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四十六章 八重舍利椁(上)
    上回说到沈一凡和鬼医两人利用自己的轻功身法从潜龙坪出发,攀岩一路上了武曲山的山顶,为的是发送信号给营地派直升机前往北斗城腹地接回受伤的古杰,到了山顶时候发现那些用铜莲铁树锻造的人俑居然开始复活了。

    鬼医和沈一凡看的都是一愣,那些青铜人俑都开始慢慢的在挪动这各自的关节,一阵阵金属的尖锐声不绝入耳,就看见棋盘正中的将帅慢慢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举兵刃顿时棋盘上的兵卒们开始整齐划一的列队,红黑两排青铜人偶全都面对鬼医和沈一凡排列的整整齐齐。

    鬼医说道:“不要乱动。这些是铜莲铁树中的藤王兽在动,不是人俑在动。”

    沈一凡说道:“看着好像是要攻击我们。”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第一排的兵卒人俑已经竖起了手中的长矛朝着鬼医和沈一凡冲来。

    鬼医大叫道:“不好。”手中的点金尺朝中间的青铜人俑砍了过去,听得铛的一声就见那青铜人俑没有任何反应,而鬼医则是被反弹了一米多远。鬼医又大叫道:“快用你的夷王刀。”

    沈一凡那还等得及鬼医发令,夷王刀已经亮了出来。说来奇怪,当他的夷王刀出现在那些青铜人俑的眼前,那些青铜人俑居然如同看见了鬼魅一般全都避闪不及,就连那两个将帅也是躲在一旁不敢靠前。

    鬼医和沈一凡看的也是傻眼,后来鬼医才反应过来,铜莲铁树锻造出来的人俑其中必须和藤王兽共存,而藤王兽最畏惧的就是吸血的东西,夷王刀属于饮血刀的一种,其他刀刃对这些人俑不起作用,但是夷王刀则不同,他能轻而易举的将储存在人俑体内的血液吸干,所以那些藤王兽看到自然就害怕。前文提过藤王兽是一种动物,动物自然知道它的天敌是什么。

    鬼医和沈一凡随着那些人俑让开的道路朝着观星台而去,那些青铜人俑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到了观星台外就看见那些人俑都是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但是还是很沈一凡;鬼医两人保持着十几步的距离。

    他们面前的观星台有十几层楼那么高,但是看着四周没有入口也没有台阶不知道是怎么样上去的,当他们两人都在纳闷的时候,观星台的一堵墙壁上自己开出了一个入口朝里看去,里面是空荡荡的大厅。

    鬼医和沈一凡相互看了下朝里面而去,当他们进入之后就看见大厅中央出现一个青铜楼梯,那楼梯来回折返而上,当沈一凡等人来到观星台的顶部往下一看那些青铜人俑都还是围着观星台没有离开。

    鬼医这才明白了说道:“难怪这观星台不会被雷击,它并不是青铜的而是用铜莲铁树的种子打造而成的,看来你手中的夷王刀是逼迫那些藤王兽自动让出一条通往观星台的道路出来。”

    沈一凡又一次看了下自己手中的夷王刀,看着刀身上的冷字不由联想起了冷家,这把刀会不会是冷家人的,但是按照鬼医的说法,这把刀应该是当地一位蛮夷部落的首领的武器,那这个部落怎么又会使用铜莲铁树种子和藤王兽来打造这样兵器呢?在沈一凡眼里这把夷王刀完全不是人类可以锻造出来的兵器,它的诡异之处完全不可让人理解。

    鬼医催促沈一凡发生信号,武曲山本就海拔有将近一千米加上观星台的高度足能让北斗手表和北斗卫星信号对接,很快就看见平板上有着一格微弱的信号,接着马达编辑的内容就随着进度条慢慢发送出去,等到整个进度条读完之后沈一凡立即掏出了信号枪朝着天空就是一枪,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在夜色的大雨中慢慢朝空中攀升,远在隘口的三牛和方子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沈一凡这才松了口气,当北斗卫星离开的时间即将到来的时候,OK两个英文字母赫然的出现在平板电脑上,沈一凡和鬼医整个人全都重重的坐在了观星台上任凭这狂风暴雨吹打,两人相互一看各自都仰头大笑起来。

    这时候两人才细细看了下周围的环境,观星台很大一眼看去足有一个篮球场那样大小,中间摆着一个八仙桌大小的司南台上面的司南勺柄一断还指向南方,司南台的四个角上分别放着四台雨点鼓,这种鼓可以发出不同频率的鼓声,鼓声如同雨点可以按照鼓声判断内容,古代的时候这种雨点鼓经常用于战场上发号施令所用,而观象台上最为奇怪的一样东西是沈一凡和鬼医都没有看见过的。

