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浕灭之刃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凶险万分的扭转前兆
    “哈哈哈,上!”

    伴随着一声一听就知道是谁的狂笑声,不死川实弥与悲鸣屿行冥接连出现在黑色牟的视线内。

    不死川实弥于半空中翻动身体,刀刃狂舞,每一次甩动都紧随着一道缭绕的龙卷风般的翠绿风刃。

    『风之呼吸·柒之型』

    “劲风·天狗风!”

    浑身布满刀伤的悲鸣屿行冥也以自身强大的力量转动锁链,在他双手中蓄力已久的流星锤与阔斧同时掷出,浑厚的力量在此刻完全展现了出来!

    『岩之呼吸·捌之型』

    “煌斑岩·双绞!”

    锵!

    黑死牟的「虛哭神去」与泷川凌的双刃同时对撞在一起,两者的力量相互抵消,迅速消散,转为了持续性的对拼。

    但还是黑死牟占据了上风,将下方的泷川凌死死压制住。

    同时,它的视线不断在前方两方来回跳转,迅速借助「通透世界」将另外二人的肌肉走向,骨骼动作摸的一清二楚。

    “两方......”

    随即,它双手持刃,奋力下压。

    由于「虛哭神去」那巨大的刀身,加之黑死牟的恶鬼之躯,泷川凌在这股力道之下十分吃力。

    “抗不下...”

    对拼的刀刃迅速后拉,泷川凌即刻脱离战斗。

    嗙!

    黑死牟的「虛哭神去」径直落于地面,巨大的刀身直接将那坚实的地板如豆腐一般切碎,留下缭乱的刀痕。

    而此刻,不死川实弥与悲鸣屿行冥的夹击紧随而至。

    但黑死牟已经完全锁定了两人的位置,神色不变,猛吸一口气。

    『月之呼吸·拾贰之型』

    “月仄·参横!”

    只见两道弯月乍起,黑死牟挥动而起的「虛哭神去」忽然变得诡异至极,几乎是同时两边现出一道磅礴的巨型月刃。

    狂暴的力量与两人的攻击对撞开来,在半空中肆意宣泄,无数细小的圆月刃飞掠到每一处角落、缝隙。

    “可恶!居然又被挡下了!”

    气浪掀来,不死川实弥与悲鸣屿行冥两人被迫后退落地,不停挥动各自手中的武器来挡下那些飞蹿的圆月刃。

    一时间,空气中“噼里嗙啷”的击打声接连并起。

    饶是在场的三人挥刀沉稳、步履扎实,也有些力不从心。

    除却拥有「通透世界」的泷川凌外,两人在黑死牟的这道反击之下,皆有损伤。

    伤势,开始累加。

    人类体力弱势的弊端,开始体现出来。

    “咯...这家伙,还有它这种诡异的呼吸法,真是连眼睛都不敢再多眨一下!”

    “撑住!接下就是我们的反击时刻!”悲鸣屿行冥向身旁的不死川实弥喊道。

    “喔...很不错的气势......”

    黑死牟稍稍赞许一声。

    而后,眼眸一寒,定身、开腿、拉刀!

    『月之呼吸·拾叁之型』

    “月黎·黯魄残月!”

    在它着连残影也难以反应过来的手中,「虛哭神去」扭曲着刀身,横向一劈!

    刹那间,无数道亮银色的月刃顷刻爆发,席卷之声如雷霆轰鸣,拥有一往无前的滂沱之势。

    在这被无数亮银色月刃遮盖住的天空之下,三人没有办法,只能立即做好应对之势。

    “大面积的呼吸法!”

    “阿弥陀佛,分开躲避...”

    “哈哈哈,可真是令人寒芒直竖啊!”

    三人互道一句,即刻躲避奔走。

    在这漫天剑网之下,是这样一副情形。

    泷川凌借助「通透世界」的视力、自身的速度、双刃,不断游走那无数缝隙之中,连环躲避。

    悲鸣屿行冥呼吸法全开,转动锁链,同时快速旋转着挥舞阔斧和流星锤,抵达住又一波的攻势。

    不死川实弥靠着自身的毅力,不断躲过一个又一个的致命伤,死命咬牙坚持。

    但浩浩荡荡的剑芒如浪潮般在空气中荡漾,丝毫没有停歇之意。

    三人的体力不断消耗,速度不断被削弱。

    身上累加的伤口,也在此时发挥了它的负面作用。

    而黑死牟的整个身影,都被包裹在了那片片月刃之中。

    三人只能通过那如同茂树般的间隙,看到那狂舞挥动刀刃的身影,落下一道又一道的亮银色月刃。

    即便是三人同时处于不同的方向,黑死牟也能完全将他们的动作全部封锁!

