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五十一章 人面黑腄蚃(中)
    上回说到沈一凡等人从天坑顶部利用飞虎爪逃离了满是巨型黑腄蚃的‘福地仙寨’在地面上看到一个二战时期国民政府的空降连营地,从这个营地种种迹象看来,这支空降连落地后安营扎寨后就再也没有活动的迹象了,大家猜测空降连全都遭遇了不测。

    从一个当时美坚国生物学家‘米约翰’的笔记中大家能窥探到,这支空降部队是来这里寻找长生不老药的,但是这件事让专家有些疑惑,可是现在也不是在最根问底的时候,从营地来看,这群二战的空降兵一落地就遇到巨大麻烦,这让沈一凡等人芒刺在背一般,赶忙出发离开这个地方。但是走了半个小时之后四面一看才发现,他们虽然离开的天坑但是四面全都是绿郁葱葱的高山峻岭,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根本就没有出口。

    这里的高山和沈一凡等人看到的天玑山;武曲山和破军山都不同,之前看到的大山都是通体漆黑没有这样绿油油的,而这里山上长满了植物,一眼望去如同浓墨重彩一般,给人感觉自己在看一卷群山峻岭的国画一般。而盆地里也没有特别大的树木,除了野草就是野花还有一些矮小的树木和藤蔓植物,而这里野草和野花都要一米来高,放眼望去就如同身处一片野草和野花的海洋里面,微风吹过泛出阵阵彩波。

    三牛和方子用手中的匕首砍这野草一路开道,方子一路上骂骂咧咧这北斗山的鬼地方,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了,三牛则在后面笑着摇摇头让方子省点力气就,前一秒两人还在相互调侃,后一秒方子突然就一下子摔倒消失在三牛的面前。

    三牛一看连忙追上几步看去,就看见方子似乎被什么东西捆住了脚脖子一路被退拽的而去,三牛一把抓住方子手里的长刀一挥,接着就感觉自己的刀背黏住了一股生猛的力道,也拖着三牛而去,三牛赶忙把长刀松手接着就拉着方子就朝后面逃去,确定没有古怪了才敢停下来,低头一看方子的脚脖子上居然厚厚缠着一团白色的蜘蛛丝。

    “黑腄蚃!”两人这才意识到是什么,但是此时已经晚了,就听到背后刺啦啦的声音,一只巨大的人脸黑腄蚃已经消无声息的来到他们的背后,当他们回头的时候正好和那黑腄蚃打了个照面,吓的两人都是体如筛糠一般。

    原来他们背后出现的黑腄蚃要比在‘福地仙寨’中看到的还要大,身子看去如同一部工程卡车一样,于此同时一道白丝从野草从中射了过来,三牛居然也是一扯整个人如同倒着飞过去一般,被拖拽着无反手之力。

    方子一看原来三牛的整个背后也被黏满了黑腄蚃的蛛丝,正在被黑腄蚃拖拽而去,连忙用匕首想去挑断那些蛛丝,但是刚一抬手就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麻自己的头也被黑腄蚃的蛛丝给黏住了,整个人失去重心很快就被拖拽的消失在野草之中。

    沈一凡一看情况不对连忙拔出夷王刀就想去救方子,就在这个时候听得金镶玉和慕容婉儿也是一阵惨叫,回头一看两人也消失在了野草之中,而马达和专家则朝着四面八方开枪,一时间叫声和枪声响彻了整个盆地。此时金镶玉飞快从沈一凡面前掠过一脸的惊恐,沈一凡也没有多想夷王刀一挥,直接将缠在金镶玉胸口的一团蛛丝砍断于此同时整个人也失去的重心朝后一样一股怪力就将他拖拽的朝天坑方向而去。就在他被拖拽着移动的时候,又看见慕容婉儿的长发上满是蛛丝,整个人趴在草地上也朝着天坑而去,沈一凡此时已经无法自救手里发出最后之力将夷王刀一扔,夷王刀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纠缠慕容婉儿蛛丝的中间,慕容婉儿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滚,非常吃力的站了起来,看着沈一凡被拖进天坑之中。

    慕容婉儿本想跑过去救沈一凡没想刚走了几步,几只如同小轿车大小的人面黑腄蚃就慢慢的朝慕容婉儿逼去,吓的婉儿花容失色连连后退,沈一凡看着这场景心里也是焦急万分,一路被黑腄蚃拖带手中的98K也不停,朝着逼近慕容婉儿最近的黑腄蚃就是一枪,黑腄蚃一阵嘶鸣之后就倒在了地上,此时专家和马达已经持着汤姆逊冲锋枪跑了过来。

