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我真不喜欢焰灵姬 > 第一百四十章 剑指血衣
    一点寒芒隔着老远就让姬无夜感受到刺痛,他立即调转弓箭的方向,跳开到一边。

    那原本为他拿来弓箭的几名士兵中,其中一人抽出一柄细长的剑,伴随着剑光,直取他的要害!

    姬无夜松开手,箭矢如同流光射向这人的门面。

    只见她偏过头,这根箭擦着脸上面具射向身后。

    即使是如此,这长箭所带的锋芒也让面具被切开成两半,露出被掩盖的惊世容颜。

    同时,头盔落在地上,秀丽的长发也终于再躲藏不住,散落出来。

    看着她,姬无夜面无表情,他很惊讶,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一波三折。而眼前,就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没有关系,这里是他的主场。

    “不知道是谁给你们的胆量,都来这里送死,那本将军只好成全你们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外面已然响起他亲兵的声音。

    “快来,有刺客袭击将军府!”

    外面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大量他手下的亲信士兵往这里赶来。

    姬无夜嘴角冷笑,一个都跑不掉!

    惊鲵提剑,冰冷的神色丝毫没有变化,在他身后,两道伪装成姬无夜府上士兵的人同样上前一步。

    …………

    在将军府发生这一切的时候,更精彩的节目在另一个地方上演。

    雪衣堡,每一代世袭侯爵的府邸。这里气氛阴森,但设计宏伟壮观。

    吊桥是唯一入口,桥下是深不见底的云雾缭绕,蝙蝠标志的城门,数尊高大的士兵雕像建立在两旁,印着蝙蝠家徽的军旗随风飞舞,一条条红色锁链似乎有着一段段不为人知的往事枯骨照银甲皑皑血衣堡。

    这是一个充满传说的地方,令人不寒而栗,仿佛一座冰冷的雪山。

    韩歌眼神冰冷地看着眼前的建筑,身上的杀机丝毫没有掩饰。

    一只柔软的手握住他的手掌,韩歌转过头,看着露出安慰眼神的焰灵姬,微微一笑。

    再次看向雪衣堡,冷冷说出一句,“去见见我们这位好朋友吧,派那么多人打探我的下落,相比他很想念我!”

    在他说完后,焱妃和驱尸魔同时动手。

    一人捏着手印,在空中留下道道流光。一人手杖挥动,在地上出现淡蓝色的荧光阵法。

    夜晚的雪衣堡,那唯一能通行的桥被拉起,而他们的身影却是诡异地出现在对面。

    韩歌一个人留在原地,他转过身,背对着雪衣堡。也不讲究,就这么盘腿坐下。

    晚风吹动他衣角,月光映照着他的影子,他拿出酒放在地上,对着月光独酌。

    在他身后的对岸,天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走进雪衣堡。

    对于这个人,他的感情很复杂。有恨意、有忌惮、有恐惧,可此时,看着他平静地做着这一切,竟然生出敬畏之情。

    敢这么做的,天下又有几人?

    或许有些组织有这样的实力,但是却没有这样的胆魄。乱世之中,每走错一步,也许就会通往死路!

    韩歌不管这些,没过多久,那座阴森恐怖的雪衣堡,便被火光笼罩着,那大量的浓烟如同乌云,朝着天空席卷。只是在黑夜之中,它并不明显。

    现在焰灵姬的火焰,也许血衣侯可以将它扑灭,可是也得要他有那个机会啊!

    原本阴森的雪衣堡,现在却如同黑夜之中的璀璨星辰,点亮了这一片夜色。

    这座城堡很大,气派的建筑让人心生敬畏,可此时因为它的庞大,也让由它点起的火焰,异常耀眼夺目。

    火光冲天,整座新郑城都被它点亮如同白昼。

    这夜,也被惊醒了!

    无数人纷纷打开窗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随即被长街上骑行的军队吓得关上窗,紧锁大门。

    韩歌坐在地上,他能感受到,马蹄踏地,重甲军队,纷纷朝着自己这里开赴而来。

    在他身后,火焰笼罩之下,雪衣堡周围,竟然还开始凝结起一层层冰霜,要将这火焰消弭。

    也的确,从这些凝结的寒冰出现,这熊熊的烈火开始出现颓势。

    在火焰之中,似乎出现了一条有烈火凝聚而成的爆裂巨龙,身上充满着毁灭的气息,灼热的气浪让人还未接近就能成为一具焦黑的尸体。

    而在上面火焰巨龙凝成之时,在地面上的寒气也开始汇聚在一起,精纯的寒气结成冰霜,也变成一条冰霜巨龙,一声长啸,朝着那火焰巨龙冲过去。

    火焰巨龙发现了它,似乎遇到了宿敌一般,丝毫没有畏惧,也朝他冲过去!

    韩歌并没有去管身后的滔天声势,那些似乎都成为了他的背景板,他平静地看着大批军队,朝着这里压近,来到自己面前。

    此事的韩歌,颇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不过他没有那么悲壮,有的只是仿佛目空一切的平静。

    姬无夜在将军府,血衣侯在自己身后准备领死,韩非或许还囚禁在王宫中,韩王安没有那个胆量,韩歌抬起头,看着站在这接近上千人军队面前的……四公子韩宇!

    微微一笑,他开口对着面色十分凝重的韩宇说道:“这好像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

    依旧在那座环境十分幽静的阁楼上,此时几扇窗户都被打开。

    卫庄和盖聂凝重地看着不远处的滔天火势,韩非的脸上更是有史以来的严肃,他的心开始下沉,到现在还是晚了吗?

    嬴政没有紧张,只是轻轻笑了笑,“今晚,似乎有许多人都睡不着觉了。”

    在他眼神中,好奇大过于关心,从韩非的表情不难看出,似乎发生着不妙的事情。

    卫庄远远望着,低声说了一句,“是他。”

    韩非看着火光缭绕的雪衣堡,远远的能看到,有一个人在直面着王城的千军万马。

    他没有想到,得知韩歌回来的消息之后,他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想出对策,来找嬴政了。

    为什么?难道他真的不怕死?

    还是说,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看到他们俩郑重的神色,嬴政虽然好奇,但是没有直接询问。

    “看来今晚非公子不能和寡人彻夜长谈了。”