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 266.女人的心,东京六月的天(求月票)
    没有立即动身,渡边彻怎么也不可能让她们穿着校裙去跑步,也不允许。

    虽然一个穿了黑裤袜,一个安全裤。

    他守在门外,两位大小姐在里面换衣服。

    冬季露营的时候,清野凛和渡边彻去喊九条美姬起床,那时候稍稍看见过她的身体。

    现在,九条美姬旁若无人地解开衬衫扣子,任由百褶裙落在地上时,清野凛下意识看了两眼。

    修长的白颈,浑圆挺翘的胸脯,娇美的腰肢,明知道自己也不差,仍然忍不住有一丝羡慕。

    渡边彻已经拥有这样的美人,自己的优势只有了解他的全部,清野凛在心里想。

    出于少女的攀比心,九条美姬也用余光看清野凛。

    裙子扣子解开,露出的双腿雪白修长,曲线优美得让人痴狂着迷。

    还有那细腻白嫩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哪怕是女人看了,也会心荡神驰,想细细抚摸一遍。

    自己都会心动,更何况渡边呢,九条美姬心里更加警惕。

    换上春季长款运动服,三人离开人类观察部,朝棒球场走去。

    走廊与楼梯之间,听见吹奏部杂乱又悠扬的乐器声。

    走出社团大楼,来到操场,进入运动社团的世界,周围一下子热闹起来。

    “神川——”

    “加油!”

    穿着白色服装的空手道部,在扎着马尾的女部长的带领下,在跑道上跑步。

    “呼吸!注意节奏!手臂!”

    皮肤稍黑的田径部部长,在训练一年级新成员。

    足球场上,教练在给部员分解动作;铁丝网里,网球部有人对练,有人对着墙壁独自练习。

    外表出众的三人,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在这些人的注视下,他们来到全是沙子的棒球场。

    棒球部成员身上原本白色的衣服,沾了泥土,每个人脸上都布满汗水。

    清野凛和九条美姬站在棒球场外面,并肩等渡边彻面试结束。

    渡边彻在国井修的带领下,和那个喜欢骂人的教练见面。

    没有多余的话,教练让他直接上了投手丘。

    第一个球,轻松被打中。

    第二个球,再次被打者击中。

    棒球部教练风吹日晒的宽脸上,流露出浪费时间的神色。

    第三个球,球被打得特别远,看打者振奋的样子,似乎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渡边彻对棒球一无所知,只知道投球要投好球区。

    不过无所谓,他并不在乎什么穿越者、系统拥有者的面子。

    比起这些,全国第一被抢了他才真的要生气。

    面试结束。

    渡边彻脱下手套,扭头看了眼两位美少女,害怕她们等急了,谁知道清野凛似笑非笑,九条美姬一脸嫌弃。

    “......”

    收回前言——被这两人看不起,他也会生气。

    渡边彻把准备递给棒球部女经理的手套,重新戴回去。

    他对充当捕手的国井修招招手,去年陪练时练出的默契,让他丢了一个棒球给渡边彻。

    打者看了看教练,见没有喊停,就摆好姿势,准备接球。

    国井修也重新蹲下。

    “猜一下?”清野凛看向九条美姬。

    “既然认真了,自然不会被打中。”

    “两人压一样,比赛成立不了。”清野凛遗憾地说。

    九条美姬讥讽道:“你对我的男朋友倒是很有信心嘛。”

    “我对我的部员有信心。”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

    “看到没有!”渡边彻意气风发地走过来,“那一发漂亮的高速球!”

    九条美姬和清野凛扭头看他。

    在渡边彻身后,是怀疑自己眼睛出问题的打者,还有不可思议地盯着手里的球的捕手——国井修。

    “结束就走吧。”清野凛扭头走向操场。

    她对运动一丁点兴趣都没有,刚才的似笑非笑,只是单纯想嘲讽渡边彻。

    “为什么要投第四个球,浪费本小姐时间。”九条美姬姣好的腰身一转,同样走向操场。

    “你们没看?”渡边彻追上去,“那可是我瞬间进入仙人模式,汲取校门口那颗橡树的自然能量,以尾兽玉的方式投出的高速球,你们居然没看?!”

    “回去的时候去趟医务室吧。”清野凛温柔地关心道。

    “……我在开玩笑,没得妄想症。”

    “脑袋真的出问题了吗?我的意思是让你闭嘴,渡边同学,不要什么都让我解释给你听,我不是你母亲。”

    “闭嘴?你有资格吗?”九条美姬冷笑着。

    “人类观察部部长,指挥人类观察部副部长,有什么问题吗,九条美姬同学?”