    这种枪火力犀利被称为战壕扫把在近距离射击中威力巨大,见得一阵狂射逼近慕容婉儿的黑腄蚃全部击毙,想掉头去救沈一凡没想眼前出现惊人一幕,这一幕沈一凡也看见了。

    沈一凡朝他们摇摇头叫道:“快回营地。”当这句话刚结束,沈一凡就被拉进了天坑之中。

    专家眼睁睁的看着沈一凡被拖进了天坑,而刚刚看到惊人一幕居然是看见一只形体和天坑孔洞大小的黑腄蚃正在慢慢的探出天坑,一张巨大的人脸就呈现在他们的眼前,这只黑腄蚃的巨大如同是一个庞大的诡异脸谱一般,还未看见它的八只脚光是一个身躯就和天坑一样巨大,见它缓慢的爬出天坑嘴里吐着一团浓密的蛛丝拉着沈一凡进入天坑,接着又慢慢的隐去。

    专家和马达还在迟疑的时候,就看见鬼医带着一阵黑色旋风朝他们身边飞过,整个人如同一团厚重的乌云从他们眼前掠过,身子一弹又像一只翱翔的黑色大鹏在空中展开了双臂,在空中翻了跟头,从他的衣服里洒出一团白色的粉末,接着稳稳的落地,连忙推到慕容婉儿和专家身边说了一声:“我们先退回营地。”

    这时候金镶玉也赶了过来听到这句话说道:“什么?我们不救他们了?”

    鬼医此时也没有时间多做解释一把拉着金镶玉等人连忙就退出了那一米多高的野草地,回到了二战时期的营地,当大家从惶恐中缓过神来才发现一干人等里方子;三牛;沈一凡;阿冰,都没有回来。

    刚刚发生的事情也就经过了十来分钟的,队伍人员就折去了一半,除了鬼医几乎所有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慕容婉儿哭的如同一个泪人一般,金镶玉也是强忍着悲伤。

    鬼医冷冷说了一句:“你们沿着营地挖一条沟,把营地围起来,沟里放慢汽油,一人看一个方向,一旦有黑腄蚃攻击过来,就点燃沟里的汽油。还有在营地多点一点篝火,这样黑腄蚃也不敢轻易攻击过来。”

    金镶玉看着鬼医提着点金尺在放慢武器弹药的帐篷里抱了几捆手榴弹放进布包之中,便问道:“你是想去救他们?”

    鬼医还是冷冷的说道:“黑腄蚃捕捉到食物之后不会马上就将其融化吸食,会将最新鲜的食物保留下来,他们现在也就是被黑腄蚃的毒素给麻痹了,我马上就会福地仙寨还能来得及把他全都救出来。”

    金镶玉听到这里‘哗啦’一下拉动了枪栓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鬼医连头也没有回就说道:“不用。我不想多个包袱。”说着已经闪身离开了,一阵黑风飘过,就留下一句话:“保护好营地。”

    当鬼医离开之后,金镶玉等人就开始忙活起来,准备挖沟的时候才发现在草地里早就隐藏着一条战壕,四个方向都有一条非常工整的战壕,后面还有若干个散兵坑,而在战壕前面有一条一米多高的壕沟,里面垫着油布虽然过去几十年看的出还是可以用的,专家沿着那条壕沟走了一圈发现,壕沟和堆着汽油的地方贯通。

    专家苦笑一声道:“这些伞兵倒是帮我省了很多事情。”说着将几个油桶捅破就看见汽油缓缓的流进了壕沟之中。

    接着四个人又在营地里点起了数十堆的篝火,为了安全他们没有去砍伐树木而是用弹药箱和营地的木材淋上汽油点燃的,十几团黑烟冒了出来,看着如同狼烟,呛得四人也是不停的咳嗽,急忙各自一个方向躲在散兵坑中盖上油布严阵以待,他们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只能等着鬼医,看沈一凡等人造化能不能脱险了。专家猜测这个防御工事应该也是防止黑腄蚃攻击的,他们可能也想借汽油的火墙来防御黑腄蚃的攻击,可能还没有来得及灌入汽油就遭到了黑腄蚃的攻击,结果所有的人都被黑腄蚃当食物给带进了自己老巢之中。

    话说沈一凡自然也不会就这样被黑腄蚃给当成点心,在他被蜘蛛丝带进天坑之后,他的眼睛不停的看着四周。黑腄蚃毕竟就是只蜘蛛智商自然无法和人类相比,它们捕捉到食物之后急忙想将食物带进老巢,一路来到那处木质建筑群中,七转八绕的在废弃的建筑群里穿行,沈一凡看准时机一把抱住了一根粗大的柱子,和那只巨大的黑腄蚃就较上劲了。

