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四十七章 八重舍利椁(下)
    上回说到沈一凡和鬼医为了救古杰徒手攀爬了武曲山壁来到了山顶的观星台,成功发送了信号,待一切结束之后发现一个放着流光溢彩的古墓,进去之后发现只有一口棺椁,椁内布满了防盗的天蝉金丝,这才知道是一口绝字棺。

    按照沈一凡的推断齐淳罡很有可能使用了七星葬的墓葬方式,而他们所找到的古墓极有可能是七星葬其中的一个殉葬墓——佛葬墓穴。当他们打开椁盖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口小棺材,如果按照这口棺材的长度来看下葬的人不是小孩就是侏儒,鬼医猜测里面可能葬着小活佛后者是舍利,但是看着里面的那口小棺材就是没有办法破解那些天蝉金丝的布局,所以也无法打开那口小棺材。

    沈一凡说道:“如果不能打开里面的棺材,单凭外面这把金刚禅杖无法确定是否是佛葬。”

    鬼医在一旁认可的点点头说道:“这把精钢禅杖看着也有几十斤重,看着不像是小活佛的物件。”想了想说道:“当年鬼谷八门发过一处墓葬棺椁中也有同样的天蝉金丝,后来是将棺椁的一侧椁板给拆了才取出了里面的棺材。我们不妨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但是这口棺椁的材质不知是什么材质,我从未见过,如果是非常坚固的材质不知凭我手中的点金尺是否能将其拆下来。”

    沈一凡看着这口内部流光的椁室也是拿不准,他们眼前的椁室也不是很大而且也没有直接放在地上,而是椁室架在了和棺椁相同材质的案桌之上,沈一凡看了下之后觉的棺椁的底部可以做文章,便说道:“我们能不能从棺椁的底部动手。”

    鬼医摸了下棺椁说道:“这做棺椁的材料质地摸着非常温和手感有点像是玉质的,但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能有流光的玉质。”接着他用点金尺敲了下棺椁就听得声音非常的清脆,但是在用点力那棺椁的流光居然更加强烈而去全都朝着敲打的方向汇聚,鬼医接着再敲打的时候就发现棺椁的声音突然变得沉闷起来。

    鬼医对这口棺椁的特质也是非常的好奇说道:“这些里面的流光似乎是保护棺椁不被敲打的,稍微用点力流光就会汇聚而来对这一块起到保护作用。”

    沈一凡听到这些话似乎有些其他的想法,突然站了起来用夷王刀直接朝着墓室的墙壁就敲了下去。这一敲就看见整个墓室墙壁上的流光都汇聚到了被敲打的一点,再看去那墙上一点损坏的痕迹都没有,沈一凡说道:“如果这些流光是保护被敲打的一点,那我们在不同地方,前后敲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鬼医也是恍然大悟连忙来到沈一凡反方向的地方,朝沈一凡点了下头,就见沈一凡又一次用力敲打了一下,那些流光还是汇聚到他敲打的地方,于此同时鬼医也用力敲打了一下就看见墙壁上果然有一条裂痕出现了,但是很快流光又汇聚鬼医敲打的地方,墙上的裂痕就瞬间消失了。

    鬼医看着说道:“这些流光是来修补的。”

    沈一凡非常沮丧的说道:“看来我们那这个棺椁没有办法了。”

    鬼医说道:“办法到还有一个不过这个非常耗费时间。”

    沈一凡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鬼医说道:“在盗墓技能中有一项技能叫做‘钓鱼’这是从小偷哪里学来的本事,经过多年的打磨和升级成为了一个盗墓行内的技能,就是用钢丝来开里面的棺材钓取里面值钱得到冥器。我们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打开里面的棺材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沈一凡听到这里似乎脑子也呈现出这等技术貌似自己也会这样法门,心里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技术,喜的是能办法打开里面的那口棺材。

    鬼医从布袋里取出一根非常坚硬而又很细的如同铁丝的东西递给了沈一凡,看这架势是要让沈一凡操作‘钓鱼’这门技能,沈一凡接过铁丝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准备将铁丝放进椁内,突然又被鬼医给一把拉住了。

    鬼医呵呵一笑说道:“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说着从布袋里又取出一个盒子。

    盒子是非常常见的一种粉末,就是女子使用的粉底,他轻轻的朝棺椁中撒去,沈一凡看着也是称奇,原来这种粉末虽然很轻但是有一定的粘合力可以留在那些天蝉金丝上面,这样就能粗略的看见天蝉金丝的布局,虽然这种方法无法破解天蝉金丝但是可以很大程度显示出如何进入椁内的路径,这样避免了铁丝进入被天蝉金丝割断。

