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一百零二章 阴兵借粮(下)
    上回说到沈一凡和专家在长弓县谷仓让警察和民兵找到了,几部录音机之后,心里也是有数了,随着车子回到县政府后,沈一凡将事情的前后推测和县长;县公安局局长说了一遍之后,便离开了。

    第二天,粮食局的一位副局长和几名科长全都被带进了县公安局,至此为止所谓的阴兵的灵异事件也就此解开了其中的端倪。

    所谓的灵异事件“阴兵借粮”,其实就是长贡县粮食局贪污的借口。粮食局的领导干部中饱私囊,平日里将国家的粮食贩卖到了谷仓空了,便用‘阴兵借粮’的借口,从闭路电视上看的出,这些画面纹丝不动,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画面太过于静态,让沈一凡和专家有些怀疑,一般在室外的闭路电视都会被风吹的摇晃,而沈一凡和专家看到的画面完全就是静止的,这说明是有人事先拍了照明然后放在闭路电视的探头前面。在谷仓附近听到的女子哭声和惨叫的声音被风很容易就吹散,说明这些声音不是直接发出来的而是通过某些媒介发出来的,故此断定是有录音机放出来的。

    公安一审粮食局的副局长和几个科长供认不讳,而且为了隐瞒事实居然将新上任的局长打晕了从塔上推了下去,这个案子也就这样告破了。

    话说,长弓县的人为何如此相信阴兵借粮的灵异事件,除了张献忠的军粮被窃案之外,还有件事情很是轰动当时长弓县。

    话说,清朝乾隆年间。长弓县当时是一个自治县城,没有县官之类的,是有当地威望最大的家族管理长弓县,那自然就是张家了。

    有一年苦山山洪暴发,长弓县虽然没有遭灾,但是周边的村子和几个小镇都变成了泽国,很多灾民都涌入长弓县避难,为了让灾民能吃饱肚子,张家当时的族长,张催武就让人去大城市购买了大批的粮食回县城,囤放在张家大院的后面,明日开仓放梁。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张家大宅的粮仓里满天飞舞的都是白色的纸钱,粮仓里是颗粒不剩,望着满天的纸钱,张催武是傻了眼。

    这下不是要了张催武的老命了,是要了整个长弓县和几万灾民的老命,就在大家无计可施的时候,一名游历道人正好路过长弓县,看到这个情况便告诉张催武,这是“阴兵借粮”,这世道哪里都是洪涝天干的,很多人都没有饭吃,就连鬼也是同样的道理。

    道人答应张家帮其找回一些损失,但是要全部找回也是没有办法,当天晚上道士就在张家设了法坛了,一晚上下来之后,道士告诉张催武,借粮的阴兵是苦山落泉沟附近的古战场上死去的亡魂,现在它们答应还一半的粮食给张家。

    张催武听能要回来一半感觉已经不错了,连连称谢。第二天早上,张家在长弓县内设立的粥铺里多了很多粮食,此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三个月后,洪水退去一切恢复以往。

    一日,张家大宅门口突然又多出了很多粮食,还付了一张纸条上面写到:“阴兵借粮,有借有还。借你三千,还你六千。”管家一点果然是多了三千担。

    沈一凡听到这个故事之后,有些不太相信‘阴兵借道’这样的事情,他估计是张家当时拿不出六千担,为了平息灾民只能用这样的方法。

    长弓县的事情也算结束,沈一凡等人便带着队伍朝着苦山腹地而去。这次他们的目的先是西川王陵,找到了西川王陵之后才能确定张文川的墓葬究竟在什么地方。

    队伍一路而去到了盘山公路无法进入的地方,大家只能徒步前进。沈一凡带着寻龙社的方子等人和金镶玉;阿冰以及牦牛;石头和罂粟,还有就是张复和胡二鬼子那群人,一队人继续开进,而古杰和慕容婉儿的支援就在盘山公路附近扎营。

    他们第一个目标就是落泉沟。

    落泉沟是一条两边都是山涧小溪的山路,说是路也不是路,就是一块块的石头,下面就潺潺流淌的溪水。

    胡二鬼子来过这里,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落泉沟,按照他的描述,他们过了落泉沟就遇到了鬼打墙,接着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一条小路上,就看到了阴兵借道。

    专家在一旁看了眼落泉沟说道:“看着没有什么阴气啊?”