    这挥刀的速度,简直快的离谱!

    距离也在成倍的增长,三人根本进不了它的身!

    即便是泷川凌拥有着「通透世界」,亦是如此。

    “老鼠...总是逃窜的异常迅速......”

    黑死牟的动作没有片刻停歇,它再度施展呼吸法,虬龙一般的紧实的肌肉,在此刻全力释放!

    『月之呼吸·拾肆之型』

    “凶变·天满纤月!”

    黑死牟的周身顿时释放出了无数巨大的弦月形刃风,难以描述的窒息般的压迫感比之上一型式,更加沉重!

    一道又一道的弦月从它周身迸起,挟带着难以计量的无形斩击,荡平着一切。

    几乎封锁住了自身所有可接近的位置。

    “不好!”

    唰!

    气浪掀来,一个踉跄。

    因为开始失血,身体速度跟不上眼睛的速度,泷川凌在这一击之下连连后退。

    刚刚贴近的距离,又再次被拉远了。

    而另一头,没有「通透世界」的两人,更是被完完全全的压制住了,难以寸近半步。

    “啊啊啊——!可恶可恶啊!这家伙的攻击,根本过不去!”

    “坚持住!实弥!”

    话虽如此,但两人身上的伤已经越来越重,新伤加上旧伤,一同爆开,即便他们使用呼吸法加以操纵,也难以控制血液的流出。

    如果在这么继续战斗下去,首先会流干血液的就是他们几人。

    泷川凌深知这一点,在「通透世界」的加持下,自己尚且吃力,其余两人又怎么会落得了好。

    前进!必须前进!必须从那些纵横交错的缝隙中前进过去!

    悲鸣屿行冥不知何时能够开启「通透世界」,但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能允许他们等待那怕一分钟!

    现在拥有「通透世界」的泷川凌就是最有希望接近黑死牟的那个人。

    前进!必须前进!

    耳旁,是缭乱呼啸的破空声,脚下,是一道道凌厉至极风刃。

    侧身、摆刀、回身、下蹲、反敲、跃起......

    不断躲避着严丝合缝的月刃。

    每一个动作都在泷川凌的控制下,精确无比。

    每一步都刚好插入那茂叶一般的细小缝隙,多一步太多,少一步太少。

    嗤!

    又是两道月刃刮过脸庞,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痕!

    但泷川凌没有一丝犹豫,不断躲闪前进的目光,坚定异常。

    看到前方黑死牟扎实的身躯在视线下不断放大,泷川凌瞳孔骤然紧缩,心中一喜,大喝一声:

    “好机会!”

    他在无规律的交错月刃中,直接纵身跃起。

    『雨之呼吸·捌之型』

    “雴霫·风驰雨骤!”

    鼓足气势,泷川凌以自身极限的速度倏忽挥出四道澎湃的剑气。

    落地的一刹那,

    撩开月刃的同时,再瞬间调转呼吸法。

    『日之呼吸·拾壹之型』

    “炎舞!”

    双腿奔袭,赤焰旋绕!

    嗙当!

    清脆急促的剑刃碰撞声!

    黑死牟挥刃撩开那四道剑气的同时,挡下了泷川凌的这一击。

    “果然,还是防住了。”

    泷川凌双刃迅速下拉,旋绕的赤焰在轨迹上留下了璀璨的尾焰。

    侧身,绕后,右手一记上撩!

    嗙当!

    又是那种撞击声,再一次被挡下了。

    “再来!”

    左手空置的「濯浕」斜劈而下。

    “你...慢了.....”

    黑死牟直接发动双手的力气,撩开泷川凌右手的同时,再次挡下了他的这一击。

    嗙当!

    火花迸射!

    “继续!”

    泷川凌咬紧牙关,双手中的刀刃旋绕着赤焰,一击一击狠厉劈下。

    短短几个呼吸间,两人便已经交手数十次。

    击打所产生的月刃与赤焰不断碰撞、对峙、逸散,两人的周身全是那些难以看清的剑芒,地板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刀痕。

    黑死牟反应迅速无比,几乎紧贴着泷川凌的动作毫无死角地防御着。

    任凭泷川凌的攻势如何加速,它都显得游刃有余。

    “这家伙,在逐渐适应我的动作!”

