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840章 聚堆商议正经事的不正经艺术家们(求订阅求票票)
    “那秦王妃昨天夜里差点就陨命了,可惜程咬金的三儿子程处弼赶到,救下了秦王妃的性命。”

    “听说他准备明天给秦王妃动手术,说是秦王妃若是不动手术,会有性命之忧。”

    “若是如此,那我们就不能让此事发生……”

    “殿下的妻儿尽数被李世民所杀,他的妻儿,凭什么能好好活下去?”

    “那我们今夜就动手,杀了秦王妃。”

    “不,杀了程处弼,没有救那长孙无垢,长孙无垢必死无疑。

    另外,程处弼的居所不远,就是排云殿……”

    “我们不光要杀掉程处弼,让那长孙无垢无人可治,更要将那李世民的儿女诛杀。”

    “他不是最心疼那个晋阳吗?如果他最疼爱的妻女都保不住,呵呵……”

    “那就这么定了,老夫会率右骁卫内的弟兄们,搅乱大营。”

    “你负责带人,袭杀李世民,不管能不能杀得掉他,都能够将各处的兵马集中到前殿去。”

    “一刻钟之后,再让梳妆楼的暗子们动手,接应我们的人,目标就是程处弼和排云殿的皇子、皇女。”

    “那上皇那里要不要。”

    “混帐,那是殿下的父皇,我等弑帝,已是谋逆,你难道想要让殿下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吗?”

    “好吧,那就这么办?”

    “嗯,都散了,你设法离开九成宫,告诉宫外的弟兄们,今天晚上就动手。”

    “我会联络宫中的兄弟姐妹……”

    #####

    “丁将军,你怎么在这?”

    “某过来看看这一带的布防可有疏漏,如今宫中事多,尔等万万不可懈怠才是。”

    “诺!”

    程处弼听到了外面传来的交谈声好奇地扭了下头,不过没看到人,继续把注意力落在了病房这边。

    两刻钟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随着刘郎课的呼噜声消失,他睁开了眼发出了呻吟声。

    在病房外面等候的诸人,都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李世民当先抢步而入,示意那位负责把脉的太医离开。

    “刘卿,你醒了?”

    “陛下?将军?我,我还活着?”

    刘果眨巴眼睛半天,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肚皮,瞬间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程处弼也步入了病房,及时提醒这个对于活下来倍感意外的刘郎将道。

    “刘将军莫要乱动,你这才刚动完手术,想要起身活动,至少得等到明天。”

    程处弼上前,给刘果做了一遍检查,满意地点了点头。

    “刘将军,最多七天,你就能活蹦……嗯,能走能跑了。”

    “刘卿,很好,醒了就好。朕可就放心多了。”

    李叔叔满心的欢喜,那快要欢呼雀跃的神情,甚至让人觉得被割了胆的,不是躺着的那位而是他。

    柴绍抚着长须笑着拍了拍这位袍泽的肩膀道。

    “看到了没,程三郎可是说过保你没事的,这下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但是,我的胆没了……”刘果一脸怅然若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肚皮。

    总觉得内心和身体一阵空虚与惆怅。

    旁边的赵昆呵呵一乐。“刘郎将,你不但胆没了,连盲肠也没了。”

    “???”刘果整个人都迷了。胆没了我能理解,那盲肠是什么玩意,为什么会没?

    迎着刘郎将那迷惘的目光,程处弼表情肃穆而又显得温和,犹如医院外科查房的专家。

    “你的盲肠也有问题,所以我就顺手帮你割了。”

    “……顺手割了。”刘果的眼角一阵抽搐。有点想打人,但是肚皮太疼,不敢动。

    “程亮,刘将军的胆和盲肠泡好了没?还没泡就赶紧拿来给刘将军欣赏下。”

    程亮大声地答应了句,很快,就将一个满是浓烈酒香的托盘端了过来。

    里边摆着一枚人胆,一根人类盲肠,都是出自于刘郎将的身体。

    看着这两件玩意,闻着那诱人的浓烈酒香,一票老酒鬼都不约而同地咕嘟一声,咽了下唾沫星子。

    “这,这也太可惜了吧?”刘果喃喃地低声道。

    “可惜什么?”程处弼有些懵。“难道你的胆和盲肠不准备留了还是咋的?”

    刘果又咽了口唾沫。“我的意思是这些酒会不会太浪费了?”

    程处弼的脸直接就黑了,跟这帮贪杯好酒的老**交流就是让人很痛苦。

    “……你的关注点有点问题,你的胆和盲肠,这才是重点好不好?”

    “嗯嗯,有劳程三郎你了,大将军,还请帮末将交给我的亲兵保管……

    罢了,还是放我这比较安全,那帮混帐小子万一闻着香,偷偷把泡胆的酒中精华给嘬干净怎么办?”

    这话让病房内瞬间笑着一团,就连李世民也笑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又安抚了刘果两句,这才心情无比轻松地起身,朝着程处弼勾了勾手术,一同离开了病房。

    #####

    李世民与程处弼并肩缓步前行,李世民眺望着这景致灵秀的清幽阁,吐了口浊气。

    “老夫真没想到,人取了胆之后,居然还能活下来。”

    “你小子这些本事,实在是令老夫好奇得很,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殿下,割得多了,也就知道了。”程处弼很是腼腆一笑言道。“再加上小侄求知欲比较旺盛,所以……”

    “哈,你觉得老夫会信了你这样的鬼话?”李世民摇了摇头,负手立于清幽阁的一处假山跟前。

    “放心吧,你医道天授,朕早就已经知晓了。若无你,秦叔宝,还有朕的父皇,还有朕的妻子……”

    说到了这,李世民突然没了声息,转过了头来看着程处弼。

    “你不负朕,朕亦不会负你。先走了,你今日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拜托了……”

    李叔叔的大手,重重地在程处弼的肩膀上连着拍了三下,这才快步而去。

    看着李叔叔与赵昆离开清幽阁,程处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悻悻地放弃。

    没敢问李叔叔你是不是忘记奖励和重赏之类的话题了。

    上次好歹还说有重赏,救你婆娘,怎么连点表示也没有?大佬,需要我提醒你还是要暗示你?

    清幽阁的阁门处,几名右骁卫将士,看到了李世民等人,赶紧让开道路,恭敬行礼。

    直到李世民等人去得远了,这才回到了各自的位置站定,其中一人,目光不由自主地瞄向阁门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