    那只巨大黑腄蚃仰仗着自己的一股怪力和巨大身躯在木质建筑群里横冲直撞,搞得残木横飞,也就是这样一股蛮力沈一凡被带动一甩借力打力,居然将一团黑腄蚃的蛛丝给缠在了柱子上,巨蛛一阵怪力发起把蛛丝给扯断了,带着那根粗大的柱子朝老巢中而去。

    沈一凡顺势一个打滚躲进了一个木质矮脚楼的下面,屏住呼吸等着后面一群小一点的黑腄蚃也鱼贯回老巢,在这期间他看到阿冰已经被包裹着如同个粽子一般,全身僵硬的被一群黑腄蚃拖带着离去,沈一凡不敢妄动只能看着蜘蛛群退去之后慢慢的跟了上去。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之后,沈一凡后背被一拍,警觉的抬起手中98K回头就看见鬼医就蹲在他的身后,他轻声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

    鬼医冷冰冰的说道:“把枪收好。那个大蜘蛛枪对它来说就是挠痒痒。”说着将沈一凡扔出去的夷王刀递给了沈一凡又冷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被蜘蛛给抓了。可怜你媳妇哭的稀里哗啦的。”

    “媳妇?”沈一凡反问了句。

    鬼医冷笑道:“当然是婉儿姑娘了。你还希望谁是你媳妇?”

    沈一凡听到这里心里也是颇为感动,微微一笑也不作答。

    两人随着黑腄蚃的踪迹来到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口,朝里一看满是一层层的薄纱蜘蛛网,就像是一层层的蚊帐一般,沈一凡本想直接进去被鬼医拉住了说道:“这些蜘蛛网虽然不能捕捉猎物,但是一种预警装置,只要这些蛛丝被动过,里面的蜘蛛就会感觉到。”

    沈一凡立即会意的点点头,四周一看之后发现这个洞穴入口虽然大但是如果不想碰到蜘蛛网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入口的最顶端进入,但是这薄纱般的蜘蛛网里里外外有好几层,就算能越过一层也不能越过第二层,这也是非常头痛。

    鬼医指了下入口两边说道:“我们从两边过去,一边一个。一定要小心,不能碰到蜘蛛网。”

    沈一凡点点头身子一跃人已经贴在了山洞入口一侧的洞壁上,借着洞壁凹凸的石块慢慢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朝洞内爬去。蜘蛛网就在山洞中间是黑腄蚃进入山洞的时候故意释放蛛丝将山洞封闭,但是蜘蛛不可能将蛛丝将整个山洞口封闭,也就留下了空挡给沈一凡和鬼医有机可乘了。

    当他们慢慢进入这个山洞之后就看见山洞中一片凌乱,整个山洞中都是蜘蛛网,借着就看到很多干尸就如同一个白色茧子一般被黏在洞壁之上,因为在死前已经被黑腄蚃吸干了体内的液体,所以干尸反而保存的非常完好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人的表情,那一个个扭曲的五官看的鬼医和沈一凡都是触目惊心的。

    沈一凡不敢开电筒也不敢用火折子,只能靠着微弱的光芒慢慢的摸索过去,摸着摸着就好像摸到了一个圆柱形的东西,细细一看居然是一枚被蛛丝包裹的炮弹,接着放眼看去在山洞的几个角落里都有这样炮弹被蛛丝粘合在了洞壁的顶端,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落下一样。

    沈一凡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如果一旦碰落一枚这样的炮弹搞不过就能把他们给炸飞出去,他估摸着在营地里没有看到炮弹可能都被黑腄蚃当食物给搬到了老巢中。在一路而去看了很多穿着军服头戴美式钢盔的干尸,猜测可能是空降部队的士兵,这些人也是一脸的惶恐,能看出死前的痛苦。

    黑腄蚃的毒素虽然可以麻痹人的肌肉,使人的肌肉变得僵硬但是人还是有着清醒的意识,只是无法动弹而已,当黑腄蚃注入消化液将其融化的使用的时候,几乎就是被活生生的吸食的,可想而知当时那些人是要多么的痛苦。

    沈一凡一路摸索过去,就听得耳朵边有“嗯嗯”的闷哼,细细一看就是阿冰被厚厚的蜘蛛丝给包裹着,阿冰不停的挣扎嘴里发出闷哼却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沈一凡连忙用手扒开阿冰脸部层厚厚的蜘蛛丝,就听得阿冰一声长长的喘气声,接着就非常惊恐的乱动,沈一凡一把捂住她的嘴接着做了噤声的动作,阿冰一看是沈一凡才慢慢的平稳了心神,沈一凡连忙将其余的蜘蛛丝给扒开轻声的问了句:“手脚都能动吗?”

    阿冰点点头。

    沈一凡递给阿冰一把手枪,示意让她跟在后面,此时鬼医也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边,朝着西北角指了一下,大家朝着西北角一看全都是倒吸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