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六九二章威尼斯的蜕变
    第六九二章威尼斯的蜕变

    古代的税收制度,并不是单纯的粮税,还有徭役。在明代之前,中国历朝历代几乎都是战时为兵,闲时为兵。

    就像秦朝,徭役分为役徭、戍两类。所谓月为更卒,指秦朝男女每年要完成一个月的徭役。所谓正卒之役,是以一年为服役期限的,这在秦律之中多称为戍,且常与“x岁”并提。

    秦汉其实制度本质是一样的,只是细分不同而已。到了明朝,以户籍规定了百姓的身份,当然,类似于两汉隋唐的戍边职能的徭役取消了,然而,百姓的负担并没有减轻,反而更重。

    在两汉隋唐时期,百姓可以戍边,也未尝不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才就有了“三尺青锋觅封侯”的说法。

    到了汉朝,汉高祖约法,“约法省禁,轻田租,十五而税一。”如文帝二年,曾下令“赐天下民,今年田租之半”,这次减田租之半,已经将田租降到了三十税一。

    又有文帝十二年诏:“其赐农民今年租税之半”(《史记·孝文本纪》)。同书还说:“(十三年)六月诏曰:‘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今勤身从事,而有租税之赋,是谓本末者,无以异也。其于劝农之道未备。其除田之租税。’”

    对于这条记载的理解,学者有所争论。有人认为,自此至景帝二年凡十三年无田租。如钱剑夫就持这种观点。还有的学者如高敏就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史记·孝景本纪》记载景帝元年“除田半租”,既未云复,可见之前是有田租的。景帝时期,是三十税一的田租率形成定制的时期。

    以后的历朝历代,包括明朝在内,农税真正的税率就是三十分之一,然而,各种杂税加上,百姓依旧苦不堪言,就像辽饷即使崇祯四年最高的时期,课税一分二厘。凭心而论,这个税,虽然加了,对于百姓而言,其实并不算不能承受。

    一分二厘就是二十枚铜钱,按照当时的粮食价格七钱到九钱之间,差不多相当于十粮斤左右的粮食,但是,官府在执行的时候,那个税就不是这么点了,加上三分甚至五分的也是有可能的。

    明朝的税,其实并不算重,如果比较下来,哪怕是崇祯朝最腐败的时候,也比康乾时期,要轻。

    可是永固的税法,其实并不利用国家的长期运行,全旭所谓的永不加赋,主要是考虑减轻农民的负担,而随着辽东的工业发展,工人特别是技术工人的收入越来越高,最初的时候,一两银子一个月可以请一个大师傅,甚至说,管饭不给工钱也能请到工人。

    可问题是,现在的小工也能拿到一两五钱银子,甚至更多,至于高级技工,那就没数了,有的工厂想挖人,开出市价三倍到五倍的薪水也是有可能的。

    辽东,也可以说现在的商国,只是采取比例式收税,比如说农民的税收,主要集中在粮食、家禽、木材等物资的出售环节,售价高低,其实都是税收有着直接关系。比如说,卖了一万两银子的粮食,收税就是三百多两银子,如果是一千两,那就是三十多两银子。

    不按人头,也不按田亩。

    什么摊丁入亩?全旭不玩这一套。

    商国是工商之国,工厂和公司的税收按照流水,政府部门进行一定比例的扶持,鼓励高新科技行业和企业,扶持中下型个体户。

    总之,取消了人头税,而且承诺,永远不收丁口税,因为拿下辽西以后,全旭这才知道,辽西的丁口税是每人一百二十钱。

    在这种高税之下,百姓肯定不愿意多生孩子,多生一个孩子,那就多交一份税。

    永不加赋的法律颁布,其实对于商国的税收影响,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影响,不过,作为邀买人心的法令。

    在这道法令颁布之后,那是全民欢庆,不少文奴开始写诗、写文章大拍全旭的马屁。

    就连水太凉的钱谦益,也一改痛斥全旭的丑陋嘴脸,称赞全旭此举开天辟地,旷古未有。

    全旭也明白,钱谦益这是向他输诚,只要他稍微表露一丝赞许,那么钱谦益马上就会改头换面,成为全旭的马仔。

    然而,全旭对于这个媚眼,直接无视了。

    作为一个组织,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肯定是要有的。

    全旭作为商王,召开第一次朝会。

    当然,商国的朝会并不像大明一样,一群人都过来开会,乌央乌央一大片,其实,正式的朝会上,大部分官员是没有资格发言的,他们只带着一只耳朵过去听听而已。

    当然,商国的朝会,就是大明的内阁会议,也可以说是部长级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各部长或副部长。