    这是一个如同古代地动仪的工具,但是有和他们认识的地动仪不同看着有些像一个镂空的铜鼎,而镂空处又镶这一种透明的如同玻璃的东西,但是不是玻璃非常坚硬沈一凡敲打了几下也没有任何反应,再细细看去玻璃里流光溢彩这种光芒沈一凡看见过是在应龙洞里那白色应龙身体所发出的光芒,铜鼎的下端有几个龙头和地动仪一般龙嘴中各喊着一颗珠子,下面承接珠子的不是蛤蟆而是一种从来没有看见的动物,看着有点像是一种蜥蜴之类的动物,但是又不是蜥蜴只能说有些像蜥蜴的特征。当沈一凡的手触碰到铜鼎上的玻璃时候那流光溢彩马上变色一会绿色一会红色,看着就像是一道光芒被囚禁在这个铜鼎之中。

    鬼医说道:“传闻北斗城内有一种东西可以和仙家沟通,难道就是这个东西。”

    沈一凡不解的说:“经历了千年的风雨这东西还如同是新的一样,里面的流光还在流动确实非常稀奇,但是这种流光很像应龙身上的流光,会不会在北斗城内那些稀奇古怪的动物不是地球生物?”

    鬼医点点头说道:“我虽然来过这里但是很多地方我都没有涉足过所以你说的也有可能,这里存在的东西太过于诡异了。”

    就在鬼医和沈一凡还在看着那只奇怪的青铜鼎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开裂声音,这声音远比天空打雷的声音还要响,两人随着声音而去就看见那中央的司南台居然慢慢移位了,原本的司南台下出现一个缺口里面同样流光溢彩,一缕缕的光彩从缺口中涌了出来。

    沈一凡和鬼医看到这里觉得非常奇怪,严格来说鬼医进入北斗城止步在了破军山就折回了,所以无法解释这里发生的一切,从这里开始眼前的一切对于鬼医来说也是陌生的。

    沈一凡走到缺口边上朝里面看去,一条很长的台阶直接通向下面,那些流光如同平静的流水从阶梯上慢慢朝上涌来,鬼医也是觉得好奇。

    这种地方对于沈一凡和鬼医这样的人来说太有魅力了,他的内心有着无边无际的探索未知的东西,哪怕知道下面有危险但是还是会下去,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朝着下面走去,慢慢的进入了一条光彩四溢的五彩隧道之中,那些美丽的彩光都是从隧道的墙体上发出的,而这种墙体就像是一整快玻璃一般,那些五彩斑斓的光芒就在这玻璃之中,他们两人就如同走在四面都是玻璃的幻化美丽梦幻通道之中,沈一凡一度认为当他们走完这条隧道之后,隧道的另一头是另一个文明或者他们直接回到过去,他觉得这里就是通往过去与未来的时间隧道一般。隧道大概有五六米长但是沈一凡和鬼医觉得走了很久,他们感觉在这条奇幻的隧道中时间似乎变的并不重要了,当走到隧道的尽头他们看到的是一间空间不大同样是流光溢彩的殿堂,中间有一口流光溢彩的棺椁。

    鬼医说道:“看来这里是一个墓室。”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这种墓室我还是头一次见识过。”

    这时候鬼医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七星葬的一种墓葬方法。”

    沈一凡听到这里突然也是明白了说道:“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殉葬墓室。七星葬以葬主人为主后有六个殉葬者分别葬在不同的风水穴位上,来保证主穴位上龙脉之气经历千万年而不散。但是……”沈一凡似乎有想到点什么说道:“按照北斗城的风水穴位来说正好是七座大山为七星风水位,如果是这样天玑山的一把大火不是已经破了这个七星葬的风水局?”

    鬼医想了下说道:“有可能那场大火根本就没有波及到天玑山的风水位。你们在天玑山有没有看见过一段鬼王娶亲的画面?”

    沈一凡点点头。鬼医说道:“凭你的风水之术不会看不出天玑山的是什么风水吧?”

