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九十六章 祭魂和太阳之书
    上回说到沈一凡和王教授等一干人等,从被暗香木的柱子撞出的大洞中逃离,居然出现在熙唐古镇的河道里,众人被救之后全都安顿在熙唐的一家旅馆中,沈一凡经过这次折腾之后也是累的筋疲力尽的,一觉睡的是昏天暗地的。

    在梦中他看到了大个子,浑身是血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脸色苍白泛着眼白,双手死死的抱着一样东西,看着像是个盒子,全身的血水流淌了一地,一步一个血脚印的朝沈一凡身边走去。沈一凡不停朝后面退,突然身子一下子失去重心,整个人跌入了万丈深渊,人慢慢的往下坠,往下坠似乎没有限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摔的粉身碎骨。

    沈一凡突然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看着昏暗的房间,浑身的汗水已经将他的T恤给湿透了,他慢慢的站了起来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熙唐古镇,总是觉得心慌。

    熙唐古镇的旅馆大都全是那种独门小院样式的自家民房,沈一凡他们住的这家在熙唐古镇属于比较好的,上下有三层楼的独栋小洋房,还有一个院子。院子里种着一颗古银杏树,纷绿色的银杏叶婆娑的摆动着,夏季清晨的风让院子里显得格外的惬意。

    柳瑶坐在树下的一张椅子上,抬头看着银杏树叶,用手遮着眼睛,目光透过手指看去,从手指缝中看着绿色的叶子,从叶子摆动中看到望着她的沈一凡。

    柳瑶朝沈一凡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沈一凡来到院子中,坐在柳瑶的身边说道:“我觉得还有事情没有办妥。”

    柳瑶看着沈一凡问道:“你有没有做梦?”

    沈一凡点点头,揉了把脸说道:“还是一个噩梦。”

    柳瑶说道:“我也是。我梦到大个子血淋淋的站在我的面前。”

    沈一凡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道:“手里还抱着盒子?”

    柳瑶点点头。

    沈一凡有接着问:“你有没有梦到跌入万丈深渊。”

    柳瑶摇摇头。

    沈一凡觉得很蹊跷,两个人为何会做同一个梦,他思付着,被林雨给打断了,林雨叫他们去吃早饭。

    柳瑶看到林雨的脸色有些难看便问道:“林妹妹!你这脸色好难看啊!”

    林雨说道:“昨天一晚上一直在做噩梦,梦到大个子抱着盒子满是全是血水,一边淌,一边朝我走。”

    林雨说到这里,柳瑶和沈一凡都听的不敢相信,此时沈一凡已经觉得哪里有不对的地方了,到了食堂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没看见王教授,一问才知王教授昨天就开始发高烧,已经送西浙市的医院了而王韵飞因为没有睡好,身体也不好,吃了早饭就想再去休息一会,一问才知道王韵飞也做了同样的噩梦。

    沈一凡这下是坐不住了,站起来说道:“快!给王教授打个电话,问问他昨天有没有做同样的噩梦?”

    王韵飞感觉这事情挺严重的,连忙拨通了电话一问才知道,王教授晚上也做了同样的噩梦,不光如此他还梦到,大个子抱着王教授。

    沈一凡顿时觉得芒刺在背一般,来回的踱步心里想着:“难道大个子的鬼魂来找他们?”

    下午的时候,医院里传来消息,王教授突然病情就恶化了,高烧不退而去一直说着糊话,一直在重复四个字“天外金书”。

    沈一凡更是笃定这件事情和大个子的枉死有关,必定是大个子的鬼魂来找他们了,虽然沈一凡开的寻龙社一向是破解那些灵异事件的,但是大都也都是那些装神弄鬼欺骗愚昧百姓的事情,还有一些皆为认为的降头邪术,而这种真真的鬼魂缠身的事情,沈一凡也是第一遇到。

    想到这里他唯一能想到帮他解决这件事情的只有鬼谷八门的鬼医,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拨通了鬼医余梦城的电话。

    余梦城听完前前后后的事情之后,说道:“我叫个人过来,他可能可以帮到你们。”

    傍晚,就在大家吃完晚餐之后,旅店的院子里站着一位,身穿白色丝绸唐装的五十来岁男子,此人是个瘦高个但非常有精神,手里盘着两颗胡桃,胸前挂着一串佛珠。

    沈一凡来到院子里看着那人,伸手说道:“你是……”

    哪人微微一笑说道:“神算——蔡爻。”

    沈一凡一听这个名字立即就肃然起敬起来,连忙上前握手,觉得这事情有谱了。

    蔡爻是十三太保中的神算,盗墓界内也算是一个人物,此人盗墓就为的是古书奇闻,天书遁甲之类,不收取金银。而且据说精通玄术,对灵异古怪的事情更是得心应手。

    蔡爻看到沈一凡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便问起了事情,等听完事情的前后始末之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你们不该将你们的朋友留在哪里啊!”

