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实业大亨 > 第250章 屈服(补欠上月1)
    樱田株式会社将谈判的工作交给系川胜也,系川胜也也早已经制定了一套谈判策略。

    系川胜也的计划当中,将这次谈判分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樱田株式会社需要咬紧价格不松口,态度一定要解决,一分钱都不降低。

    系川胜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敲山震虎,一来是可以掌握谈判的主动权,二来则是降低黄海石化的期望值,让黄海石化意识到,降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二个阶段,樱田株式会社会做出一些无关紧要的让步,比如延长一下保修期之类的,

    这么做是为了保持谈判不破裂的同时,最大限度的消耗黄海石化的耐心,谈判这种事情,很多时候就是一种耐心的比拼,率先失去耐心的一方,必然会落入下风。

    第三个阶段,樱田株式会社会稍微降低一点点价格,比如打个九八折。

    这种一亿美金的大生意,九八折也只是便宜了二百万美金,对于高端机械设备的买卖而言,这点优惠这太微不足道了。

    然而经过前两个阶段的谈判,黄海石化对于降价的心理预期已经很低了,而且也会被消磨掉耐心,这个适合稍微降个二百万美金,黄海石化就会觉得捡了大便宜,定然会迫不及待的签下采购合同。

    而樱田株式会社自然也就借此大赚一笔!

    可以说这里面满满的都是套路。而对于缺乏国际谈判经验的黄海石化来说,一步步走进圈套只是时间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系川胜也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计划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第二阶段也开始实施,眼看着黄海石化已经走进了系川胜也的陷阱当中。

    原本系川胜也还是有些得意洋洋的,然而在今天,当李卫东说出那句“我想谈点别的”时,系川胜也顿时感到不妙。

    “果然,黄海石化没有束手待毙,变数来了!”

    系川胜也深吸一口气,他望着李卫东,开口说道:“这位先生,我的工作,就是跟黄海石化洽谈设备采购,如果要谈其他事情的话,那请恕我无法奉陪了!我还有其他事情,就先告辞了。”

    系川胜也说着,便转身离开。

    系川胜也意识到,李卫东会成为谈判的变数,而且他也不知道,李卫东将要怎么出招。

    与其这样的话,不如就干脆不给李卫东出招的机会,自己直接开溜,这样即便是李卫东有再多的招数,也用不出来。

    李卫东却开口说道;“我本来还想跟系川先生谈一谈,樱田株式会社偷工减料的事情呢!”

    系川胜也的表情微微一惊,但是他的脚步却没有停下,仍然在向外走去,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架势!

    李卫东则接着说道:“液压设备的油箱内表面,要进行磷酸化处理,我听说樱田株式会社好像省去了这个流程,不知道这是不是偷工减料呢!”

    系川胜也的脚步微微一顿,他犹豫了一秒后,还是继续向门外走去。

    “这个系川胜也,给我玩这一手!”李卫东冷冷一笑,在系川胜也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接着说道;“如果菲律宾的卡耶诺先生知道这件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取消樱田株式会社的订单!”

    这一句话,终于让系川胜也止住了脚步。

    李卫东则接着说道:“印度尼西亚的阿里夫先生,应该也不知道樱田株式会社偷工减料的事情吧!恩,让我想想,还有马来西亚纳布吉先生,他好像还是个很有影响力的拿督;泰国的皮帕先生,应该也在樱田株式会社订购机械产品吧!”

    上辈子李卫东做二手机械设备生意的时候,主要就是从亚洲四小虎国家采购二手设备,所以他对于亚洲四小虎国家比较大的几个机械设备进口商,还是有所了解的,即便是不认识他们,也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如今李卫东所提到的菲律宾卡耶诺、印度尼西亚阿里夫、马来西亚纳布吉和泰国皮帕,就是这四个国家的机械设备进口商,而且也都跟樱田株式会社有贸易往来。

    在亚洲四小虎经济崛起的那些年,这几个大的机械进口商每年都会向樱田株式会社采购数亿美元的产品。

    如果被这几个人知道,樱田株式会社产品偷狗减料的话,樱田株式会社至少会损失十几亿美金的订单,说不定还会面临更多的赔偿要求!

    于是听到这几个名字,系川胜也终于不再淡定。

    系川胜也转过身来,快步的走到李卫东跟前,一脸急切的说道:“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无中生有,我们樱田株式会社绝对不会出现偷工减料的情况!”