    “你们两个别吵了,我在说我那个高速……”

    “闭嘴!”两人同时说的。

    看来在人类观察部,所谓副部长,是最没人权的。

    三人走后,教练叫来国井修。

    “明天叫他来训练。”

    国井修面色犹豫,刚才故意三投放水的事,让他知道渡边彻真的不想来棒球部。

    “教练,”他说,“渡边他不是很喜欢棒球,您不知道,他是吹奏部的王牌,很多音乐大学想特招他呢。”

    “这样啊。”教练陷入犹豫。

    “要不先登记渡边君的名字,参不参加训练看情况。万一他改变主意,或者棒球部有意外情况呢,多个人做替补也好呀。”棒球部女经理捧着渡边彻用过的手套。

    这副棒球手套是她的,但从现在开始,是渡边彻部员专属的了。

    说不定会染上渡边君的汗味呢!

    “由季子,棒球部能有什么意外?就算有意外,也不用渡边来救场吧?”国井修说。

    叫由季子的女生瞪了他一眼,用命令的口吻对教练说:

    “爸爸,就这样吧。”

    “嗯——”教练犹豫了下,问国井修,“只是登记名字的话,没问题吧?无论如何,还是要本人自愿。”

    国井修想想渡边彻的为人:“只是登记名字没关系,我跟他说一声就好。”

    “太好啦!”由季子兴奋地期待起未来,“快把渡边君拉进棒球部的line群吧!”

    国井修再次想想渡边彻的为人:“这种事,他本人说了不算,要他女朋友和清野同学同意。”

    “为什么要清野同学同意?”关于渡边彻的一切,对包括由季子在内的女生,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说朋友的臭事,国井修兴致一下子来了:“因为他......”

    “混蛋!还在这里干什么!去训练!”

    “是!教练!”国井修下意识大声回答,帽子一戴,跑着进棒球场。

    对自己成为棒球部部员一无所知的渡边彻,陪着两位大小姐来到跑道。

    春末夏初,早晚还有些凉意,田径部已经穿上了短袖短裤的运动服。

    少女或健壮、或修长、或纤细的腿,暴露在空气中。

    她们富有活力的胸部和臀部,被运动服紧紧包裹,简简单单,却荡漾着少女独有的魅力。

    不少女生因为渡边彻的到来,要么更加卖力的跑,要么扭扭捏捏,不好意思用全力,害怕姿势太丑。

    下午三点五十左右,新宿区上空白云翻浮,天空是湛蓝色,没有飞机云。

    “在看什么?”九条美姬幽幽的声音传过来。

    “她们跑步。”渡边彻指着田径部运动员。

    “看腿?”

    “腿?”

    渡边彻还真没想到这事,只是无意识地盯着看而已。

    这似乎有损他腿部研究员的身份。

    不对,他只研究四个人的腿。

    “啊啦。”清野凛嘲笑道,“九条同学对自己的腿不自信吗?居然害怕渡边同学看其他人。”

    九条美姬不以为然。

    “清野同学理解不了作为女友的嫉妒心啊。”她说。

    “是嫉妒心,还是没自信,你可要好好分清楚,九条同学。”

    九条美姬施施然走到清野凛身边,白皙的手,毫不客气地拍拍她不可侵犯的肩膀:

    “等你成为女友就明白了,不过你一辈子都没机会。”

    “到时候你别又哭一下午,害我被长辈骂。”清野凛挥开九条美姬的手,抱着手肘笑着讥讽。

    “你也别输了生气不理人,第二天又什么事都没发生地来找我玩。”

    “两位小时候都很可爱呢。”渡边彻称赞道,“如果能和你们一起长大就好了。”

    九条美姬视线看过来:“回去吧。”

    “回去?回过去?”渡边彻一愣,这件事太为难现在的他了。

    就算是未来,也不能保证有这样的能力啊。

    “回活动教室。”说着,九条美姬朝社团大楼的方向走去。

    “猜拳呢?”渡边彻猝不及防,连忙问。

    “你想留在这里看腿?”九条美姬头也不回地说。

    渡边彻又看看站在原地的清野凛。

    她清丽绝色的小脸,皮肤洁白犹如春天一样滋润,迷人可爱。

    “刚出来就回去?”渡边彻问她。

    “不好吗?”清野凛笑着说,“回去之后可以看我的腿,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渡边彻手重重地按在清野凛另一边的肩膀上,用阴沉的眼神注视她,意思是:

    说出来你就死定了。

    清野凛先是看了自己肩头的男人的手两秒,又瞅着手的主人渡边彻,意思是:

    自觉一点,拿走。

    “啊,抱歉。”渡边彻犯了错似的收回手。

    女人就是东京的六月天,说变就变。

    三人换上运动服,老远跑来操场猜拳,输了的人跑步,结果因为田径部女生露出大腿,只是吵了几句,又立马回去。

    夕阳照在社团大楼的玻璃墙上,碎成一片片金色。

    清野凛、渡边彻、九条美姬的影子,在他们身后歪斜着重合,好像互相把头靠在对方肩上。

    回到人类观察部,两人换回校服。

    运动裤掉地上,这应该是美姬;

