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正在木叶扛米的长门 > 请假别订阅
    四千字,用来保全勤的,后面会改,望谅解。

    主要是舍人篇的剧情太扯了,很难写,越写越觉得扯淡,很头疼,早知道不写就好了。

    “抓紧时间,你知道这里的情报吗?”千手扉间站在装饰得很有阿拉伯风格的褐色地板上,向“长门”开口,“直接去最有价值的地方吧,这里,马上就会被斑给破坏掉的!”

    在他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就好像是要印证他的观点有多么正确似的,城堡外轰隆隆的建筑倒塌声响个不停,偶尔能听到尖塔从高空坠落,砸到地面的恐怖声响,震得地面不停地抖动。

    “长门”用白眼扫视了一下外面的战况,发现由傀儡组成的“战斗机群”们,正在向斑的须佐能乎发射密集的能量光团。看上去就跟子弹一样,很有科技感,很先进的样子。但这种东西显然对须佐能乎毫无作用,根本撼动不了它坚城般的防御!

    宇智波斑神色冷漠地站在须佐能乎的额头里面,似乎又神奇地冷静了下来,并不急于攻击躲在战斗机群里面的大筒木舍人,而是不急不忙地操纵须佐能乎清除掉天上的傀儡,让“长门”松了口气。

    “不急,斑看到我们离开,大概也猜到了我们的想法,并没有急于破坏这里!没想到,斑还是个挺细心的人呢。”

    “长门”脸上露出赞赏之色,对宇智波斑点了个赞。

    “是吗?”千手扉间却对此充满怀疑,“我可不觉得斑是那种通情达情的类型······算了,有人来欢迎我们了。”

    一队傀儡出现在大厅的另一边,挡在了两人的面前。看上去与外面骑着乌鸦的傀儡没什么不同,都穿着灰色的衣袍,脸上缠满白色的布条没有露出一点“皮肤”。

    “长门”注意到它们小腿上的绑腿后,微微眯起双眼,觉得,这种风格应该是受地面上的忍者影响所致,傀儡术的发源究竟是哪里,还需要调查才行。

    “直接穿过去吧。”千手扉间开口,“没必须破坏掉这种东西!”

    两人的想法基本一样,都没兴趣对这些弱小的傀儡出手,利用单纯的速度突破傀儡们的防御,从宽敞的大厅突入到一处显得有些压抑的走廊继续向前。

    千手扉间在从傀儡群中“路过”时,还顺走了一只傀儡,正在边跑边研究。

    “长门”看见他熟练地拆卸傀儡的动作后,突然想起来,自己组织里还有一个傀儡大师,立刻发动万象天引,从身后正在追来的傀儡群里吸来了几只傀儡,很暴力地利用饿鬼道的能力吸光傀儡里的能量后,将一动不动的傀儡扔进了阎王的肚子里。

    “有意思,竟然真的不需要人类操作,能自己行动,还拥有敌我识别的能力,这种傀儡我以前可从未见过。”千手扉间一边拆一边将零件顺手扔在地上。由于正在奔跑的原因,他身后的傀儡零件很快就在地面上洒成了一条直线,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在傀儡方面的造诣,也就是管拆不管装的水准而已。

    不过,他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别看这些傀儡的战斗力都很弱,与蝎的傀儡相比远远不如。但“长门”回忆了一下类似于蝎这样的傀儡师,所掌握的“正经”傀儡术就能发现,他们的傀儡,无一不是只能被查克拉线操纵的死物而已!不管威力有多大,离开了主人就跟一堆废品没有任何区别,与眼前这些“多功能,全自动”的傀儡有着本质上的差距。而且这种差距,就好像只能手动操纵的机器,与高智能ai的机器人之间的差距一样巨大!

    “长门”突然很想知道,蝎能不能将他的人傀儡技术与月球上的傀儡“自动化”技术结合起来,创造出新时代的傀儡?这种事情,怎么看都是有可能的!想到这里,“长门”收集傀儡的决定就更加坚定了,开始主动寻找傀儡。

    “嘎达嘎达!!”