    当粉末将天蝉金丝的布局大概呈现出来的时候,鬼医和沈一凡也都是吃了一惊,那棺椁之中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天蝉金丝,金丝和金丝之间的距离不过也就相隔两厘米左右,而且要取其中的直线路径那是更加困难。这口棺椁中的金丝分布一共有二十层是以网格式分布,而每一层的分布又是错开的,意思如果要从二十层内探入铁丝就只能在一个非常固定的位置下去,途中手不能抖一旦抖动就会碰前后左右的金丝,以天蝉金丝的锋利程度这铁丝在它面前就是一块豆腐。

    二十层密密麻麻的金丝中穿过取一个直线距离就如同在二十层错开的筛网中找二十层内同一位置孔洞,进入铁丝这个难度在我的眼里也就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而且途中还不能有抖动一旦抖动就是前功尽弃。

    沈一凡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又深呼吸了一下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一种入定的忘我环境,其实做钓鱼这门技法睁开眼睛和闭上眼睛的区别其实并不大,闭上眼睛在某种程度上看来还能避免不必要的恐慌,当沈一凡完全了解了眼前金丝的分布情况之后,他的大脑里已经勾勒出一张完整的棺椁中天蝉金丝的图样,而入定闭眼就是将要取的直线距离的孔洞在大脑中无限放大,这种入化境的操作也让鬼医看的傻了眼了。

    其实‘钓鱼’这种手法不光要求操作的人手要稳;准;快,而且需要有一定的开锁的技能,因为很多古墓中使用这种天蝉金丝的防盗技术是为了防止陪葬品被盗墓者倒了,所以很多贵重的陪葬品都会先放在箱子里然后再在上面布好金丝。所以盗墓者不光要探入金丝还要用手里的铁丝将锁在箱子上的锁打开,故此要求盗墓者也会开锁。

    沈一凡当进入化境之后大脑里已经有了他面前天蝉金丝的布局和那口下面那口棺材的模样,他手中的铁丝前端有一个钩子,这钩子就是用来开锁的。沈一凡的铁丝搭在锁芯上,他还是闭着眼睛在入定的境界中慢慢的将铁丝探进了锁芯里,随着古老的青铜所中机关齿轮的转动,沈一凡似乎听到了青铜锁打开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棺材上那把青铜锁已经落在了椁内,心里不由一阵窃喜。

    沈一凡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使用这种技能,看着眼前的棺材有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就是如何将眼前的棺材打开,沈一凡手中的铁丝已经到了极限而且就凭他手中铁丝也无法将棺材的盖子打开。

    沈一凡看着前面的棺材有些犯难,又看了下鬼医想让鬼医给他出个主意,鬼医也是有些郁闷觉得打开棺材盖确实是件难事,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沈一凡凑在棺椁的跟前细细的看着里面那口棺材的结构,发现折扣棺材的构造有些奇怪,一般的棺材都是棺和盖组合上面没有太多复杂的机括,但是沈一凡发现这口棺材的构造有些奇特,在挂锁的后面有两个大小和一分钱一样的齿轮,不是细细查看倒是很容易被忽略,两个齿轮交错在一起有点像箱子搭扣。

    沈一凡说道:“这个齿轮会不会就是打开棺材的机关?”说着将铁丝靠近了那两个齿轮。

    鬼医也细细的一看说道:“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棺材上有这样的装置,不过倒是在还有一样东西上看见过。”

    沈一凡问道:“你的意思是这可能不是棺材?那会是什么?”

    鬼医说道:“我以前在一座古刹中看见过一种舍利宝函,这宝函上倒是有这样的东西。”

    沈一凡听到之后似乎也联系其一些事情,他记忆里好像去过长安市的法门寺,在寺内看见过释迦摩的舍利宝函,在这宝函中也有类似的机关搭扣,想到这里他说道:“棺为葬人;函为藏物,这是几千年亘古不变的道理,就是北斗城的古人再如何奇思妙想也不会破了这等道理。如果是这样这应该就不是棺,而是函。”

    鬼医点点头但是还是有些吃不准,有问道:“但是为何要把函的形状造的跟个棺材一样?”