    百褶裙拉上拉链的声响,这是谁呢?根据声音的远近,应该是清野凛。

    ‘这不能怪我偷听,要怪就怪听力太好,连太平洋对岸,夏威夷的游轮划破水面都能听见。’渡边彻一边听,一边给自己找借口。

    衣服的声音渐渐消失,清野凛说了一句:“门口偷听的变态,进来吧。”

    这家伙不但能读心,还有透视?带着这样的疑惑,渡边彻正准备进去。

    “渡边!”走廊楼梯口有人喊他。

    渡边彻回头一看,是斋藤惠介。

    他也不进去了,靠在走廊窗台,等他过来。

    “你怎么在门口?”距离他还有三四米的时候,斋藤惠介就开口问。

    “罚站。”

    “罚站?!”斋藤惠介露出看似同情,其实奚落的表情。

    “你不在电脑研究部玩你的妹系游戏,来我这里做什么?”

    “给你送好东西。”斋藤惠介拿出一张纸条,“妹系的、姐系的、教师系的、社团系的、有肉的、没肉的美少女游戏。”

    “嗯?”

    “找灵感。”斋藤惠介摆出托付人类命运的表情,把纸条交到渡边彻手里。

    “本来应该把我的游戏给你,但这种东西就像抱枕,绝对不能让人碰,所以拜托你去买了,等做出来的游戏赚了钱,会连着剧本的钱,一起给你的。”

    “为什么不直接在line上发给我?”渡边彻问。

    “在教室里,九条同学不是经常拿你的手机吗?谁敢给你乱发消息。我回去了,你努力写剧本。”

    目送斋藤惠介下楼,渡边彻把游戏名字全记下。

    打开走廊窗户,瞄准中庭走廊的垃圾桶,控制好力道,轻轻抛了出去。

    原以为万无一失的事情,却被夏季的第一缕风破坏了。

    纸条过于轻薄,垃圾桶所在的走廊又有穿堂风,将纸条吹在地上。

    到这里,其实没什么。

    小泉青奈和晃子正好经过那里,准备医务室找宫崎美雪,然后一起回家。

    纸条滚到她们脚边。

    小泉青奈抬起头,责怪地看了渡边彻,弯腰替他捡起来。

    到这里,也没什么。

    就在小泉青奈准备将纸团扔进垃圾桶,她身边的晃子拿了过来,然后展开了皱巴巴的它。

    两位年轻女教师,头靠在一起,读上面的内容。

    渡边彻回忆上面写了些什么。

    《放课后~十八名女教师的辅导~r18》

    好了,够了,可以了,不需要再回忆下去了。

    晃子抬起头,冲渡边彻露出充满恶意的灿烂笑容。

    在一旁,小泉青奈红着脸,似乎打算销毁纸条,但被晃子躲开了。

    天色渐渐变成黄昏色,渡边彻关上走廊窗户,外面的风有点冷。

    早知道使出全力,把纸条扔出神川,非要丢进垃圾桶,素质太高有时候反而会坏事。

    渡边彻怀着莫名的心情,走进人类观察部。

    学生玩18分类的游戏被老师发现,要挨骂,但作为男朋友呢.......想不明白。

    “我还以为你去自首了。”清野凛看着手里的书说。

    “自首?”

    “偷听我们换衣服,这么长时间没动静。”

    “啊,是有这回事来着。”渡边彻的表情和语气,好像这件事发生在十年前。

    “渡边。”躺在沙发的九条美姬娇声喊,“过来给我揉腿,走路走疼了。”

    “你要是不锻炼,早晚跟清野一个样。”渡边彻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九条美姬换衣服后,没有穿裤袜,腿光溜溜地露在外面。

    渡边彻把她的腿放在膝上,不知道是占便宜,还是在按摩地揉捏起来。

    九条美姬的腿温暖柔嫩,摸起来令人心里直发痒,涌起难以忍耐的亲吻欲望。

    不止是这双美腿,她精致迷人的脸,她的脖颈,她的腰,她全身的肌肤,都是这样。

    每天,每一天,都想拥抱她三次。

    “渡边同学,注意你说话的方式。”清野凛狠狠瞪过来。

    “胡说八道,你骂我;说实话,你也骂我?我看你就是单纯想骂我吧?”

    清野凛手抵下巴,想了想,回答道:

    “听你一说,我也不能确定了。以前是因为撒谎骂你,不,教育你,现在,习惯了?”

    “你问我?”渡边彻反问道。

    “下次她骂你,不用客气,骂回去,出了事本小姐给你撑腰。”九条美姬抬起脚,落下,打了渡边彻的大腿一下。

    “渡边同学,如果你被九条同学压迫、威胁,不用客气,反抗回去,我给你撑腰。”清野凛反击道。

    “漂亮女人最会撒谎,我才不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