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 第五百〇六章 你是谁你自己说了才算
    “大师!——”

    “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

    “你命由你不由天!”

    “你是谁!你自己说了才算!——”

    当秦剑的声音穿透整个史莱克学院,在空气中传荡开来时,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片刻。

    随后唰唰唰的蹿出越来越多的学员,把这里彻底的包围了。

    “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啊,只看到秦剑学长他们聚在这里,我们就都来了。”

    “那不是大师吗?他要做什么?”

    “……”

    几百上千人聚拢在教学楼下,整个现场就像菜市场一般热闹。

    大师脸色已经不绿了,看上去面无表情,心底却充斥着三个字母…mmp。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大师突破自我,成就完美人生就在此刻,希望大家一起帮他!”

    秦剑摇旗呐喊:“来,大家一起来,大师加油!”

    “呃…”

    唐三满脑门黑线:“秦剑他到底在干嘛?”

    “他是憋了多久,才有这么强烈的吃瓜欲望?”奥斯卡一脸深沉。

    宁荣荣和朱竹清对视一眼,再想想之前的强吻事件,还有刚刚一回来就被调侃…瞬间了悟了秦剑此刻的心态。

    “不过…我忽然理解了剑哥哥常挂在嘴边的中二是什么意思…”宁荣荣道。

    朱竹清无声的笑了笑,饶有兴致的看着秦剑表演。

    情人眼里出…彦祖,看心爱的人中二也会觉得很有趣…

    “大师加油…”

    第一声是参差不齐的,很多学员脸上带着迷茫。

    虽然你是咱史莱克学院的招牌吧,但也得说句理由不是,我们又不是你的迷妹…

    “大家伙!大师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突破了的话,他的人生将就此不同!”

    秦剑也意识到问题,忙吆喝道:“只有大家能给他鼓舞!给他关爱!给他冲破一切的力量!给他斗破苍穹的勇气!所以——”

    “大师加油!”

    话音未落,近千学员齐声做乌合之众:“大师加油!”

    秦剑:“你命由你不由天!”

    乌合之众:“你命由你不由天!”

    秦剑:“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

    乌合之众:“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

    秦剑:“你是谁你自己说了才算!”

    乌合之众:“你是谁你自己说了才算!”

    别说,这台词的渲染力还是很强的,最起码比某不可燃物要燃得多,就连大师都有那么几分上头。

    “我——”

    秦剑一看他要开始了,忙道:“停。”

    于是,万籁俱寂。

    大师:“……”

    看样子,他不是上头,他是打算趁着群众欢呼的时候,趁机吼完那三句。

    可惜,秦剑他不当人啊…

    “大师别怂!”

    一看大师又缩回去了,秦剑再度扛旗:“真男人绝对不怂!”

    乌合之众齐声欢呼:“真男人绝对不怂!”

    被逼到这份上了,大师还能怎样呢…

    “我…我玉小刚…”

    秦剑一挥手,再度万籁俱寂。

    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大师这下子是真没退路了。

    他忽然闭上了眼睛,为了柳二龙,为了冲破这世俗的桎梏,仰天大吼,吼得面目狰狞:“我玉小刚是渣男!——”

    乌合之众:“……”

    “我玉小刚是渣男!——”

    第一声都豁出去了,第二声就流畅了很多。

    奥斯卡趁机卖了一波吃瓜肠,乌合之众转换吃瓜模式。

    “我玉小刚是!渣!男!——”

    最后一声,大师喊得声嘶力竭,面红耳赤,青筋暴露。

    “呼…呼…”

    喊完后,他几乎是瘫软在背后柳二龙的胸怀里,满头大汗,整个人软得跟水一样。

    只有真的去做了,他才发现原来那些事先担忧的桎梏,一点意义的没有。

    就算世人嘲笑又怎么样呢?就算被人不齿又怎么样呢?至少…至少…

    他忽然转身,猛的将柳二龙抱紧。

    至少这一次,他能紧紧的拥抱自己心爱的人啊!

    “老师他…他突破心理障碍了!”

    唐三容光焕发,就像自己突破了一样。

    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师从来不会主动去和柳二龙做亲密的事。

    “从此以后,大师将不受束缚。”

    秦剑坐回他事先准备好的座椅上,翘起腿吃起瓜,一脸的舒爽,堪比三人行。

    “好啦,中二完了,剑哥哥是不是该收拾残局了?”宁荣荣没好气的道。

    “残局?什么残局?”秦剑莫名其妙的道。

    宁荣荣指了指四周看热闹看得满脸兴奋的学员们,道:“你看他们,一个个兴奋得仿佛突破了大境界,这样下去会不会让大师很难堪?”

    “难堪什么?”

    秦剑随手将她拉进怀里抱着:“顶多算是奇闻逸事罢了,他们啊传播个几天就会忘的,毕竟吃瓜群众的记忆只有七天,正好,顺便冲淡一下我和雪清河的瓜…你看他们现在肯定忘了我的事。”

    “我说剑哥哥你怎么会这么中二的又吼又叫,原来还有这一层…”

    宁荣荣又好气又好笑的扯了扯他的耳朵:“剑哥哥,你就不怕大师记恨你?”

    “记恨我?”

    秦剑笑了:“你信不信大师见到我的第一句就是谢谢我?”

    “我不信。”

    宁荣荣果断摇头。

    秦剑的眼珠骨碌碌转着圈:“这样,我们打个赌呗。”

    “什么赌?”宁荣荣好奇道。

    秦剑拽了拽一旁站着的朱竹清的手,道:“要是大师开口就谢我,你们就允许我在学院里同时抱你们怎么样?”

    旁边奥斯卡嘴里的瓜肠都掉了:“五年不见,剑哥已经不要脸到这个境界了吗?”

    马红俊拍拍他的肩膀:“五年了,我们也要与时俱进,从听到剑哥和太子的拥吻故事起,就该转换思维了。”

    “三哥,你最了解大师了,你觉得他回来会先感谢剑哥哥还是生剑哥哥的气?”宁荣荣忽然转头问唐三。

    “我觉得…”

    唐三眨巴了下眼睛,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忽然抖机灵道:“我觉得老师会先要那个信。”

    “嗯?有道理!”

    宁荣荣眼睛一亮,回头对秦剑道:“剑哥哥,我和你赌了!但如果你输了,那你三天内不许碰小舞!”

    时时刻刻不忘宫斗的荣荣小公主…

    秦剑出乎她意料的微微一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