    “没有偷狗减料,那为什么不对液压油箱内部做磷酸化处理?”李卫东笑着我拿到。

    “我们樱田株式会社有更先进的处理方法!”系川胜也马上说道。

    “什么处理方法会比做磷酸化更先进?”李卫东针锋相对的问道。

    “这是我们的技术机密!我不能告诉你。”系川胜也毫不犹豫的回答。

    李卫东却是淡定的笑了笑,他开口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在油箱内部喷涂了一种特制的绿凶垂纹漆罢了!”

    系川胜也心中一惊,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个内行。

    李卫东则接着说道:“你们认为这种绿凶垂纹漆的抗氧化效果很好,所以便没有再对油箱内表面进行磷酸化处理,毕竟磷酸化处理是要增加生产成本的。

    但是你们忽略了一点,在一些比较恶劣的环境下,油箱内部的氧化速度会加快,甚至会有杂质磨损油箱内壁,而这时候绿凶垂纹漆就会脱落!

    一旦绿凶垂纹漆脱落的话,液压油箱的内就会出现很多的杂质,最终将液压泵的吸油过滤器给堵塞掉!”

    “他怎么知道这些的!”系川胜也眼神中的惊慌一闪而过,不过他还是面无表情的狡辩道:“这位先生,你所说的这些,都是你的猜测罢了!所谓的恶劣环境也是根本不存在的!我们的产品,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正常工作!”

    “是吗?煤矿的矿井里也行么?”李卫东冷笑这问道。

    “当然可以,我们的液压设备,在煤矿的矿井里,没有任何的问题。所谓的绿凶垂纹漆就会脱落,完全是你的无端揣测,你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在煤矿的矿井里绿凶垂纹漆就会脱落!”系川胜也决定将狡辩进行到底。

    “没有证据?系川先生的记性可真不好。”李卫东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难道忘了兖矿么?当年你可是亲自去过那里的!”

    听到“兖矿”,系川胜也终于无法再保持淡定的表情。

    不过系川胜也心中仍然有那么一丝的侥幸心理,他故作无辜的说道:“我不明白你再说些什么。”

    “这个系川胜也,不愧是日本人,可真够固执的,话说到这份上了,还是背着牛头不认脏!”

    李卫东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既然系川先生记不起来了,那我就简单的提醒你一下,几年前,兖矿的一些设备出现了故障,主要是液压系统有问题。

    这些设备恰好是从樱田株式会社购买的,所以系川先生就前往兖矿,提出一台液压设备三万美金的升级费用,帮助兖矿进行设备升级。

    但兖矿最终自己解决了液压设备的故障,结果让系川先生白跑了一趟!系川先生应该想起了来了吧!”

    “我还想起了司机那句古德拜!”系川胜也心中暗道。

    李卫东则接着说道;“难道系川先生就不好奇,为什么兖矿能发现液压故障的真实原因,并且能自己解决问题么?”

    “为什么?”系川胜也话刚问出口,便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多余的问题。

    下一刻,李卫东指了指自己,接着说道;“当时发现液压故障真实原因的就是我,问题也是我解决的!”

    “果然如此!他亲身经历了那件事。”这答案完全在系川胜也的意料当中。

    李卫东能准确的说出樱田株式会社没有给液压油箱内部做磷酸化处理,能准确说出绿凶垂纹漆,还能把兖矿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这么清楚,至少是当年事情的参与者。

    在此之前,李卫东说樱田株式会社偷工减料,系川胜也还可以狡辩,甚至可以装糊涂。

    但是当李卫东说出兖矿,并且说出事情的详细经过时,系川胜也就不能继续装憨卖傻了。

    因为兖矿那里真的有樱田株式会社偷工减料的证据!

    更关键的是,兖矿的那件事情,与系川胜也有关,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系川胜也没有把兖矿给忽悠住,才导致樱田株式会社偷工减料的事情暴露。

    如果樱田株式会社偷工减料的事情被泄露出去的话,那么系川胜也肯定会成为第一背锅侠,要承担起最大的责任。

    在这一刻,系川胜也甚至有一种冲动,干脆把眼前的李卫东给掐死算了!

    但理智告诉系川胜也,他不能这么做。

    抛开犯罪的问题不提,这次虽然是黄海石化来洽谈设备采购,但外贸团却是有官方背景的,若是外贸团里的人出了事,肯定不是刑事案件这么简单,是要上升到外交层面的。

    下一秒,系川胜也明白过来,现在这种局面,自己只能屈服!

    只见系川胜也长叹一口气,开口问道:“这位先生,你究竟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