    在商国,可不是大明的六部,而是足足十九部。

    分别是商国财政部、外交部、国防部、工业部、建设部、商务部、交通部、铁路运输部、海洋运输部、教育部、卫生部、资源部、总参谋、战争部,立法部、执法部、纪律检查部、审计部、税务部。

    十九个部级单位,加上平级单位,比如说吕宋议事府、台湾议事府,琼州议事府,当然,这一次的议题,那就是对商国进行拆分。

    现在的辽东版图实在是太大了,全旭拿着后世的地图对比发现,现在的商国实际控制区,包括后世的东三省、内蒙古中、蒙古国东南部、滨海边疆区全部、哈巴罗夫斯克全境,实际面积约为四百零二万平方公里。

    实际控制整个奴尔干都司,在这个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办法良好的管理和控制,必须进行分割。

    全旭拿出经过电脑修饰的地图,指着地图道:“现在咱们商国的实际版图,在不包括吕宋、琼州、台湾的情况下,共计四百零二万平方公里,在这么大的区域内,如何管理是一个非常让人头疼的问题,现在的辽东议事府,控制面积实在是太大了,就像金州到海参崴,足足有一千多海里,这还不是最麻烦的事情,如果到黑水(既取自唐朝黑水都护府之名,现为哈巴罗夫斯克的伯力,全程多达四千七百多公里。”

    沈明泽似乎明白了全旭的意思:“大王的意思是要拆分辽东?”

    “拆分是必须的!”

    全旭接着道:“关键是如何拆分!”

    沈明泽沉吟道:“这个问题臣曾经考虑过,臣的意思是,咱们商国略小于唐时安东都护府,唐安东都护府下辖九都护府,分别是新城州都督府、辽城州都督府、哥勿州都督府、卫乐州都督府、舍利州都督府、去素州都督府(居素州都督府)、越喜州都督府、去旦州都督府、建安州都督府,不如我们去繁就简,直接以唐时九州都督府为议事府。”

    拆分辽东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情,需要结果各地的特点,分别是涉及方方面面,总之,全旭的原则是要平衡发展,最好是不要一家独大。

    当然,平衡是不可能真正平衡的,为此,在全旭的主导下,对辽东进行了大致的划分,首先,以蒙古国东南部、蒙古东部设立镇北议事府,议事府首府治所,既大宁城。

    在未来三年内,镇北议事府则作为进攻清国的前沿基地,镇北议事府由朱寻暂时兼任,同时,开始正式成立。

    全家军第二师、第五师、第九师,进驻镇北议事府。

    设立辽阳议事府,大体是后世的辽宁省,首府治所辽阳。

    设立会宁议事府,大体是后世的黑龙江省,首府治所在会宁城(今阿城)

    设立黄龙议事府,首府泰宁城(既建州)大体是后世的吉林省。

    设立黑水议事府,治所黑水城(今天伯力(女真语豌豆的意思),大体是哈巴罗夫斯克。

    设立安东议事府,治所在双城。

    这样以来,辽东就拆分成了六个议事府,各州、县州则需要继续细分,同时,一部分关宁军将士,整编为建设军团,分别前往黑水府和安东府,充实这里。

    开了一天的会议,全旭回到武威侯府,不现在的商王府的时候,太子朱慈烺躬身道:“学生拜见恩师!”

    全旭这才想起了太子这个烫手山芋在手中,全旭可以理解,这其实也是崇祯皇帝对他的最后一次试探,试探全旭不是想谋夺他的大明江山。

    因为太子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娃最好控制,可以学习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只不过,全旭明显就没有这个心思。

    他扔给朱慈烺一个崭新的小牛皮书包:“背上它,跟你景慕姐姐一起去学校上学!”

    朱慈烺傻傻的问道:“去学校?”

    “废话,不去学校去哪里?你要学的功课多得很,语文、数学、外语、地理、政治、几何、物理、化学……不去学校,你上哪学去?”

    朱慈烺有些不满的道:“可是父皇让本宫跟你学习如何治国平天下!”

    全旭一巴掌拍在朱慈烺的脑袋上:“你才多大啊,学个屁治国平天下!像你这个年纪就该开开心心的上学,开开心心的玩,在课堂上开开心心的被老师拿粉笔头砸,学什么治国平天下只会把你变成傻子!”