    泷川凌再度被黑死牟的攻击压制回来。

    不过,正因为他刚才打断了天满纤月,不死川实弥与悲鸣屿行冥二人,才得以赶来支援。

    『风之呼吸·捌之型』

    “初烈风斩!”

    斑纹状态下的不死川实弥直接两记回旋斩击,风刃绕着黑死牟的两旁,切割开来。

    “斩到了!”

    刚刚落地的不死川实弥兴奋地抬起来,看着黑死牟那两旁血淋淋、被风刃绞得细烂的手臂。

    “哈!”

    同时,泷川凌一声爆喝,鼓足气势,手中的双刀接连挥动。

    竭尽全力压制住暂且受伤、减缓速度的黑死牟。

    另一头的悲鸣屿行冥也正甩动着流星锤,大步流星。

    黑死牟的平静的面容,也稍稍有了些许变换,它看着身前全力挥刀的泷川凌:

    ‘也是...这种情况下...你们只有竭尽全力贴近吾的身旁...才有那么一丝的机会....’

    “嘶——呼——”

    黑死牟瞳孔骤然一紧,双手狂舞拉动,一记横斩!

    泷川凌急忙应对,但在这一击下,还是被气浪掀飞,落在地上后就是一阵踉跄。

    右脚向后一踏,定身。

    感受到胸口处的温润感,他赶紧低头查看。

    血,已经染红了他破碎的衣物,那道伤口,深可见骨。

    麻木感从那里传来,并伴随着一股割骨剜肉般的苦痛。

    让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泷川凌又赶紧向上抬头,视线不敢多一刻离开黑死牟。

    因为刚才的那一下可是连他「通透世界」都没能预判下来的攻击。

    接下来的攻击...必须——

    突然,泷川凌面露震惊,因为看到了倒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不死川实弥,他背后有着一条鲜血大口,正蚕食着他的生命。

    什么时候?

    明明自己一直在盯着黑死牟的动作。

    那道是刚刚那一记横斩?

    黑死牟的神情重归平静,满目凛然地看着奔袭而来的悲鸣屿行冥,轻述道:

    “你...独自一人....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不死川实弥倒在一旁,泷川凌被劈开,他们两人根本来不及支援,只剩下悲鸣屿行冥一人的攻击。

    如此条件下,它自然可以轻松化解。

    看到那悍然飞来的流星锤,黑死牟同时锁定了在场三人,甚至是极远处的时透无一郎,都被它尽在掌握。

    它没有迟疑,直接抬手一劈。

    一道月刃,直接将那顽石般的流星锤掀飞。

    “接下来...就开始——”

    黑死牟的声音,戛然而止。

    嗤!

    一把泛着白光的日轮刀,突然插在了它的眼睛上。

    由面部,到后脑勺,直接刺穿,发着妖艳异常的血光。

    黑死牟其余五只眼睛的视线,下意识地齐齐看向那卍字型的刀锷。

    因为大脑被突如其来的东西给插入,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

    即便是黑死牟,也稍微愣神了片刻,向后倒退一步,才迅速稳住。

    “什么时候?是刚才躲藏在那个铁锤的后面!?”

    “好机会!”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但无疑,这完完确确就是好机会。

    泷川凌与悲鸣屿行冥齐齐发威。

    『岩之呼吸·伍之型』

    “瓦轮刑部!”

    『日之呼吸·玖之型』

    “斜阳转身!”

    两人的夹击,直转而去!

    同时,时透无一郎快步跑来,将倒在地下的不死川实弥连忙抱走。

    “哼!”

    黑死牟脑袋上被偷袭给插上了一刀,也变得有些愠怒,深吸一口气。

    顾不得脑袋上还被插着日轮刀,它直接将「虛哭神去」高举于肩上。

    浑身上下所有的血管,暴突而起!

    那紧实的身躯,充满着常人难以承受的暴虐力量!

    刹那间,它周围空气变得阴郁、浓稠、压抑起来,并泛着隐隐的血光。

    咔嚓...

    它的身型一沉,地板被这股力量压的皲裂。

    『月之呼吸·拾伍之型』

    “堕月·渤澥血斩!”

    只见,一道巨大的血色斩击逆风而出,其裹挟的无匹气势不断叠加、加剧,其黑暗压抑的程度,犹如直视奈落深渊。

    随即,这骇人一击,浩然落下。

    宛如滔天血海般的一击,让两人心中惊骇万分,背脊发凉。

    他们知道,这一招,他们没有办法硬抗下来。

    不过,这将是战局扭转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