    沈一凡顿时恍然大悟自言道:“齐淳罡自命不凡,认为自己的堪舆之术堪比袁天罡和李淳风,其实他的能力远远不及两位的一半,他就是一个坐井观天之辈。齐淳罡的风水堪舆局限于七星风水。而七星葬的主要因素在于要找到七个不同的风水穴位来葬七个不同体质的人而且要同时葬入,所以很少有人使用七星葬,因为很难在一个大风水位上找到七个条件满足的小风水位。就算能找到还要找到六个符合主葬者体质的殉葬人。按照七星葬的说法,这六个人应该是主葬的三世前生三世后生。”说到这里沈一凡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罗盘看了一下说道:“天干十二地支四十六,如果我没有猜错齐淳罡的主墓并不是在文曲山中而是在文曲和廉贞山的中间,可能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

    鬼医听到这里居然呵呵大笑起来自言道:“可怜慕容家没有找到你这等风水奇才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和这么多人也没有摸到齐淳罡的主墓室。”

    沈一凡看着天玑山的方向说道:“七星葬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必须在北斗风水位上找到相应北斗七星的七个不同的小风水,而这七个风水位必须符合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摇光。同时要葬入人;鬼;仙;魔;佛;道;王七个不同体质的人。还有就是在开阳位旁边还有一个小风水位那是开阳辅位,那里必须葬下主葬人生前最喜欢的动物,那个风水为畜位。”

    沈一凡看了下眼前的这口流光溢彩的棺椁说道:“开阳位就在武曲山顶,这观星台其实就是开阳位的封土堆。按照七星葬的说法这里面葬的应该是魔性之人。不对……如果是魔性之人这里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布局。”

    沈一凡想了良久自言的说道:“齐淳罡自认为是一个仙家所以不会将自己的穴位定在王穴之中,如果是定在仙穴之中这里就是佛穴。奇怪,怎么在武曲山放佛穴?这样不是违背佛家之常理。”

    鬼医听到这里说道:“唐朝曾有十八棍僧救唐王的事迹,这北斗城会不会所有将领也是佛教中人?”

    沈一凡说道:“要验证这个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开这口棺椁看一下。”

    鬼医用非常坚定的眼神朝沈一凡点了下头,两人的手已经搭在棺椁的盖子上,同时发力,没想那棺椁的盖子轻的如同鸿毛,不用吹灰之力就将盖子给打开了,掀开椁盖之后两人看到里面的场景,居然里面的棺材小的如同一个小孩的棺材,旁边确实放着一根精钢禅杖。

    沈一凡看着好奇说道:“还真是佛位。不过里面的棺材怎么就怎么小?难道这个和尚是个侏儒?”

    鬼医说道:“可能就是孩子。应该是活佛之类的。还有一种可能这是佛家舍利椁。”

    沈一凡说道:“打开看一下就清楚了。”说着就要把手伸入椁内,鬼医立即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你看棺椁之中有机关。”

    沈一凡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名堂便问:“是什么机关?”

    鬼医从衣服上撕下一块黑纱朝椁内扔去,结果随着黑纱下去居然被分割成了数十块,沈一凡看的也是惊呆,鬼医说道这棺椁内布满了肉眼看不到的天蝉金线,你的手下去就立即被分割的血肉模糊。

    沈一凡听的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问道:“有没有破解之法?”

    鬼医想了下说道:“这种金丝非常珍贵很少有古墓使用这种防盗手段。因为肉眼无法察觉所以没有办法剪断这些金丝。这种棺椁叫做绝字棺和勺子棺什一样的功效。”

    勺子棺是为了防止盗墓者取出棺中之物,用铁水封棺只在棺材盖上留一个小孔,如果盗墓者要棺中取物必须将手探入棺中,一旦棺中有弩括机关那就惨了。绝字棺比勺子棺还要绝,绝字棺一来是防止盗墓者棺中取物,另一种是为了防止让棺中尸体尸变,所以会在椁中缠上锋利无比的金丝铁线,盗墓者入椁就会坏了手脚,而尸体尸变一旦破棺而出也会被那些金丝铁线给分割成数块无法出来祸害人间。但是天下无不发之墓也无不开之椁,盗墓者自然会想尽办法来打开绝字棺,他们研究那些金丝铁线的分布情况接着将其依依剪断,所以造墓者就会想其他的办法,那金丝铁线也会越来越细,发展到了唐朝金丝铁线就有天蝉金丝替代。这种金丝一般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但是韧性和锋利度堪比绝世兵刃,不但耐砍耐锯而去还耐火,据说天蝉金丝能耐上千度的高温,一般的火焰根本无法融断天蝉金丝。很多盗墓者都折在这个机关里。绝字棺制造初衷就是不想有人能打开里面棺材所以,将棺材放入椁室之后才会用天蝉金丝铺设在椁内,加上天蝉金丝肉眼根本无法看见所以没有办法寻觅其布局铺设,因此绝字棺没有任何打开的办法。

    沈一凡听得鬼医一番介绍,也是傻了眼看着眼前那口小棺材牵动着很多的疑问,棺材里究竟躺着什么人?是鬼医说的活佛孩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