    全旭见朱慈烺仍然一脸懵逼,他耐着性子解释:“治国有文臣,平天下有武将,这些都不用你学,你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博学的人,不管是治国还是平天下都能说出个道道来,不会被大臣坑就足够了,懂了吧?”

    朱慈烺还是不懂,但是也只能背上书包去上课。

    “还有,你要记住,不准泄露你是太子的身份,你以后没有马车接送,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你都得步行去上学!”

    接着全旭冷笑道:“你要做的作业要拿给我检查,偷工减料我揍死你!还有,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学校里打架……”

    朱慈烺急忙解释:“我不会打架的!”

    “我管你会不会打架!反正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学校里打架打输了,我揍死你!”

    这什么帝师啊,有这样教太子的吗!?

    朱慈烺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他有预感:在全旭身边的日子,将会非常、非常的难过!

    朱微媞担心:“王爷,这样做真的妥吗?太子毕竟年幼,你让他步行去上学,还鼓励他跟别的孩子打架,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

    全旭翻了个白眼:“都是人生爹妈养的,他没这么娇贵!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可以安排几个人暗中保护,但仅限于不能让他被人拐卖或者绑架,如果他跟其他孩子发生冲突你去找人家麻烦,我揍死你们!”

    朱微媞有些无语,当了大王脾气还见涨了。

    ……

    在万里之外的万里之外的欧洲,亚德里阿海上,海伦娜已经没有一点淑女的形象了,她如今已经变成了淑女她妈。

    海伦娜在上个月,成功诞生下一名女婴,被海伦娜取名凯瑟琳,全,丹多罗。

    丹多罗是海伦娜的姓氏,也代表着她在威尼斯的身份和地位。

    按照中的传统,海伦娜此时应该还在过月子,只不过,大洋马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她在生完孩子的时候,就接到了前线的告急。

    奥斯曼帝国的海军已经打败了威尼斯的海军,威尼斯城邦共和国的命运,好巧不巧的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

    当时,海伦娜刚刚生完孩子,甚至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个时辰,她就带着这名明显有着东方血统的女孩,来到了海上,指挥她的战舰,加入战斗。

    全旭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哪怕海伦娜自动献身,一百三十毫米二十八倍径的火炮,该不卖,还是不卖。

    不过,他倒是卖了二十五门一百三十毫米前装滑膛炮,这是没有膛线的那种,不过却可以发射全家军的硫磺燃烧弹,比起同时期的战船先进了不止一点半点。

    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只好把女人当成男人用,所以,海伦娜就带着刚刚出生的女儿走向了战场。

    一名威尼斯军人有些忐忑的问道:“殿下,您的身体?”

    海伦娜摆摆手:“不用担心,我没事!”

    海伦娜的自信是全旭带给他的,虽然这种一百三十毫米滑膛炮只是全家军早期的试验型号,卖给她也算是破例了。

    随着公主号一马当先,加入了战斗。

    公主号当着众多贵族的面,在距离敌舰六百多米的距离就开始一轮齐射。

    然而,那些贵族却一脸心疼:“浪费火药!”

    没错,在这个时候的海战,六百米的距离开炮,属于浪费炮弹,哪怕是四百米,能有三分之一的炮弹命中对方就不错了。

    然而在威尼斯众贵族的注视下,公主号第一层甲板和第二层甲板上的十二门侧舷炮同时发出令人心悸的轰鸣,黑洞洞的炮口喷出雷暴样的火光,整艘战舰仿佛都往侧方退了一下。

    十二发硫磺弹划空而过,狠狠砸向六百米外的敌舰,有三分之二的炮弹打偏了,在海面上激起一道道高高的水柱,但还是有四发炮弹直接命中商船,在船体上砸出了四个大窟窿。负责指挥海战的海军司令官微微点头,首轮发射便有三分之一的炮弹直接命中,这个命中率已经非常理想了,换了威尼斯最好的大炮都做不到。

    海军将领也喜形于色,趁他病,要他们命,其他战舰也向这艘被海伦娜击中的一千五百吨级战舰抵近,准备以群狼战术,把这艘主力战舰送进海底。

    奥斯曼帝国的海军面对弱小的威尼斯海军,从来没有占过优势,然而问题是,在半年之前,欧洲的搅屎棍英国,把三艘缴获的西班牙无敌舰队的一千五百吨级战舰,经过修复,卖给了奥斯曼帝国。