    沈一凡也是懂得一点这种灵异事情,认可的点点头说道:“哪神庙一定是有什么符咒镇压在哪里,是的大个子的鬼魂不能离去,故此我们才全做同样的噩梦。”

    蔡爻点点头说道:“除非我们将他的魂魄带回来。”

    沈一凡其实也知道这也是一个办法,但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这种事情只要稍有差错,可能会祸患无穷。以前沈一凡听到过一件事情,说当时在东北也出现过一件事情,有一个小孩意外跌入井中溺死而且就是找不到尸体,结果整个村里的人都做同样的梦,梦见了那小孩穿着一件红色的女孩衣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说自己好冷。后来村里找了个道士为这个小孩招魂,没想这个道士其实是假扮的神棍,不光没有找到小孩的尸体,而且更加严重。没几天村里一直有小孩莫名的跌入哪口井内溺死,而且同样也是找不到尸体。后来这件事被当地一个庙宇里的方丈知道了,后来方丈带着十八名僧人在井口诵经三天,接着井里开始冒出水泡,哪些被溺死的小孩尸体就全都出浮出了水面。

    第二天蔡爻让沈一凡准备了一些事情,一个贡台;三斤白米;三斤糯米;三斤红豆;三斤绿豆;三斤黄豆和三斤红米,一百坛白酒,九斤鸡蛋,十斤鸭蛋,十二支红蜡烛,鸡鸭鱼各一,猪头,羊头,牛头各一,还有就是一个用桃木做的盒子,一百八十一盏孔明灯,一块用猪血染红的布。

    一切准备好之后,就在熙唐古镇的那条河边摆下了法坛,蔡爻还是一件便服背着手来到法坛边上。这阵仗熙唐古镇可能前所未有,男男女女都在河边看热闹。

    这段时间熙唐古镇可是非常热闹,前不久隔壁古乌古镇出了命案,本就在这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后来又有人说黑牛山出了古墓,镇民们都在议论纷纷,昨天无缘无故从河道里冒出几个人出来,让大家都觉得古镇蹊跷事情接而来三,今天又有人在这里开设法坛,所以镇民都在传,黑牛山里被镇压的邪魔给放了出来,现在找了一位高人要来收复这些邪魔。

    法坛是贡桌上铺着一块用猪血染红的布,两边是两个红蜡烛,还有十根红蜡烛将法坛周围圈了起来,贡桌上放上猪;牛;羊三头,摆上白米;糯米;红豆;绿豆;黄豆;红米各一碗,鸡蛋;鸭蛋各三个,三碗白酒,白酒前方鸡鸭鱼,鸡鸭鱼前面放着桃木盒子。

    蔡爻登上法坛之后先将剩下的白米和黄豆全部倒入水中,看着水中的情况,见的河水开始冒泡了,又将糯米和红豆全数倒入河中,此时河水开始如同烧开了一般不停的翻滚,然后有将红米和绿豆全数倒入河中,河水开始沸腾紧接着就看见河里无数的鱼全都浮出水面,很快就全都仰面朝天,翻肚子了。

    蔡爻立即叫人将一百坛白酒一滴不剩的全部倒入河中,此时整条河道开始升腾出一股浓厚的白烟,将整个河道遮盖着严严实实,接着又让人将九斤鸡蛋分别放进空酒坛中,放入河中。

    说来也是奇怪,等酒坛入水之后,河面上的雾气全都被吸入了酒坛之中,蔡爻说道:“等会不管什么东西在酒坛出现,都要用鸭蛋去砸。”

    没一会河面上一个就酒坛内探出一个如同婴儿一样的小脑袋,河岸上的人一看鸭蛋就直接朝哪里砸了过去,接下一副非常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河岸上所有的老百姓都拿着鸭蛋朝酒坛上砸,很快河道内出现一个巨大的旋涡,一道水柱冲天而上,夹带着一百个酒坛就飞到了天上。

    蔡爻立即打开桃木盒子,将鸡鸭鱼全都扔进了水柱中,看到水里跳出一道蓝光直接飞入了桃木盒子中,蔡爻眼明手快,连忙将贡桌上蜡烛把了起来将盒子盖上将蜡烛水把盒子的缝隙全部封死,然后让沈一凡将整个红布夹带贡桌上所有的东西打包后扔进水柱之中,当红包扔进水柱之后,水柱戛然而止。河面上回复了平静,接着就看见一具尸体浮出了水面。

    大家定睛一看果然是大个子的尸体,而大个子仰面朝上手里死死的抱着一个金灿灿的盒子,早已在边上的捞尸队立即将大个子的尸体捞了上来。

    蔡爻立即用朱砂红笔在大个子的脸上画上一道符咒,接着让人用草席盖上,放入十根蜡烛围成的圈内,而他则盘座尸体嘴里不停的念着什么东西。

    熙唐镇民看的索然无趣,又有当地的警察在一旁催赶离开,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河边的百姓就全部离开了。

    等到傍晚时分蔡爻命人将一百单八盏孔明灯放入空中之后,方才让沈一凡等人靠近尸体。

    蔡爻也已经累得整个人虚脱一般,只能让人扶着下去,离开时候说道:“这尸体要在十二点前火化,不如可能会有大变。”