    沈一凡听到这里脑子里似乎又有了些其他想法,但是自己也不是很确定。这段时间他总会这样,特别是进了北斗城之后他这种情况屡有发生。沈一凡的脑子里会突然冒出一些自己都没法想象的事情和技能,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这次他的脑子里有冒出了一个念头,他思考了一会说道:“我好像以前遇见过一件事情但是拿不准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还是听人说的。”

    鬼医看了看沈一凡说道:“你先说出来听听。”

    沈一凡说道:“我记得以前在哪座古墓里也见过类似的棺材,究竟是什么时候那座古墓我忘了,当时好像有人告诉我这也叫椁,是佛家一种葬骨的椁叫‘八重舍利椁’。”

    鬼医看了下沈一凡似乎也想到了些什么,说道:“你这样一提我倒也想起来一件事情,以前我们在金陵看见过考古队开挖一位得到高僧的墓地,当时在舍利塔下面也挖到过一只类似模样的棺材,经打开发现里面如同套娃一样,一个棺材套着一个棺材,最后一清点共有八个棺材,而最里面的棺材中放着一个小指架盖大小骨头,应该就是那位高僧的舍利。按照你的说法这可能是一种佛家安葬的不传法门。”

    沈一凡此时已经将铁丝搭在了齿轮上,那齿轮非常灵活铁丝一拨动,齿轮就‘卡啦啦’的转动了一圈,接着就看见棺材盖上的流光纹路发生了变化,结合听得‘嘭’的一声,棺材盖跳动了一下,棺材盖居然自动拉开了。

    鬼医身手敏捷一把拉过沈一凡就听得‘嗖嗖’两声,两根如同牙签一般的钢针从棺材里射了出来,也是让沈一凡虚惊一场,吓的他额头上爆出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

    鬼医冷笑道:“我就知道这东西没有这样善类。”

    当棺材盖板自己移动开之后又看到了一个更小一些的棺材,材质形状都和之前的一样,只是不之前的小了些,在同样的位置上还是有一把青铜锁,沈一凡还是照着前面一样依样画葫芦的打开锁接着又拨动机关,同样还是盖板自动移动,送里面还是射出两支如同牙签大小的钢针。

    闲话不多沈一凡就这样来来回回开那棺材一共开了七具,除了棺材的体积越来越小还有就是上面的青铜锁也是越来越小,其他的都是一样就连机关钢针也是一样,一直到了第八个就只有一掌大小的还是和之前形状材质一样的小棺材,只是这只小棺材上的锁格外的难开。因为那把锁的大小只有半粒黄豆大小但是沈一凡则用了近半个小时才将这把锁打开。

    沈一凡轻吐了一口气,此时他的衣服几乎被汗水全部浸湿了,都能感觉到背部又汗水在朝着下面淌下来,他说道:“这是我看见最为复杂最小的锁,估计都能上世界纪录了。”

    鬼医在一旁说道:“我还看见过和芝麻一样大的锁,就算是头发丝都没法进入锁眼。”刚说完就看沈一凡已经拨动了那齿轮机关,看着最后一个小棺材的盖板移开,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道极其耀眼光芒,这五颜六色的光芒直接把沈一凡和鬼医两人照的连眼睛也睁不开,接着就看见里面一个大拇指大小的五彩斑斓的骨头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沈一凡说道:“果然是舍利子。但是这……”

    还没等沈一凡提出疑问就听鬼医说道:“这块舍利子确实与众不同。居然如此的流光溢彩。”

    他们面前的舍利子确实和他们认识中的舍利不同,这舍利看着如同一个扳指中间是空心的,散发着缤纷夺目的光彩,这让沈一凡和鬼医有些诧异。

    舍利子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高僧火化后未有烧掉的骨头或者是内丹,鬼医见过很多高僧的舍利但是都不是这样的,而眼前的舍利子与其说是舍利不如说是一件已经做过打磨加工的饰品,看着和小号的扳指没有两样。

    鬼医此时看着眼前的五彩夺目的舍利子眼睛都已经看直了,自言的说道:“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过这样的舍利。”

    沈一凡叹息了一声说道:“只可惜这舍利的体积大于金丝网格的空隙,无法把它拿出来。如果可以这东西在市场上就是天价。”刚说到这里鬼医一把将手抓在沈一凡的手臂上,似乎非常激动。

    他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直朝沈一凡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看见了没有?”

    沈一凡有些好奇问道:“看见什么?”

    鬼医说道:“你……你有没……没有看见舍利边上还有一样东西?”

    沈一凡细细的看去,才发现那舍利子边上有一张如同黄金打造的薄薄一片如同树叶的东西,体积非常小。小的不仔细看不会轻易发现。

    沈一凡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东西因为是黄色的和最后一口小棺材里垫底的黄色丝绒颜色接近,加上体积就只有一个小指甲盖大小,不是仔细看完全就会被忽略。

    鬼医此时已经激动的双手颤抖,嘴里颤颤巍巍的说出四个字:“佛卷禅经”

    沈一凡不知道鬼医看到这个为何要如此的激动,但是他内心隐约觉得这个东西可能是鬼医来北斗城的目的之一。

    他们眼前的舍利和鬼医口中说的佛卷禅经究竟是什么东西?鬼医为何要如此激动?这里是不是沈一凡口中说的七星葬中的佛葬风水呢?他们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