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无敌医仙战神 > 第1413章 约定
    “听到夏尔玛的名字,你好像很不可思议的样子。”陈飞宇揽着秋元雅子的小蛮腰,手在她的腰间慢慢摩挲,温软滑腻。

    秋元雅子早就习惯了被陈飞宇占便宜,无视了陈飞宇的小动作,撇撇嘴,不满地道:“我记得夏尔玛一直想杀你来着,她跟你也没见过几面,竟然这么快就被你勾搭到了手里,她还真不够矜持的。”

    “你不还是一直想杀了我,现在也被我勾搭到手里了吗?”陈飞宇一下子就乐了,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揽着秋元雅子纤细的柳腰,又向自己怀里紧了紧。

    秋元雅子一声惊呼,接着挣扎了起来,恼怒道:“这不一样,我是被你强迫的,你快放过开。”

    陈飞宇伸手挑起了秋元雅子的下巴,看着她不爽的眼眸,玩味地笑道:“你吃醋了?”

    秋元雅子下意识冷笑道:“你身边女人那么多,我吃醋吃的过来吗……”

    话还没说完,秋元雅子突然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打情骂俏的口吻,岂不是承认自己喜欢陈飞宇了?

    她俏脸上浮起一抹红霞,火辣辣的,犹如娇羞的水莲花,充满了万种风情。

    “哈!”

    陈飞宇一声轻笑,突然伸手挑起了秋元雅子白皙的下巴,微微用力,使秋元雅子的红唇不断接近自己。

    秋元雅子身躯微微颤抖,似乎是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而她内心也没有丝毫的抵触,微微闭上了双眼。

    下一刻,两唇相交,陈飞宇再度霸占了秋元雅子红润的樱唇。

    一如既往的温润、甜美。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

    秋元雅子知道回到东瀛后,想要再见到陈飞宇,也不知道会等到何年何月,她撤去了往日的冷漠和防备,软软的伏在陈飞宇怀里,脸颊酡红,有着平时难以见到的柔情。

    陈飞宇搂着秋元雅子坐在床边,把玩着她的秀发,柔声问道:“还恨我吗?”

    秋元雅子眉宇间闪过迷茫之色,先是在陈飞宇怀里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道:“恨。”

    “还想杀我吗?”

    “想。”秋元雅子没有丝毫的犹豫,但是实际上,她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

    “可是我明天就要回华夏了,你算的卦象没有实现,那你想好接下来要怎么杀我了吗?”

    “只要你一天不离开北欧,我的卦象就不能说不准。”秋元雅子又摇摇头,如果这趟北欧之行,陈飞宇真的死不了的话,那以陈飞宇的本事和成长速度,怕是她终其一生,都没办法杀了陈飞宇为师父报仇了。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如果我顺利离开北欧,那就证明你的卦象失灵了,你今后想找机会杀了我报仇,怕是一辈子都做不到。

    而我对身边的人戒心最少,跟在我的身边,才能找到杀我的办法。”陈飞宇像是一个诱导无知少女的恶魔,在秋元雅子耳边轻声道:“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这才是找我报仇的最佳方式。”

    秋元雅子微微咬着红唇,开口道:“如果一辈子都杀不了你呢?”

    “那就一辈子待在我身边。”

    秋元雅子双眸闪过迷离之色,没有说话,只是在陈飞宇怀里伏的更深了。

    她知道,陈飞宇死在北欧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而跟在陈飞宇身边别说是杀死陈飞宇了,怕是她只会在陈飞宇该死的温柔里继续沉醉。

    而且连卦象都失灵了,说明连上天都不想让陈飞宇死,作为一名体悟天道、修炼阴阳的阴阳师,又怎么能跟上天作对?

    所以明知道杀不死陈飞宇,秋元雅子却心甘情愿的跟在陈飞宇身边。

    也只有待在陈飞宇的身边,她才会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人生的欢愉。

    陈飞宇嘴角翘起一抹自得的笑意,跟在身边寻找杀自己的机会,不过是一个让秋元雅子心安理得的蹩脚借口,三岁小孩都知道不切实际,以秋元雅子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不清楚。

    而秋元雅子却依旧答应了下来,说明在秋元雅子心里,待在自己身边比报仇还要来的更加重要,等顺利回到华夏后,估计秋元雅子会彻底打消报仇的念头,再也没办法离开自己。

    接着,两人又温存了许久。

    你侬我侬,柔情蜜意。

    只要陈飞宇愿意,他现在就能直接“吃掉”秋元雅子,秋元雅子绝对不会反抗。

    可是陈飞宇并没有这么做,一来,等顺利回到华夏后,秋元雅子的心结才会消失,那个时候才真正的叫做水到渠成。

    如果现在就吃掉秋元雅子,以后秋元雅子心里绝对会多一个心结,对她今后的武道修炼不利。

    二来,澹台雨辰还在隔壁的隔壁,以澹台雨辰的实力,如果他推倒秋元雅子,绝对瞒不过澹台雨辰的耳朵,澹台雨辰心里不爽之下,极有可能对他好感归零。

    综合考虑之下,现在并不是吃掉秋元雅子的最佳时机。

    没多久,陈飞宇便从秋元雅子的房间里出来了,看了眼澹台雨辰的房间,摇摇头,还是打消了去找澹台雨辰的念头。

    毕竟他才刚刚调戏完夏尔玛和秋元雅子,再去找澹台雨辰的话,估计会被澹台雨辰一剑给劈出去。

    当即,陈飞宇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寒霜奇岩”继续修炼精神力。

    却说澹台雨辰待在房间里打坐恢复元气,耳聪目明的她,早就听出来陈飞宇先后去了夏尔玛和秋元雅子的房间。

    紧接着,她就暗暗猜测,陈飞宇该不会在秋元雅子的房间过夜吧?

    一念及此,她心里莫名一阵烦躁,连静心打坐都没办法做到了。

    一直等到陈飞宇从秋元雅子房间出来后,她才莫名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她就想到,陈飞宇该不会同样来自己房间吧?那他会不会像对夏尔玛和秋元雅子那样强吻自己,自己又要不要拒绝他?

    她紧张中带着三分期待,盘腿坐在床上,都忘了在体内运转周天。

    可是没想到,陈飞宇转身就进了他自己的房间修炼起来。

    澹台雨辰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莫名的一阵失望。

    第二天,陈飞宇带着澹台雨辰三女,一同在费兰市的码头坐上了返回华夏的游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