    胡二鬼子听后吓的说道:“可不能胡说。这地方邪气很。”

    沈一凡说道:“既然说的这样邪气,我们也不要贸贸然的进入,在这里休息一晚,到明天早上出发。”

    大家听的也是同意,沈一凡便和方子一同进了落泉沟侦查一番。这次沈一凡因为帮了长弓县的忙,县长特批从民兵库里给了一批武器他们,虽然这些枪都是老实的81半自动,但是对于没有武器来说也是非常不错了。

    81半自动步枪是我国自主研究的一种部队制式武器,在60年代的时候普遍用于边防军队,后来慢慢淘汰,成为民兵的武器,到了现在民兵也不用这枪了,便一直放在库房里。

    对于沈一凡他们来说人手一把枪,想都不敢想,不过也确实壮了他们的胆子。

    沈一凡和方子两人朝着落泉沟一路而去,也没有特别的地方,走到中间之后方子拍了下沈一凡指了下他们头顶。

    沈一凡抬头一看,头顶上全是悬棺,密密麻麻的几乎把山沟上方的天空全部盖满了,往前看去山沟上方也是全都悬棺。

    沈一凡掏出定水盘看了看说道:“这里确实接近龙脉之地,也是下葬的好地方。”

    方子问道:“我在想。为什么悬棺要从落泉沟的中间开始才有呢?”

    沈一凡被方子这个问题一说似乎也想到点什么,说道:“我们去前面看看。”

    说着两人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落泉沟的出口,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非常奇怪种的都是石榴树,但是道路蜿蜒曲折一眼根本看不到头。

    沈一凡看着定水盘微微一笑说道:“好一个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方子听得有些纳闷问道:“你是说这片石榴林,居然就是一个阵法?”

    沈一凡说道:“胡二鬼子他们这帮人,命也算大。这个奇门遁甲根本就是死局,走那一条路都是死门。”

    方子问道:“那他们说他们走出这片树林,还看到阴兵借道。”

    沈一凡说道:“有可能他们看到的只是幻觉。”

    沈一凡和方子回到营地,将看到事情说了一遍,大家齐涮涮的都看着张复。

    张复说道:“我只知道西川王陵就是过了落泉沟。”

    专家问道:“当时你是怎么进去救了胡二鬼子他们的?”

    沈一凡说道:“他应该知道奇门遁甲的路线,死记硬背的,同样他进去之后按照原路返回就是了。”

    张复点点头说道:“张家人都要背一种口诀,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口诀就是进前面石榴林的口诀,虽然可以进去但是不能找另一条路出去,也就是原路返回。”

    金镶玉问道:“既然你要守墓,自然知道墓地的确切位置,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沈一凡的脑子过了一遍落泉沟的场景,突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就不要为难他了。他确实不知道,因为他的先辈已经将这里的路全都阻断了。”

    金镶玉一听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沈一凡靠在一个背包上说道:“睡吧!明天进了落泉沟自然就知道。”

    晚上不是一个平凡的晚上,沈一凡睡到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有木质车轮在路上碾压的声音,睁开看去发现不远处有些微弱的灯火,看着大家都睡得很香也没有叫醒他们,看着牦牛在火堆边守夜,便一个人朝着灯光而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复跟在沈一凡后面,把沈一凡给吓了一跳,沈一凡问道:“你来干什么?”

