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 第443章翁婿终相见
    后面萧楚又和老夏同志下了一局,还是屠龙胜。

    当“渊渟岳峙”第三次发来对局邀请的时候,他拒绝了,老是虐同一个没什么意思,换别的人虐去。

    在此过程中,夏听蝉什么小动作都没使,毕竟已经没救了,不操这个心了,不管了。

    夏家书房,夏临渊见“夜里横刀”拒绝了自己的对局申请,有些小郁闷。

    包括今天这两盘,他已经连续输给“夜里横刀”七八盘了,被屠的大龙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条。

    赢不回来,老夏同志有些意难平。

    想当年也是横扫各大公园棋摊无敌手的存在,结果老了老了,被人虐成这样。

    老泪伤怀啊。

    ……

    又赢了两盘棋,加上和“我是小老虎”的那一盘,“渊渟岳峙”的那两盘,今天连赢了五盘,下过瘾了,萧楚心情很舒畅。

    三点多高铁进了通州,快到家了,夏听蝉心里也高兴。

    小艾刷了一路的手机,想着又能吃到夏伯伯做的菜,也挺高兴地。

    很快高铁驶入了帝都站,出了站后,梦想音乐帝都分公司的员工,开车把他们送回了夏家所在的小区。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夏听蝉在梦想音乐里的地位不一样了。

    她的经纪人柳婕,成为了梦想音乐的艺人总监,小艾也成为了主管,所以她出行,只要有梦想音乐的分公司或者办事处在,都会主动提供接送。

    上了楼后,因为带了不少东西——萧楚给老丈人、丈母娘、姥姥的见面礼,夏听蝉和小艾也给姥姥带了生日礼物——腾不出手来,夏听蝉让小艾敲门。

    开门的是蒋月见。

    看到是母亲开的门,不是老爸,夏听蝉有些意外,往屋里瞅了瞅,也没见着老爸的身影,她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道:“我爸呢?”

    蒋月见回道:“家里的酱油没了,他下去买了,很快就回来。”

    小艾跟上,甜甜了喊了一声:“伯母好!”

    看到这个圆脸小姑娘,蒋月见十分高兴,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小艾好像又瘦了,以后记得多吃点饭,太瘦了不好,快进来吧!”

    然后看向最后面的萧楚。

    一开始被前面的夏听蝉、小艾挡着,萧楚看不着未来丈母娘,当两女都进去,让开后,萧楚立即想要喊“阿姨好”。

    不过刚要张嘴,看清这位丈母娘的样貌后,他瞬间愣住了。

    “蒋……教授?”萧楚认出来了,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竟然会在这里看见蒋教授?太巧了吧?

    蒋月见看他这反应,却笑意盈盈地道:“小萧你好,快进来吧,外面太热,里面有空调。”

    萧楚提着几个礼盒,晕晕乎乎地进了夏家。

    他忍不住看向夏听蝉,夏听蝉却远远地瞥了他一眼,走向了洗手台。

    萧楚赶紧把东西放下,追了过去。

    趁着夏听蝉打香皂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那边,小声询问道:“知了,那蒋月见教授,是你……”

    “我妈。”夏听蝉含笑回道。

    看到她这笑意,萧楚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道:“所以蒋教授——不对,是丈母娘!丈母娘那天参加剧本交流会的时候,说要给我介绍什么相亲对象,是故意考验我的?”

    “而你后来知道这事,却故意不告诉我?”

    夏听蝉点点头,十分坦然地回道:“是啊。”

    萧楚顿时不太好了。

    丈母娘考验他他理解,毕竟换谁当娘的知道自己闺女找了对象,也会想要试探一下,看看人品怎么样。

    要是换他以后闺女跟哪个小王八蛋谈恋爱了,要被勾走,别说试探了,冲上去把那小腿崽子打一顿都有可能。

    毕竟是自己好不容易呵护大的小白菜。

    不过知了知道这事后,却不告诉他,就让他有点受伤了。

    要知道当初丈母娘考验的时候,他不仅拒绝了,因为有点生气,还故意阴阳怪气地损了她一顿。

    也就是说,还没有正式见面,他就已经得罪了丈母娘。

    这些事,他都是已经跟知了说过的。

    知了不告诉他,不给他挽救的机会,这就有点过分了。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丈母娘,可是很恐怖的存在,开口就要全款车、房,还要加上闺女的名字。

    这还是没得罪的情况下。

    而他当初可是阴阳怪气把她好一顿奚落,得罪得这么死,这家在帝都的丈母娘,不会让他把紫禁城,或者和谐号买下来吧?

    萧楚顿时打了一个冷颤,很是幽怨地看着夏听蝉。

    夏听蝉浅然一笑,冲洗完手,用毛巾擦干,一转身,十分潇洒地离去了。

    萧楚更加幽怨了。

    也打香皂洗完手后,他犹豫了三秒,硬着头皮出去了。

    没办法,死就死吧,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只希望自己这位身为大教授的丈母娘,能够心胸宽广一点。

    做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要不让买紫禁城跟和谐号,什么要求都答应的心理建设,萧楚回到了客厅里。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未来丈母娘蒋月见,却没有一点要找他秋后算账的意思,反而给他到了一杯水,微笑说道:“小萧,喝口水吧,上次那么试探你,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啊哈?

    萧楚听到蒋大教授跟自己道歉,脑海里冒出一串冒号,有些受宠若惊。

    他忍不住又看向餐厅那边的夏听蝉和小艾。

    夏听蝉回望着他,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小艾却对他眨了眨眼,然后欢乐一笑。

    萧楚回过头来,重新看向未来丈母娘,看到端庄岳母脸上的清浅笑意,再结合小艾的暗示,他瞬间明白过来了。

    上次自己虽然态度很不好地损了丈母娘,可那是丈母娘给自己设的考验,自己把她损得越厉害,说明自己拒绝跟其他女人相亲的态度也就越坚决,同时也就表明自己对知了的感情越真。

    也就是说,损得越好,自己的表现就越好。

    其实是,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表现非常出色地通过了丈母娘考验,攻略了迎娶夏姑娘路上最大的拦路虎?

    一推出这一程,萧楚顿时有点飘了。

    就在这时,大门处传来锁孔转动的声音,很快打酱油的老夏同志,提着一瓶生抽酱油回来了。

    “爸!”

    夏听蝉脚步轻快迎了上去。

    萧楚也循声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