    西班牙无敌舰队面对英国战舰时,已经显得落后了,可是这么大的战舰,最大的特点就是扛揍,在没有高爆榴弹和燃烧弹的时代想要击沉一艘战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几斤重的实心铅球对于一艘几百吨、上千吨的战舰来说显得实在渺小,往往两支舰队对轰了半天,大家的甲板上都骨肉狼籍船帆倒折了,真正被打沉的战舰也就那么十几艘、几艘而已。这艘商船的排水量是一千五百吨,想击沉这么艘大家伙,非常困难。

    然而,让众威尼斯贵族们惊讶的是,海伦娜直接叫停了第二轮炮击,也发旗语,让其他战舰停止向这艘敌舰靠近。

    众威尼斯军官们非常不解,很快他们就明白了什么事情,准确的说是硫磺弹没有给威尼斯人任何质疑它们的机会,也就一分来秒钟,隶属奥斯曼帝国的战船冒起浓烟,很快便汇成一道黑压压的烟柱冲天而起,大火从战舰的底舱冲腾而起,爬上甲板,索具和船帆成了最好的引火物,而放置在船上模拟战舰被击中后的真实场景的火药桶接连爆炸,发出此起彼伏的巨大轰鸣,整艘战船被炸得碎木横飞,大团火球四处乱抛。

    火焰席卷了甲板,一直爬上桅杆顶端,巨大的船帆变成了火炬,二三十公里外都能清楚的看见那高高冲起的火光!

    威尼斯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他们都不敢置信,仅仅是四发炮弹便将这么大一艘船给摧毁了!

    威尼斯海军司令温特将军额头冒出冷汗,嘶地吸了一口凉气,喃喃说:“这艘船就算不沉也彻底毁了啊……这么猛的火势,谁还敢呆在上面?可怕,太可怕了!”

    随着这艘主力战舰被火海吞噬,奥斯曼帝国的海军开始了撤退,威尼斯帝国开始了反败为胜,并且全部战舰加入了追击的行动。

    众贵族对海伦娜非常感激,特别是德温特将军激动地对海伦娜道:“公主殿下,你为城邦换回了我们梦寐以及的镇国利器,真是太棒了!你抓紧时间休息,我让人加紧收购那位东方总督需要的东西,等搜罗完毕你马上出发!不仅要带上那些货物,还要带上足够的金币,我们要抢在其他国家反应过来之前采购更多舰炮和炮弹,城邦的未来就靠它了!”

    “我有办法解决咱们威尼斯城邦人口不足的问题!”

    海伦娜抱着小小的凯瑟琳:“我需要召开临时议会,进行民主投票!”

    全旭的火炮给了海伦娜极大的信心,同样作为威尼斯城邦共和国的公主,海伦娜的这个公主,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公主,而是因为她出身丹多罗家族,按照大明的爵位制度,她只是公爵之女,只是郡主而已。

    全旭告诉海伦娜要改变威尼斯人口不足的问题,只有三种途径,要么提高生育率,改善医疗卫生条件,降低婴儿夭折率,同时,加大移民。

    现如今的威尼斯地位摇摇欲坠,危机万分,要想吸引神圣罗马帝国的移民,其实是没有吸引力,也非常困难。

    威尼斯城邦共和国唯一的途径就是向神圣罗马帝国购买囚犯,或者说那些政治犯。

    “公主殿下,请问你如何保证这些罪犯会对威尼斯城邦共和国忠诚?”

    “非常简单!”

    海伦娜自信的笑道:“自由和财富,我们可以对那些走头无路的人签订一个契约,他们成为威尼斯城邦共和国的军人,每年可以拿到神圣罗马十年的收入,只要给威尼斯城邦共和国服务五年,他们就可以获得自由,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威尼斯城邦共和国进入置业和生活,子女可以获得教育……”

    人口问题是威尼斯最大的问题,就这样,海伦娜获得了议员的支持,作为试行计划,威尼斯通过行贿的方式,向神圣罗马帝国购买了六千多名破产农民、罪犯、还有异教徒。如果算上他们的家眷和亲人,将近两万人。

    这些人在抵达威尼斯的时候,宣誓向威尼斯城邦共和国宣誓效忠,出乎威尼斯人的意料,这些人纪律性非常高,执行力坚决,作战尤其勇猛。

    因为这些人就是后世的德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