    张复说道:“我对这里比较熟。”

    沈一凡纳闷的问道:“这大半夜的,山里怎么还会有灯光。”

    张复做了轻声的手势说道:“你轻点!这块地方邪的很,阴兵借道就发生在这个地方。”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已经来到了一个小山坡上,朝下看去正好是泛着微弱灯光的一条山间小路,山坡不高但是植被茂盛,两人半蹲在灌木丛里朝下看去看的非常清楚。

    就见山间小路的两边插着白色的招魂幡,每一支招魂幡边上都有一根火把,从远处看到有一大队穿着古代铠甲的士兵正在悄无声息的朝这里走来,最前面是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武将,后面则是赶着牛车的押送东西的古代士兵。

    张复一看惊讶的叫道:“阴兵借道!”话还没有全部说完就被沈一凡捂住了嘴。

    沈一凡细细朝前看去,就看到那群古代士兵正在慢慢走过来。这些古代士兵动作非常生硬,就连第一个武将骑得马动作也是非常生硬,拉牛车的牛动作也是非常生硬。

    这支古代的士兵朝着前的落泉沟而去,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古代士兵就全都进了落泉沟了,接着落泉沟里冒出一阵非常浓密的白色雾气,将整个落泉沟全都笼罩在其中,几分钟后落泉沟的雾气全部消失之后,那队古代的士兵也不翼而飞了。

    沈一凡走过这条落泉沟,按照他们正常人的行走大概要十五分钟完成沟中说有路程,那些古代士兵行军的速度要慢很多,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要完成这落泉沟所有的路程大概要二十分钟,可是几分钟后这一队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难道这一批古里古怪的人真的是阴兵。

    沈一凡越想心里就越是犯嘀咕,他眼前看到的东西确实不可思议,唯一的解释可能就和北斗城一样是一种超自然的影像现象,不过这个猜测随着张复从山间小路上带回来的东西,也就否定掉了。

    张复带着一张无法形容的表情跑了过来,手里似乎捧着点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居然张复的手里捧着几粒和米差不多大小金灿灿的东西。

    沈一凡用手捏了一粒看看说道:“这是黄金?”

    张复说道:“是金米。”

    “金米?”沈一凡疑惑的看看自言的问了一句。

    张复看着似乎有些兴奋说道:“我一路看了,这一路有很多这样的金米。难道阴兵押运的是金米?”

    沈一凡和张复回到了山间小路上,一到小路上张复就非常惊讶的说道:“咦!这里火把和招魂幡呢?”

    接着沈一凡就发现有些不对劲,说道:“不对!这不是原来的那条路。”

    “怎么可能?”张复说着打着强光电筒朝地上一照,蹲着又捡起了几粒金米说道:“你看!金米还在。”

    树林里的小路几乎全都差不多,沈一凡看着金米有些纳闷,自言道:“金米还在,但是路不是之前一条路了。”

    张复问道:“你为什么怎么笃定?”

    沈一凡说道:“这里的树木大都是老树,最小的年轮古代在十年以上。而我们之前看到的小路两边树木大致都要在上四年以上,大树也不多。我能确定之前的道路和现在的道路完全不一样。”

    张复听了之后也觉得有点问题,看了一下周围的树木,不由的就起了一层白毛汗,说道:“我们刚刚看到的山间小路难不成是古代的道路?”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很有可能。”一边说着一边沿着山路朝前行走,在寻找金米。

    张复在后面一路跟随,看见金米就把它收集起来然后,到了落泉沟口已经收集了满满一袋子的金米,沈一凡还是一路而去追寻着金米,一直到金米完全没有了为止。

    张复一边捆扎装金米的口袋一边说道:“这次也算是个意外收获。”

    沈一凡抬头看了下落泉沟的天空问道:“张复!这里为什么叫落泉沟?”