    当他们穿过城堡的内部走廊,向上,来到城堡的外沿,透过高高的玻璃窗,能看到外面好像黑色的石块一样飘浮着的“岛屿”时,一排侍女形态的傀儡站成整齐的一排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刚发现他们就立刻裂开了嘴角,发出零件碰撞般的嘎达嘎达声,直接飞了过来,被“长门”顺手扔进了阎王体内。

    “看来,你也对傀儡很感兴趣啊。对了,你们组织里有一个傀儡大师。”当“长门”丧心病狂到,连走廊间的台阶上,负责打扫的小孩形态傀儡都抓时,千手扉间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没办法,我可不懂傀儡这种东西,也看不出哪一种比较先进,只好每样都抓一点了,带回去给手下研究。”

    “长门”也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不好承认,与千手扉间继续在城堡里乱闯。

    “轰隆隆!!!”

    这时,城堡再一次,剧烈地摇晃了起来,比斑操纵须佐能乎第一次出刀时还要强烈且持续不断。

    “长门”与千手扉间停下脚步,感知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因为一股强大的查克拉突然出现在了斑的面前,与斑的须佐能乎对抗在了一起。

    “长门”用白眼看到,那是外貌接近老年大筒木羽村的巨大石像,被大筒木舍人给通灵了出来,正在凭借其无限修复的能力,对抗须佐能乎的查克拉刀。

    舍人这时候的模样,看上去已经有些慌了。他周围的傀儡军团全都被斑清理一空,连根毛都没有剩下,斑却依旧气定神闲,一副高冷,满不在乎的姿态。而柱间呢,他早已取消了木人之术,正坐在须佐能乎的肩膀上乐呵呵地看热闹,从他不停观察舍人的眼神中,“长门”可以判断出,柱间对舍人非常好奇。

    毕竟,他这时候大概也看出来,舍人没有眼睛了吧?“长门”觉得,没有“转生眼”的舍人根本不可能与斑对抗,能通灵出羽村石象已经算是限制,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使用巨型转生眼?

    想到这里,“长门”决定和千手扉间一起去看看“转生眼”。

    毕竟,这时候的“转生眼”已经算是它“眼生”中“最后的美好”了,万一被舍人吸取,很可能会变成一堆黏糊糊的白色异物,也就失去了观赏的价值。

    “千手扉间,我们现在到查克拉反应强烈的那块地方去吧。”

    “长门”开口。

    他瞬间开启木人之术,让木人抱住了须佐能乎的胳膊,阻止它拨刀。两个庞然大物好像小孩子一样抱摔在了一起,让斑气炸了肺!

    “滚开!我才没有这种梦想!!混蛋!只有你的梦想才会是这种奇怪的东西吧!你究竟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啊!柱间!!”

    须佐能乎与木人踩踏大地的声音,完全掩盖不住斑的吼声。

    现场一片混乱,“长门”与千手扉间,用鄙视的眼神瞥着这一对丢人玩意儿,又互相对视了一眼,默契地点点头,决定潜入城堡里看个究竟再说!

    就在这时,城堡上空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傀儡乌鸦,每一只乌鸦上面都骑着一名身穿灰袍,脸上缠满白色绷带的傀儡忍者。

    这种兽与人的傀儡组合,好像战斗机群一样,朝斑与柱间所在的地方飞了过去,不仅数量惊人,而且科技感十足——就是不知道够不够斑一刀砍的······

    显然,这座城堡的防御兵力,终于发现了斑与柱间这一对小捣蛋鬼。

    “战斗机群”中间,一座木质平台上面,站着一个白色头发,面色苍白的少年——大桶木舍人,闭着双眼,隔空,朝宇智波斑呵斥道:“卑微的地球忍者,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真是好大的胆子!”