    沈一凡点点头,看着大个子的尸体说道:“大个子。你就安心的去吧!多谢你最后还从下面带上东西。”话语一落大个子的双手就松开了,金色的盒子落在了沈一凡的脚边。接着殡仪馆的人直接将大个子的尸体拉去火葬场火化了。

    此时也算是告一段落,但是从大个子手里拿下来的那个金色盒子又让沈一凡等人觉得蹊跷。林雨和王韵飞为了办理大个子的后事,随着殡仪馆的车子一同去了火葬场。沈一凡的顾问身份到现在也算是完全结束了,接下来他和柳瑶考虑的就是如何找到金陵天王葬的精确位置,但是在这之前他们必须搞清楚金色的盒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西浙市的医院里刚刚传来消息,王教授的高烧已经退了,神志也回复了清楚,有他担保,大个子抱着的金色盒子让沈一凡和柳瑶研究明白了,在上缴给国家。

    这个金色盒子也是奇怪,看着像个盒子但是有看看如同一本用黄金打造出来的书,但是严丝合缝无法打开,各自的证明有一个六遍形的凹痕,看着和狼王神庙那些狼面人身雕像手里握着法杖的凹痕一样,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才能打开。

    柳瑶看着这本非常奇怪的盒子说道:“我听说古埃及有很多密文咒语都会记录在金属打造的书上,这会不会和古埃及的咒语书一样?”

    沈一凡第一次看见过这样的东西确实也不能下结论,他看着正面上的符号口中说道:“这上面的符号应该就是王教授说道天外密文,也就是我们所的魔符。但是这些符号没有人可以破解。”

    柳瑶看着下问道:“你确定?”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我曾经看见过六块魔符玉璧上的所有符号,和这个符号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我去过北斗山,在北斗城里也看见过一模一样的符号。我确定这个盒子和魔符玉璧有很大的关系。”

    柳瑶有些迟疑,她看了很久那个金色的盒子有看了看沈一凡问道:“究竟是什么能打开这个盒子呢?”

    沈一凡说道:“我们先要搞清楚这个盒子材质。如果真是黄金的可以用强硬手段来打开这个盒子。”

    柳瑶听到这里说道:“老朝奉有一个人或许能给我答案,我立即叫他过来。”

    沈一凡一听兴奋的问道:“谁?”

    “我哥!柳泉!”柳瑶一边拨通电话一边说道。

    第二天一早,柳泉和哈尼就来到了熙唐古镇,四人围坐在黄金盒子面前看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柳泉说道:“一凡老弟的猜测可能是对的,这个盒子可能和圆舟有关系。首先,这不是盒子是一种特殊金属做出来的书。这个材质也不是黄金,是我们现在已知金属之外的一种金属,至今只有在两个地方出现过类似的东西。第一是埃及的图坦卡蒙法老金字塔内,第二是爱琴海下的波塞冬神庙内,但是到现在这两本金属书还没有打开过。你们找到的应该是世界上的第三本。”

    柳泉放下金属书说道:“世界考古界给这种书一个统称为‘太阳之书’,因为它本身的颜色如同太阳金光一般。埃及和希腊出土的两本我没有看见过,所以我不知道上面的符号是否和你们找到一样。”

    哈尼在一旁补充的说道:“图坦卡蒙金字塔内的‘太阳之书’出土后有一个研究神学的人曾经说过,上面记载的是一种可怕的咒语。但是用了很多方法都没办法把它打开。考古界一致认为这种书就是记载天神秘密的书,所以只有天神才能打开。”

    沈一凡其实对埃及;希腊出土的两本同样的书没有很大的兴趣,反而对眼前这本非常感兴趣,封面上的符号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线索,故此如果能解开这些符号,可能对他下一步的计划有很大的帮助。

    沈一凡想了很久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我要回梁溪。”

    柳泉和柳瑶还有哈尼都听得有点纳闷,柳泉说道:“你需要什么,我们都可以提供。”

    沈一凡说道:“如果你们老朝奉相信我的话,让我回梁溪,我需要之前的团队来完成下面的事情。你们老朝奉可以安排人和我一起去找金陵天王葬,但是柳瑶不能参加。”

    “为什么?”柳瑶听的有些着急。

    柳泉点点头说道:“也行!我让哈尼和以你一起。”

    沈一凡同意了,但是要求哈尼只能在金陵等他,不能随他一起去梁溪。

    沈一凡吐着一口长长的烟雾,看着梁溪市南园的天空,说道:“这就是我离开北斗山之后的经历。”

    专家点点头问道:“你是不是怀疑这几片东西和那本书有关系?”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是的。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

    故事说完了,沈一凡自然不会将全盘的事情全部告诉给专家听,而是选择性的说了需要说的一段,其实在他回到梁溪的第一天,他已经和金镶玉;慕容婉儿见过面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利用他身边四个所谓的伙伴,一探金陵天王葬。

    沈一凡将会有什么计划?金陵天王葬的寻找会不会顺利呢?那本刻满‘天外密文’的‘太阳之书’究竟隐藏什么秘密?如何才能将这本‘太阳之书’打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