    张复收拾这金米的口袋说道:“这里是苦山山脉的落泉山,传说古代的时候,这里有一眼常年不会枯萎的泉水,不管那个季节都会向外冒着泉水。当时这里还不叫落泉山好像叫神泉山。有一年周围发生了百年难遇的旱灾,苦山周围除了这里有水源其他的地方水源都已经枯竭了,当地百姓不远千里要到这里来搬运水源,非常辛苦。一日来了仙人将山顶的一眼泉水变成了一条溪流从这沟内流淌下来,方便百姓取水。后来就改名为落泉沟。”

    张复指了下山沟两边的石壁说道:“这石壁光滑如镜就是常年被溪水冲刷而成的。不过这几年山上的泉水就没有下来过,应该是地脉走向改了。”

    沈一凡还是抬着头看着上面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前面是有死无生的奇门遁甲。上面是山峰。如果西川王陵不在前面那就是在上面。你上面有没有去过?”

    张复说道:“你有所不知,这落泉山和苦山山脉其他的山不一样,这座山就像是一根柱子直入云霄,两边虽然有些植被但是也没有落脚的地方。落泉山中间就是这条山沟,落泉峰更是险峻,就像是柱子头端上插了把刀露出的刀把子。当地有句顺口溜:难走的飞渡桥,危险的老虎岭,一把神刀在山头,猿猴见了也犯愁。这后面两句就是形容落泉山峰的险峻的。所以当地根本就没有人上过落泉山峰。”

    飞渡桥;老虎岭我们按章不论。就光说这个落泉山确实险峻万分,不光如此在整个苦山范围内,落泉山的神鬼传说最对,除了刚刚张复说的关于神泉山更名为落泉山的传说,还有很多关于这个山峰的传说。

    最广为流传的传说就是落泉山的阴兵借道和阴兵官仓。可能这和落泉山的地理位置和山峰的险峻有着直接的关系。落泉山是渝北苦山的南北锁舌,入北之咽喉,古代是川中一个兵家必争之地,故此这里历代都是古代大仗的战场。有人说这里冤魂凝聚不散常能看到阴兵,也有人说当时落泉山上有一个西川隘口,可以使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阴兵借道我们在此就不在多说,我们说一下所谓的阴兵官仓。

    传说落泉山在张献忠入川之时是西川国的一个主要要塞,是拱卫苦山以北西川国领土的最后一个屏障,传闻西川王在落泉山上建立一个座坚固的要塞,将最为精锐的川甲铁骑驻守在此,这支川甲铁骑大概有四千人各各对西川王忠心耿耿,战斗力非凡,在此坚守长达一年之久,为了解决这支军队的粮草问题,张文川特地命人在山上建立一个粮仓,山中有泉后勤保障又充足,故此张献忠的军队屡攻不下,最后只能放弃。

    张献忠的部队没有攻下,自然后来当地权贵的乡团也屡战不胜,最后有当地一名熟知地形的采药人带路,从一条羊肠小道进入苦山以北,一举歼灭了西川国势力,最后围困落泉山,将其五千川甲铁骑全部困死在山上。

    传说当时张文川是用一种非常先进的技术将粮食运上落泉山,这套设备可以运粮自然也能将人马运送上下,西川王大势已去之后,张文川投靠了当地权贵将那套设备毁之一炬,故此这才困死了西川王最后的五千人马,导致西川国的灭国。

    故此,当地传说这里的阴兵就是当时困死在山上的五千川甲铁骑,因为他们还没有接到西川王撤退的命令,故此就算是死了,鬼魂还是镇守于此,为了解决军粮的问题就有了阴兵借粮的灵异事件,还有就是在落泉山上有一座古代的官仓,是当时张文川按照明朝万历年间官仓的规模来建造的,故此被称为阴兵官仓。

    沈一凡对这里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他看着落泉沟上方说道:“看来我们要上去看看。”

    接下来沈一凡一干人等又会遇到什么冒险?落泉山上真的有传说中关隘和官仓吗?一切都要等到沈一凡等人设法攀上落泉山才能解开谜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