不受闪电的侵扰,那些闪电非常诡异的劈开了那座观星台。

    鬼医手中握着点金尺,沈一凡也拔出了夷王刀,朝着那些人影而去,到了近处才发现那些人影都是用青铜打造的,而眼前的观星台也是青铜打造的。

    沈一凡看着眼前的青铜人形有些好奇自言一句:“这些青铜雕像的样式有点像……”

    鬼医一看也是冷笑一声说道:“棋盘。象棋的棋盘。”

    沈一凡听到这里也是恍然大悟。他们眼前的青铜雕像姿态神情各异,有些是站着的士兵,有些驾驶着战車,中间还有一个雕像就是大将军的打扮。其实他们两身下踩着的地方就是一个巨大的象棋棋盘,而看到的那些青铜雕像都是按照车马炮;士相帅和兵卒的人物形象锻造而成的。

    沈一凡打趣的说道:“这北斗城为什很多东西都是青铜打造的?”

    鬼医还是呵呵一笑说道:“这些都是铜莲铁树的种子锻造的,铜莲铁树的种子在这里有很多,所以很多东西古代当地人都会使用铜莲铁树锻造,以表示自己的势力。”鬼医冷笑的说道:“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青铜。”

    就在二人看着那精致无比的人形棋子的时候,都没有发现棋盘上一红一黑的两个将帅的眼睛都猛然睁开了,一记铿锵有力的金属声一下子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两人定睛一看脸色顿时如同金珀一般难看,那些青铜人都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