    “······”

    好像迟暮的美人一般,能给人以无限的感概。

    “这就是月球啊。”

    当须佐能乎悬停在月亮上空时,千手柱间发出了叹息。

    “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假如真有什么陷阱的话,就把这里给毁掉算了!”宇智波斑发出了杀气腾腾的声音,似乎已经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长门”觉得这两个人真是神人也,就算身处接近真空的环境中,也能无碍交流,并让他们的声音自由传播,好像有什么特别的宇宙定律一般,令人实在是费解。

    它可以笃定,就算是宇宙大爆炸近在眼前,这两个人也能像现在这样轻松聊天,这,才是真正的牛逼!

    “长门”怀着对这两位神人的无限景仰之情,从须佐能乎身上一跃而下,直接踏在了月亮表面,抢先一步,成为了那个可以吹牛皮——“个人的一小步,忍界的一大步”的男人!

    从此以后,它就不再是什么旋涡长门,而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阿姆斯特朗哥伦布长门”了!

    万一最终,它的本体能够一统忍界,那么,在未来有关历史的碑文之中,所谓的大筒木一族,也理所当然的会被开除“人籍”,变成只能被它“长门”大爷发现的存在!用他们残留下来的文化遗迹,来衬托“长门”大爷的发现,有多么的富有传奇色彩!

    当然,在此之前,“长门”必须在月亮上先印个脚印才行,于是,怀着那么点狗撒尿占地盘一样的心思,“长门”狠狠地在地面上跺了一脚,将地面都给跺裂了!自认它的脚印,比另一个阿姆斯特朗结实得多后,它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了须佐能乎上面,与众人汇合。

    迎接它的,是千手兄弟与宇智波斑三个人,极为疑惑的视线。

    “长门”诧异地扫了千手柱间一眼,发现这人不傻啊!

    冷声道:“即然有线索就继续找吧,就算是六道仙人在这里,还能打得过我们四个人不成?我让须佐能乎飞快一点,你们也加把劲,别看漏地面上的一切!长门,如果我按你所说的,花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我就砍死你!!!”

    须佐能乎在斑说完后陡然加速,在空中如同一颗导弹般笔直向前。四人也不再多说什么,感知能力全开,尽力搜索着下方的世界。

    又过了一段时间,就在“长门”都有些不耐烦时,它突然表情一松,开口道:“到了!!!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就行!”

    比起视力与感知力来,它显然要比同行的三只僵尸高上不少。

    三只僵尸表情一愣,同时看向了“长门”。斑控制着须佐能乎飞得慢了一点,几分钟后,不需要“长门”再说明什么,一片古怪的建筑群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高高的城墙,细长的塔尖。绝不鲜艳明快的建筑,在昏暗的冷色调阳光中显出了令人不舒服的病态感。

    好像不成熟的文艺少年,矫揉造作的油画一般,淡色的塔群带有刻意为之的异域风格,却即不优美,也不壮观,看上去异常牵强,不具备合理性。

    “里面有一个人。”千手扉间也从须佐能乎上离开,蹲到地上,将右手食指中指按住地面,开口道,“很弱,非常弱,六道仙人有这么弱吗?”他疑惑地扫了一眼飞在空中的“长门”。

    “不要管这么多了,快来大冒险吧!”千手柱间因为周围的危机感解除,似乎又开始“没头脑”了起来,大叫道,“我同意长门说的话,这里很值得探查!说不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呢!”

    “长门”望着,这座名为大桶木舍人的家伙所居住的城堡,觉得这个地方,比情报里显示的,还要古怪。

    宇智波斑操纵须佐能乎,飞在空中,停在城堡的不远处,面情从凝重变成了轻视,很不以为然地向“长门”问道:“就这?这片建筑是谁留下来的?里面有谁?”

    “不清楚。”

    “长门”摇了摇头,它自然不会说出这种过于细节的情报。从须佐能乎身上飞起来后,它离城堡更近了一些,开口道:“但是,月亮上竟然有这么一座城堡,这本身就很值得探查,不是吗?”

    斑沉默着,似乎在思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